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娘亲的病

哥哥跟自己说起的时候,也是满心唏嘘,他也是没想到,一个月前,娘亲突然就倒下了,虽然哥哥立马就求了村里的人,请了大夫过来看,可大夫也看不出娘亲到底是个什么病症,只能开些药先吃着试试看,家里存着的那点银钱都已经花光了,娘亲的病也没见起色。

经过了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山杏也有所察觉了,这大概就是前世里,她听说的一种病症——重症肌无力,听说大多数患者病症的起因,都是干了超体力的劳动,把身子累坏了才得了,不知道娘亲以前干了什么累活,把身体累垮了,只是,这个病在现代,都是让医生束手无策的,山杏已经不心存侥幸了。

只是,如果真到了那一天,娘亲撒手去了,她和哥哥该怎么办呢,一个九岁的哥哥,领着一个六岁的妹妹,没有银钱,没有进项,该如何在这个世间生存下去?

“不用了,这药吃着也没效果,还是不吃了,娘只是太累了,说不定再歇歇就好了呢。”

只是说这一段话,娘亲就喘得厉害,山杏只有在心里一声叹息。

“娘,你别担心钱,哥哥今天能领回工钱的,明天我和哥哥去集上,有病哪能不吃药呢,我再在后园里摘些菜下来,明天拿到集上去卖,总能换得几文钱的。”

山杏虽然知道娘亲现在已经药石无用了,但人最后的一口气,就全在希望上,她希望她买回了药,娘亲吃了药,就会以为自己还能好,就能多活上些日子,就能有些盼头,有娘亲,这才算是完整的家,如果娘亲走了,她不知道,她和一个九岁的哥哥,还能不能撑起这个家。

“是娘拖累了你们兄妹俩了,如果娘这身体好好的,哪用得着你们兄妹两个*劳,你们还这么小,就跟着娘吃了这么多的苦,都是那该死的大夫人,她怎么就下得去狠手呢,这么小的孩子,碍着她什么了?”

当山杏垫着布巾,拖着药碗进来,娘亲一边喝药,一边恨恨地道。

“谁家的大夫人呀,有人要害我们吗?”

山杏隐约听出了些意思,可又不能直接问,只好装出小孩子的好奇来,她总觉得娘亲的做派,不像是普通的乡下妇人。

“小孩子,别打听这些个,唉,也怪娘亲无用,家里本来穷困,又没正正经经的嫁个人家,可不就苦了孩子嘛。”

娘亲放下了喝光的药碗,把闺女搂进了怀里。

“多亏我闺女是个懂事的,这么小一点儿就知道帮娘亲干活了,等娘亲好了,一定不让我闺女再吃苦了。”

山杏却只能在心里期盼着,盼望娘亲能再多活些日子,不至于这么早就把这一双儿女扔下了。

“娘,你是不是又累了,那你再歇一会儿,等你歇好了,咱们正好就可以吃中午饭了。”

山杏把娘亲放在枕头上躺好,让她稍微侧着身子,怕她平躺着喘不上气来,

“娘,我去菜地里看看,中午热粥的时候,我再加把菜进去,肯定香得很。”

端着药碗,山杏轻轻地带上了屋门,贴在门上,半晌,听到床上传过来缓慢均匀的呼吸声,山杏才朝厨房走去,把药碗刷了,才去了后园子,后园子的菜势长得倒还好,绿油油的,一丛一丛的,都很是挺拔有生气。

瞅了一圈,山杏摘了一把生菜进来,就这个吧,下到粥里,爽滑好嚼,省得娘亲不好消化,听说得了肌无力的病人,浑身的肌肉都会萎缩,包括内脏,也就是说,胃里的消化功能也会下降。

山杏就尽量把粥煮得烂烂的,如果往粥里下些菜,也是要炖得快化了才行,这样多少能让娘亲吸收一些,别都浪费了,这时候的娘亲,是最需要营养了。

“山杏,山杏。”

前院传来的声音,让山杏急忙从后园子里跑出来,

“嘘,哥哥,你小声着点儿,娘刚刚才睡着。”

山杏冲着哥哥竖起食指堵住住嘴唇,让他噤声。

哥哥山林就轻着脚步,小心地挪到妹妹身边,

“你怎么从赵四叔家跑回来了,他家的活计干完了?”

