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作死的女配

许曳后知后觉的醒悟到这个男人不是要晨练吧?

唉,不是,大兄弟,虽然说晨间运动能保持那啥健康,但是这屋里还有第三个人的存在你造吗?

你要在乎一个绣字枕头的真实感受,嗯,虽然地板上躺着的那个大妹子身材的确是sss级别的,现场什么的,姐姐还没经历过,你确定要在这里那啥啥吗?

当然,你要是真想那啥的话,作为一个绣字枕头,也是无力阻止你是吧?

男人没有**不如,只是踢了一下女孩的腿,道:“许曳,起来!”

“许曳?”

许曳刚刚意识到那个躺在地板上的女孩就是漫画里的同名女配,就听到脑海里一道机械木讷的声音响起:“惩罚结束……回归剧情——”

“卧草,你谁?”

还没等许曳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她就感觉到眼前一黑,一股强劲的吸力,让她的灵魂正在和现在的枕头躯壳分离。

一秒钟之后,许曳成了躺在地板上的女孩,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个居高临下的男人——三条腿都很长!

“去换衣服,脏死了”

居高临下的男人很无情的吐出这么一句话,就去了浴室。

丝毫没有因为将一个女孩扔在地板上一个晚上而产生任何愧疚。

许曳刚才被踢的地方像是骨折了一样疼,可见这个人究竟用了多大力气。

脑海中不自觉的飘过一段话:“我梁照凛对全世界都冷酷无情,只对你沈唯一温柔以待。”

这是漫画书里大结局的时候男主梁照凛对女主沈唯一说的最后一句话,而当时炮灰女配许曳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被人用麻袋装着扔进了江里。

想到这里,许曳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真的是浑身发冷的那样,灵魂深处发出疑问:“这特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熟悉的声音再次在她的耳边回响:“你好,这里是系统em为您服务,欢迎同名读者大大进入系统。本系统本着‘我们是一样的’的开发理念,希望为您提供最佳体验。衷心希望体验过程中,大大能明白什么是命中定数,身不由己,认真勾、引男主,倾尽全力虐待女主,做一名合格的女配,和男主女主共同完成一篇可歌可泣的经典爱情之作。祝您愉快。”

许曳怀疑自己听错了,漫画中男主梁照凛小的时候母亲因为父亲心中一直有着别的女人而郁郁寡欢,最后在梁照凛面前割腕自杀,给梁照凛留下了极深的童年阴影,也造成了梁照凛扭曲的爱情观,觉得爱情狗屁不是,女人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一件待价而沽的商品和玩物,直到遇上女主沈唯一,这个唯一会对他说“不”的女人。

他拆散了沈唯一和她青梅竹马的男友谢佳木,用谢佳木的安危来逼迫沈唯一和他上、床,将沈唯一身边的人全部玩弄于股掌之中,后来更是在得知沈唯一的亲生母亲就是他父亲心中年年不忘的白月光,也是导致他母亲自杀的罪魁祸首的时候,原本萌芽的爱情变成了极度的恨,他将沈唯一父亲的公司弄得破产,逼得沈唯一父亲跳楼,害得沈唯一的青梅竹马车祸成了植物人躺在病床上,再也没有醒过来,沈唯一的继母发疯,同父异母的妹妹更是沦为数个男人的玩物,床上、床下各种虐待沈唯一。要不是里面的炮灰女配一再出手差点真的将沈唯一弄死,梁照凛还看不清自己的感情呢,而沈唯一,被虐着虐着竟然也真的就爱上了梁照凛。

很不幸,那个不断作死的炮灰女配就是许曳,她成功的让漫画的结局he了,成为正本曼胡书里最大的助攻。

“可歌可泣?经典之作?各种扭曲的虐恋就算是可歌可泣?你不觉得就一个大尺度小白文风的漫画根本是在羞辱经典吗?女主不光斯德哥尔摩症还脑残,竟然真的爱上变态扭曲的男主,还有em是什么?恶魔?二毛?噩梦?二米?”

em:“emm……”

所以,就因为同名同姓,就因为当初看书的时候随口吐槽了两句,许曳现在成了漫画书里的作死女配?

“可是我之前明明只是个枕头!”

“那是任务失败的惩罚。”

这么个破剧情居然还有任务,许曳一脸的黑人问号。

“任务发布随机,如果任务失败,就会有相应的惩罚,让你变成男主的贴身物品。当然,任务成功的话,我们也是会有相应的奖励的。”

说到后面,机械声里似乎拐了一个弯。

许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奖励是什么?”

惩罚她已经体验过了,真是鬼畜一样的惩罚,基于此,许曳对奖励充满了期待,如果任务达成,不知道奖励会不会也很丰厚。

“每完成一个任务,就会累积一个积分,当累计到足够的积分,就会触发随机奖励。”

“奖励也随机?怎么什么都要随机,我的人权呢?”

“……最终解释权归系统em所有。”

机械木讷的声音说完这句话就遁了,任凭许曳再怎么叫它也不肯出来。

浴室里的梁照凛洗漱完了穿着浴袍走了出来,浑身上下自带了一层柔光美颜,看到还在地上坐着的许曳,目光扫过她中门大开的的礼服,好像将许曳身上的衣服一层一层的剥开了一样,她下意识的用双手挡住了自己的胸口,触感软乎乎的,有一种摸着别人的胸的羞窘感,许曳低头看了一眼,再次确定现在这个身体的确是自己的没错。

男人身上的柔光消散,眼里闪过一模夹杂着轻视的不耐烦,蹙了蹙眉头说道:“你怎么还在这里,不是让你去洗澡?”

这人说着话对着许曳竟然又踢了一脚。

许曳的心里头再一次跑过一万头的羊驼,仰着头用眼神表达抗议。

就算是你对全世界都冷酷无情,也不至于一点风度都没有吧。

许曳久久未动,男人再一次投过来的目光里含着冰渣子:“还看,是想让我叫人将你扔出去吗?”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