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现在已经是九月中旬,马上就是国庆假期,令仪反而不急着找工作,打算先回家休息一段时间,工作的事等假期结束再说。

令仪并非帝都本地人,她的家乡在间隔几个省的一个海边城市。

下了飞机,再坐上半个小时的城际铁路,一路顺风顺水的到了家乡。

来车站接她的人是姐姐江嘉仪和姐夫高治文,还有两个打闹不休的外甥。

高治文家境富裕,基本的教养还是不错的,主动帮令仪拎起了行李,“呵,好大的家伙,是不是给外甥们带了礼物啊?”

江嘉仪闻言打趣令仪道,“这车可是我们阳阳和明明上学坐的保姆车,今天知道小姨回来特意开过来接你的,你不表示表示可不行!”

两夫妻说的是一样的话,令仪知道姐姐是纯粹好玩,但姐夫是什么意思,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令仪已经习惯了,早就做好了准备,“你们太厉害了,我从帝都回来特意去了趟玩具城......”

明明和阳阳一个五岁,一个七岁,都是好玩的年纪,听到有特意送给自己的新玩具,吵着闹着要马上拿到手。明明年纪大一些,灵活地翻到了后座,开始找箱子的拉链。

江嘉仪嘱咐他,“找到玩具就拿出来,不要把小姨的东西弄乱了,知道吗。”另一边,牢牢抓住试图去给哥哥帮手的阳阳。

“知道啦。”明明大概在家就拆惯了东西,很快摸出了属于自己和弟弟的玩具,笑嘻嘻地向令仪示意。

高治文瞥了眼被儿子扔在地上的包装盒,进口外文,袋子也是名品店出品,心里舒服了点。而后突然看到令仪手腕上晶亮的手表,扯起了嘴角,“令仪的手表挺好看的啊,你姐给买的?”

“手表?我没送啊,”江嘉仪闻言看向了妹妹的手腕,“是挺好看的,什么牌子?”

“和大学同学逛街买的,”令仪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让车里的人都听到,“时装表,不值钱。”

江嘉仪看妹妹哪儿都好,笑道“你戴着很合适,眼光不错哦。”

高治文得到答案,心里却想着是别人送的,“一起逛街的是男同学还是女同学,令仪该不会交男朋友了吧。”

江嘉仪顿时大感兴趣,“交男朋友了吗?那是男友送的?”

“哪有什么男朋友,我自己买的。”令仪对高治文的话可以无视,但姐姐是真的关心自己,她不能不理会,“我现在的工资,喜欢的东西还是买得起的。”

江嘉仪对这个答案颇为满意,她一向不赞成妹妹交外地的男友,另一方面,她对妹妹的优秀与有荣焉,“我们家令仪书读得最好,毕业两年年薪就有二十万,太厉害了~~”

而后嘉仪突然踹了前方司机的厚垫一脚,“高治文,我嫁到你们家8年了,怎么也得拿三十万年薪吧,可你一个月才给我1万块零花,明明和阳阳的保姆工资都八千了,两个保姆每个月就1万6,我连你们家保姆都不如吗!”

嘉仪长得貌美,发起脾气来也像是在撒娇,高治文根本不会生气,他叹了口气,“你的钱全自己花了,我的钱还要养家,你哪次看上的包包鞋子不是刷我的卡,你每个月的一万能够你逛两次街?”

“说的也是,”嘉仪自己倒笑了。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又踹了座椅一脚,“说得好像我很败家似的,你要知道,老婆会花钱那是证明老公有能力!还有,我又不是天天逛街,每天带着两个孩子我根本哪里都去不了,你天天忙着生意我又不敢把孩子扔给你......”

“好了好了,我又没有怪你,”高治文耐心很好,“辛苦你了,好老婆。”

“哼。”江嘉仪这才满意。

结婚多年,姐夫和姐姐依旧甜蜜如初,还有一对可爱的儿子。不说其他,姐夫对姐姐和外甥那是十分疼爱的。

所以,哪怕他对令仪时常试探,而且不太友善,令仪都忍了下来。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