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骗婚迷局

外面的阳光有些刺眼,我抚摸着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心中止不住的担忧。

我已经怀孕三十三周了,刚才过来做产前检查,结果不太乐观。

我很希望现在能有个人安抚我一下,可老公工作太忙,我是一个人来检查的。

我心情不好,顺手拿出手机,发信息给闺蜜吕怡歌,“去做了产检,不太好,胎盘前置,估计到时候得剖腹产,还有并发症和大出血的可能,说不定得出现‘保大还是保小’的事了。”

不到两分钟,我就收到了吕怡歌的回复:“当然保小啊,她要是死了更好,房子就彻底归咱们家了。”

那个瞬间我的脑子几乎一片空白,眯起眼睛,把那条信息看了一遍又一遍,终于确定,信息的确来自吕怡歌,也确实是发给我的。

不,其实是发给冯建森的。因为今天早上我急着去医院,走得匆忙,错拿了我老公冯建森的手机。

所以,她是什么意思?我死了更好,房子,咱们家?

谁跟谁的家?

我再往上翻,却发现他们之间一条信息也没有。

这不正常。

他们两个人很熟,当初我跟冯建森就是由吕怡歌介绍认识的。可是这两个人之间不管是微信还是短信,一条信息记录都没有。

除非是防着我,特意全部删除的。

我的手心全是冷汗,挺着肚子,虚弱地抓着手机,顶着太阳,一步一步艰难地往回走。我家距离医院有三公里,婆婆说叫我多走动,正好可以省了打车的钱,所以只给了我刚好够检查的费用。

好不容易才走到家,婆婆也不管我累不累,冲过来一把抢过我手上的包,开始翻找检查单。

当看到报告单上的检查结果时,她的脸瞬间就黑了,“林宛姝啊林宛姝,你说叫我说你什么好?怀个孩子你都怀不明白,当初还跟我说健康得很!”

刚怀孕的时候,我的确去医院做过全面检查,B超什么的都照过,医生说一切正常。

原本孕中期还要做几次孕检的,但是老公没时间陪我,婆婆又不愿意让我去,耽搁了。

用她的话说,花那个冤枉钱做什么,她们那个年代根本一次都不检,临产了请个产婆到家里来接生,还不都平平安安的吗!

一直到现在,距离预产期只剩下一个月,我肚子又时常有点隐隐作痛,不放心,才坚持来做了个产前检查。

这一检查,查出问题来了,婆婆的脸,就再也没有好看过。

这时候冯建森下班回来了,一进门,婆婆就冲上去,很激动地扬着手里的检查报告单,“我们建森赚点钱多不容易啊,你就一点也不知道给他省一省,生个孩子都这么不省心!”

报告单上写了,像我这种情况,不能顺产,必须剖腹产。而剖腹产的手术费大概需要六千多块,而且术后还要住院观察一段时间,等于比预定的要多了一笔额外的支出。

我心里也不好受,但听她把话说得这么不好听,我忍不住说道:“我也不想这样的,大不了这笔钱我自己来出……”

冯建森连忙拉住我,把我往房间里推,“你别多想,我妈是农村出来的,节省惯了……”

婆婆犹自没好气,在后面说道:“你出,你都大半年没上班了,还不是建森养着你的,你拿什么出!”

我是广告公司的签约模特,因为怀孕而失去了工作,只好回家养胎。

我并不是白吃白喝他们的,我原本是有些积蓄的,但是因为冯建森家里条件不太好,所以买婚房的钱,几乎全是我一个人出的,把我的积蓄和我爸妈给我的嫁妆钱掏空了。

冯建森当时安抚我说,没事,他有工资,可以养着我和宝宝。

现在婆婆也住在我买的房子里,另外还空出来的一间房,租给了吕怡歌,每个月的租金也够**常生活开销。

想到吕怡歌,我握着手机的手又开始颤抖起来。

我正要好好问问冯建森,这条信息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婆婆的情绪还很激动,一面骂骂咧咧地说个不停。冯建森拍了拍我的手臂以示安抚,转身又出去低声安抚婆婆去了。

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高跟鞋的脚步声,吕怡歌也回来了。我的心突突地跳起来,连忙站起来,趴在门上听他们说话。

“阿姨,我听说今天宛姝去做产检了……”

婆婆的声音好像柔和了几分,“是呀是呀……怡歌,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我听见门吱呀打开关上的声音,他们三个好像躲进房间去商量什么事去了。

这个瞬间,我猛然惊觉,吕怡歌平时跟冯建森还有我婆婆之间的关系好像有点融洽过头了,对我肚子里的孩子,好像比对我的关心更多,他们明明才更像一家三口啊!

我用力按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蹑手蹑脚地从房间里出来,走到了婆婆房门口,想听听他们到底在商量什么。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