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

  耳边传来一阵咒骂声,姚玉头疼的厉害,有些吃力的睁开双眼,就见眼前站着一个中年妇女,看起来有些老态龙钟,当然,如果不算上她骂人姿势的话。

  “我们好吃好喝的供着你,你还想跑?我告诉你,你可是我们花了银子接进来的,再跑就打死你,让你提前下去陪老三。”那老妪一边指着姚玉破口大骂,一边往旁边的地上啐了口浓痰。

  姚玉见老欧指的方向,突然反应过来,她好像是在骂自己耶。霎时间,一股陌生的记忆涌入大脑,本就头疼的姚玉,感觉自己的大脑快要被撕裂一般,双眼一闭,再次晕了过去。

  姚玉似乎做了个梦,梦里自己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农户,家里除了她之外,还有两个哥哥,父母贪图钱财,大哥又是个懦弱的,整个家只有二哥对自己最好,每次有什么好吃的都会偷偷的塞给自己,把小小的姚玉养的比一般农户家的女儿胖了一圈。

  后来趁着二哥去镇上打散工,父母为了九两九的聘礼钱,把自己许配给双水村谢家老三,据说谢家老三已经死了,幼小的姚玉虽不知道什么是冥婚。但她母亲说,嫁过去后,虽然没有丈夫,但是会有公婆疼爱,生养自己的父母又怎会骗自己,姚玉就这么开开心心的去了双水村。

  来到谢家之后,谢家公婆真的是好吃好喝的供着自己,还不用做农活,比在自家待遇都好,唯一的缺点是冒出个拖油瓶儿子,姚玉天真的以为自己找了个好夫家。

  要不是起夜,姚玉无意间偷听到谢家公婆的对话,才知道所谓的冥婚就是在及笄那一天弄死自己,让她下去和死人做伴。姚玉吓的连夜逃跑,结果还是被谢家给抓了回来,毒打一顿,结果因为伤势太重,嗝屁了。

  睁开眼,姚玉发现这似乎不是梦,而是真真实实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更准确点来说,是发生在原来这具身体主人身上的事,而姚玉自己,很显然,在原主被打死之后,穿越了。

  姚玉打量了下周围,屋子的摆设很简单,简单到说是简陋也不为过,除了身下躺着的床,对面是一张缺了个边角的木桌,上面放着两个黑乎乎的碗,还有一个破旧的水壶,桌子旁边是一个木质的柜子,看样子是用来装衣服用的。

  姚玉心中万马奔腾,好歹她也是手握上千万资产的土豪啊,摇身一变,竟然穿到这等穷山僻壤的地方,更别说还有一大家子极品人物等着她去应付。

  “咕噜。”肚子传来的响声,才让姚玉发现自己有些饿了,从被抓回来到现在,谢家都没给原身吃过任何东西。姚玉准备起身找些吃食,结果发现这具身体只要稍微动弹一下,就疼的要命。

  心塞的无以言表,上一世,姚玉在很小的时候爸妈因车祸去世,留下一大笔资产,父母的葬礼还没完,所有的亲戚就开始争夺姚玉两姐弟的抚养权,美其名曰要好好照顾姚玉两姐弟,其实就是为了抢夺姚玉爸妈留下来的遗产。

  起初姚玉还觉得这帮亲戚真好,患难见真情,竟然愿意抚养自己和弟弟,可是姚玉发现大家争执的情形越来越不对,为了争夺两姐弟,平时看起来最温柔的伯伯和叔叔竟然打了起来。

  众人僵持不下,又都在楼梯之间争抢着姚文,结果一个意外,姚文从被他们楼梯上摔了出去,当场没了生机,姚玉到现在都记得弟弟躺在血泊里的样子。

  父母尸骨未寒,弟弟就跟着去了,最可恶的是那帮亲戚竟然说是因为父母舍不得姚文,把姚文一起带走了。小小的姚玉默默记下那帮人丑恶的嘴脸,至此走上夺家产,斗极品之路。

  姚玉跟他们斗了二十多年,终于把家产全部夺了回来,害弟弟死亡的那些人也都没落个好下场,全身心放松的她打算好好睡个午觉,没想到,这一睡就穿了。说起来,上一世最让她遗憾的便是弟弟姚文,姚文发生意外的时候,也不过才三岁而已。

  “娘。”一声奶声奶气呼喊声将姚玉的思路拉了回来。

  眼前的这个小奶娃就是谢家老三在外面同别的女人生的儿子,反正在姚玉嫁进来之前就有了。

  “娘,你是不是不要诺儿了。”诺儿颤抖着双手拉着姚玉的衣服,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姚玉,活像一只被遗弃的小狗。

