小娇娘“上位”记:门不当,户不对,偏偏羡煞旁人

小娇娘“上位”记:门不当,户不对,偏偏羡煞旁人

夜话话

夜话话

明明身份不对当,千金小娇娘低嫁,或者乡村野丫头高嫁侯门,世人都说她们莫得幸福,但她们偏偏就过着让人羡慕的神仙小日子

嫡长女的自我修养

嫡长女的自我修养

不夭 · 128.2万字

何为优秀的嫡长女? 颜值倾城绝色,文占第一才女,武能手撕欺辱她的人,出则冠盖满京华,入则宜室宜家。 重生后,她一直朝着这个目标发展,将笑她、辱她、欺她者,扁回、揍回、宰回去!至于良人,以后再说。 …… 世人皆知,他是睥睨苍穹的王爷,杀伐果断,狠辣无情,却唯独对她弱水一瓢。 只有她知道,这个满肚子坏水的心机王爷,是个天天只会爬床的大尾巴狼! “你能不能保持远距离?”某女拍案跳起,咬牙切齿。 某王爷闻言挑眉,强势靠近,颠覆往日高冷,低哑性感的开口:“远距离做不到,不如,和为夫试试近距离?” 某女一脸黑线,这算什么?虐狗吗?

论嫡长女的修养,冠盖满京华,出则手撕白莲贱人,入则宜室宜家。她太好了,反而感觉没有大猪蹄子能配得起她

锦绣山河

锦绣山河

陌笙箫 · 118.4万字

本是国绣世家嫡长女,嘉仪国天才绣女,只因为所托非人,致家族败落、命还于湖。幸天公怜悯,竟重生豆蔻之年,深藏前世娇弱温柔于心,誓死守卫至亲、弘扬国技。 斗姨娘,踩庶妹,虐渣男,渐入东宫;使金针、行锦线、织彩缎,名动天下。 上一世的仇、这一世的怨,统统不敌那玉壶光转的温柔一顾。 “夫人,为夫离家不过二日,你的眼圈又加深了些许。”傅玄歌深情的凝视着谭月筝可人的脸蛋,言语里满满的都是宠溺,“快快放下手中的活计,让为夫好好的疼惜疼惜。” “别闹,”谭月筝嗔怒的轻拍了下不太安分的傅玄歌,“还有几针,就绣好,这可是后日给母后贺寿用的,要紧的很。”谭月筝话音还没有落下,就被傅玄歌打腿抱起,扔上锦榻,“要紧的很贺礼应该在这里准备。” 随后,帷帐缓落,彩榻轻摇,一阵会心欢笑化作三分春色,二分流水,一身香汗。

前世她是一枚暗棋,利用完了随意丢弃,重生之后,她从小嫔妃一路爬到贵妃甚至高,哪怕朝臣说她祸国殃民,她偏要把自己过得越来越好,让他们继续酸柠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