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还真是你

邱易辰扶着邱母,趾高气昂的走了,蔓笙双手握拳,阵阵颤抖,她做梦都没有想到,有一天邱易辰和他妈妈会指着她的鼻子臭骂。

她想出去,但不到半分钟就有警察将她带到另一间屋子,她根本不想进去,挣扎了下:“你们这是非法拘禁!”

“黎小姐,受害人已经做过伤情鉴定,你也承认你们发生过争吵,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人来接你,你就在这儿待着好好反省吧。”

说着话,将她推了进去。

蔓笙一进去,就嗅到了一股浓烈的烟酒味道,她转过身,地上坐着五六个穿衣大胆新潮的少男少女。

有两个已经醉倒了靠在别人肩头,有的则在跟同伴聊天,语气表情都稀松平常。

对她的到来都表现的混不在意。

她觉得有点冷,下意识搓了搓自己的胳膊,坐在一旁的一个小女孩挥了挥手:“来,小姐姐,坐这儿,这儿地方大。”

小女孩粉色的头发扎成双马尾,脸上划着浓妆,说实话看不出本人到底长什么样子,但眼睛很亮,是狡黠的亮,有点像某个电影人物,她想不起来了。

“小姐姐第一次来这儿吧。”

看来她是常客,蔓笙嗯了一声,小女孩直接凑过来,一股清香袭来,这香水味道并不廉价,反而是合宜的。

“姐姐,你别怕啊,我们几个都是好人,我们只是去参加化装舞会多喝了点酒,跟别人打起来啦,姐姐,你是怎么进来的?”

蔓笙实在没有心情跟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姑娘讲自己是怎么进来的,更何况真的没什么好讲的。

她张了张嘴,最后只淡淡说:“一点纠纷问题。”

小女孩大约无聊,一直没头没脑的跟她聊天,蔓笙偶尔应答,但更多时候都只是在点头应付。

过了几分钟,小女孩忽然跳了起来,开开心心的往门口跑去,透过玻璃窗,蔓笙看到她跳进一个男人的怀抱。

男人脸上虽然有些嫌弃,但却没有推开她,反而拍拍她的后背,似在安慰,女孩摇晃他的手臂跟他撒娇,又指向这边。

蔓笙见状瞬间低下了头。

她说过,也许这辈子都不会再找萧郁,可结果,才过短短几个小时,她就与萧郁在这种情况下见面了。

她心中暗暗祈祷,不希望萧郁认出她,可当自己的眼前出现那双锃亮的皮鞋,她还是抬起头来。

萧郁勾起唇角:“还真是你。”

蔓笙有些难堪,脸微微热,小女孩抱着萧郁的胳膊,脸上充满惊喜:“原来哥哥你和小姐姐认识呀,那太好了,你把我们都带出去吧。”

萧郁不回答,只是盯着蔓笙,蔓笙被看的很不自在,两只手不自觉的交缠在一起。

“那就麻烦了。”

蔓笙以为萧郁带她出去就算了,可结果他还要送她回家,蔓笙起先拒绝了。

“我打车很方便,你带你妹妹回家吧。”

小女孩笑嘻嘻的朝她眨眨眼:“那小姐姐拜拜~”

蔓笙也朝她摆了摆手,手要落下,却被萧郁握住,一股暖流从手指尖流到她的心窝,蔓笙看向他。

他另一只手拉开车门:“一个女人大晚上的坐出租,不安全。”

蔓笙一时怔愣,他的神情是那么认真且严肃,像是担心,可蔓笙来不及多想,小女孩就凑过来解释:“我哥哥就这样,小姐姐就坐我们的车吧。”

也许萧郁对每一个女人都这样关心,蔓笙再拒绝下去就显得矫情了,她只好上车。

萧郁送她到了新房,蔓笙下车道谢,看着他们的车开走了,才返回家中。

站在门口开门,却发现钥匙插不进去了,反复的尝试都没有用,她可以肯定,锁芯一定被邱家人换了。

时至今日,蔓笙算是看透了邱家人的本质,但她不知道自己用两年时间看清一家人,到底是件好事还是坏事。

她不打算现在就找人开锁,四月的夜里,还有些微凉,她缩了缩身体,迎风走到路边。

本想打车回妈妈那,却不想萧郁的suv去而复返,停在她的面前。

车窗降下,萧郁英俊无俦的脸庞露出,薄唇吐出两个字:“上车。”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