  看了一眼床旁边站着的小男孩,姚玉自认为自己不是圣母,可是面对一个才三岁不到的小孩,她实在狠不下心来,尤其这孩子还长着一张和她死去的弟弟很像的脸,姚玉抬起右手轻拍着诺儿的脑袋,柔声道,“不会的。”

  姚文死的时候也才差不多是这个年纪,或许这是上天给姚玉补偿姚文的一个机会呢,怎么说姚文的死是她长久以来心中的一根刺。

  “娘,吃这个。”诺儿手中是一小块黑色的面团,见姚玉接过,诺儿又赶紧跑去旁边的桌上倒了碗水递给姚玉,乖巧极了。

  姚玉看着手上黑乎乎的分不清是什么东西的食物,最终咬咬牙还是决定吃了,毕竟眼下填饱肚子更重要,一口咬下去,姚玉发誓,这绝对是她此生吃过最难吃的东西,没有之一。

  “咕咚。”一声吞咽口水的声音,姚玉看了下站在床旁的诺儿,诺儿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原身来谢家之后,得知诺儿是谢三的儿子后,会把一些平时吃不完的东西分给诺儿,说起来也是个心善的。

  姚玉吃力的掰下一小块黑面团,沾水准备喂给诺儿,直接吞咽实在太硬了。

  诺儿摇摇头,小声的说道,“娘,我不饿。”

  在上一世,别说三岁,就算十三岁都还只是个无忧无虑的孩子,面对懂事的诺儿,姚玉有些心酸,果然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娘也不饿,你陪着娘把剩下的吃完好吗?”

  诺儿见姚玉的神色不像说谎,点点头表示同意,然后两人就着一碗凉水,把一块黑面团分食干净。

  黑乎乎的面团,诺儿却吃的开心极了,这让姚玉心里更加心疼起诺儿来。

  透过窗户,看见外面还是黑黢黢的一片,姚玉吃力的坐起身,喘着气问,“诺儿睡一觉好不好?”

  诺儿眼里满是惊恐,生怕又在自己睡着之后,姚玉再一次消失不见。

  谢家没一个人好好对诺儿,刘氏,也就是谢家的婆婆经常直呼诺儿是个小**,谢家公公更是不待见诺儿,有时连一顿饭也不给诺儿吃,所以三岁的诺儿看起来身材矮小,瘦骨如柴,性格更是软弱无比。

  原身进谢家之后还给诺儿分食物吃,虽是无心之举,却成了谢家对诺儿最好的人,所以诺儿很怕姚玉会一去不复返,这样谢家就没人对他好了。

  姚玉摇摇头,“我去烧水,你要跟我一起吗?”

  诺儿立刻拉住姚玉的衣服,把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得。

  身上的血粘在衣服上,穿着不舒服不说,再不清洗,伤口很可能会被感染,谢家本来就要弄死姚玉,所以不可能出钱为她看病,甚至还巴不得自己早点死掉,免得到时他们动手。

  姚玉看了眼自己的右手,刚才吃东西的时候就发现了,这具身体的主人不知多久没洗过澡了,指甲里面全是黑乎乎的东西。

  按照记忆中的方向,姚玉拿了套换洗衣服,拉着诺儿一步一步挪向厨房,好在诺儿很乖,知道姚玉走的吃力,每走一步就耐心的等着姚玉,短短的一段路,姚玉走了将近一刻钟。

  到厨房后,姚玉打量了下灶台,好在这种柴火灶她小时用过,虽说有些手生,但是好歹还是把火升起来了,见火势稳定之后,姚玉又把水桶里的水一勺一勺,慢慢的舀到锅里,诺儿也跟着拿了一个小碗,学着姚玉有模有样把桶里的水舀到锅里。

  趁着这个空档,姚玉在厨房找了一圈,还真是“干净”,连一颗米都没。看来这刘氏还真是抠门的很,生怕有人半夜起来偷吃的,姚玉刚拉着诺儿在板凳上坐下,准备等水烧开,就见刘氏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作死啊!大半夜不睡觉,到厨房来干什么!别又想偷东西逃跑!”

  刘氏心里也知道厨房没什么东西可拿的,看了一眼灶上的锅,没什么好语气的对姚玉说,“你说,你大半夜的烧个什么水!你知不知道这要浪费多少柴?”

  姚玉心中冷哼一声,即便再不情愿,可眼下对于谢氏一家,也只能暂避锋芒。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