山林从衣兜里掏出一小块白面饼子,塞到了山杏的手里,大概有半张饼的样子。

“今天四叔家烙的白面饼子,我给你留了一块,你快吃吧。”

看着山林期待的眼神,山杏没法儿拒绝他,可山杏也知道,这一定是哥哥从自己嘴里省下来的,这白面饼子,农家人也不能可够吃,肯定一人只给一张的,还不大。

哥哥这是舍不得吃,省了半张下来给自己,

“那,哥哥跟我一块儿吃。”

山杏把饼子再次一分为二,塞回一半给哥哥,自己拿着剩下的一半咬了一口。

看到妹妹把饼子吃了,山林也才把妹妹还回来的一小半塞进嘴里,狼吞虎咽的嚼了,

“真好吃。”

一边嚼着,一边还含糊不清的嘟囔着。

“可惜娘亲不能吃。”

娘亲刚病时,家里还有点余钱,怕兄妹光喝粥吃不饱,就求了邻居大娘帮自己家贴了几张锅贴,哪想得到,娘亲只吃了一、两口,就吐得不行,根本咽不下去,从那以后,家里就只吃稀粥了。

吃完了饼子,山林就又急忙地跑回去了,还不忘叮嘱妹妹,

“山杏,晚上的饭等哥哥回来做,你千万别自己做啊,别再烫着了。”

边说边一溜烟的跑出去,看着消失在破旧门边的小小身影,山杏只有心疼的份。

才只有九岁呢,搁在现代,九岁的孩子在干嘛呢,小学一、二年级?或者边远地区,还没有背上书包呢,可自己这个小哥哥,已经在挣钱养家了,这诡异的穿越,就是一本说不完的苦辣酸甜。

“山杏——”

山杏正望着院门发呆呢,突然听到娘亲在屋里唤着自己,

“哎,来啦,娘。”

山杏赶紧跑回屋子里,

“娘,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了?”

费了些力气把娘亲扶了起来,在她的身后塞了个枕头,让她能勉强靠坐着。

“没有不舒服,就是睡醒了,想看看你。”

山杏娘带着微笑地看着自家女儿,

“我们家山杏长得真好看,这还小呢,长大了会更漂亮的。”

山杏就有些别扭地晃了**子,然后带点夸张的语气说到,

“就是像娘的地方太多,所以才好看。”

这话把娘亲和自己都夸了进去,山杏娘就费劲地伸出手揽住自家闺女,陪着闺女咯咯地笑起来,只是,她笑起来,是那么的软弱无力,声音里都透着苍白。

“娘,我去热中午的饭,架上火回来再跟您说话。”

山杏跟娘撒了个娇,就起身到了厨房,把火生起来,又把生菜切得碎碎的,扔到大锅里,看着粥打了几个滚,就立马把火又撤掉了,盖好大大的木锅盖,让粥靠着余温,把菜叶炖得更烂。

“娘,再等一下粥就好了,你是不是饿了?”

如果娘能感觉到饿,那可就太好了。

“不饿,不是刚吃过早饭嘛,哪那么快就饿了呢,我只是,我只是……”

娘亲这是想要上厕所的意思,山杏已经可以轻易领会了。

只是,娘亲连说句上茅房都嫌粗俗,也不知道她从前是怎么称呼厕所的,当然啦,这个厕所的称呼也是没人叫的了,这可是山杏从现代带过去的名词,不过她自己一次也没说过,说了也没人听得懂。

“娘,你等着,我马上来。”

山杏跑到屋角,拿过预备在那里的小矮盆,这可是山杏特意寻到的东西,这个时代的盂钵都太高了,根本不适合给女病人用。

“哎,娘亲真是没用。”

看到女儿累得一身的汗,才算把自己收拾干净了,又要端着盂钵出去倒,山杏娘心里十分的难受,女儿才六岁呢,就遭这种罪。

也不知道当初带他们兄妹俩逃出来,做得对不对,本来,她可是没一丁点后悔的,可现在,自己病成了这样,她隐隐地就有点儿后悔了,自己受苦没什么,平白地拖累了儿女,这是她忍受不了的。

“娘,你看你,又来了,你可是我们的亲娘,为你做什么不是应该的呢,你就别胡思乱想了,好好地把病养好,这才是现在最重要的事儿。”

看着女儿小大人的模样,山杏娘很是庆幸,自己生了两个好儿女。

“你哥刚才是不是回来了?”

听到山杏出了门又回到来了,山杏娘就知道她是刷好了盂钵放在外面晾晒了,女儿说过的,这样被太阳晒过了才能干净,其实山杏是想说,这样才能杀菌,可她也知道,这话说了,没人能明白。

“嗯,哥哥中午回来了一趟。”

山杏又洗了一遍手,这才站到小脚凳上,把大木锅盖移开,给自己和娘亲分别盛了一碗,小心翼翼地端进屋子里。

“娘,吃中饭了。”

山杏把自己的那碗粥,搁到了旁边的小圆桌上,端起娘亲的这碗,先喂她吃,

“凉了,娘吃吧。”

舀了一勺粥,在嘴边吹凉了,喂进娘亲的嘴里。

“你哥哥中午回来干什么了,不是在赵四叔家做工吗?怎么有空儿回来?”

把粥抿了抿咽了下去,山杏娘还没忘了问刚才的事儿,儿子突然跑回来,她总担心别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事儿,只是赵四叔家今天烙了白面饼子,刚刚给我揣回来一块。”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