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穿成这样,是要勾引我

许曳看着桌面上丰富的早餐,咽了咽口水,奓着胆子小声的提醒对方:“我还没吃。”

“你以为我会等你一起吃早餐?”

梁照凛用看智障一样的目光看着她。

她刚想点头,很快反应过来,连忙摇头,男人凉凉的目光不带一丝温度,许曳在对方的目光中根本找不到生而为人的感觉。

求生欲让她识趣的道:“没有按照您的吩咐早点下来是我的错,不吃早餐是我应该有的惩罚。梁先生,我帮您打领带?”

她唇角上翘,露出真挚又诚恳的微笑,乖巧的像是一只兔子。

“我自己长了手。”

梁照凛不屑的撇了撇嘴角,还是任由她一双手在自己的身上忙活。

目光落在女人的脸上,还没来得及化妆的女人少了平时的俗媚,容貌反倒是更加清丽。

像是误入繁华迷乱场所的天真少女。

只是身上的穿着实在是太不像话,短得不能再短的裤子,还有那个紧绷绷的背心,简直是一个大写的“俗”字。

梁照凛稍微低下一点头,就能看到俗气又艳丽的风景,他一向讨厌这样的艳俗,只是这个女人真的很附和他的审美,所以,才没有将人赶走。

男人的眸光逐渐加深:“穿成这样,你这是在勾引我?”

许曳惊讶的抬起头来,天地良心,这已经是衣柜里勉强能穿的衣服了。

高大的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什么都不用做,光是用眼神,就让许曳不自在的想要躲开,却不想,一只大手突然揽住了她的腰,许曳连忙将双手抵在他的胸膛上,后退一步,指着时钟上的指针道:“时间不早了,您上班要迟到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人的气场太强,甫一靠近,许曳的双腿就有些发软,尤其是闻到对方的身上淡淡的古龙水气息,整个人都有着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她连忙缩回双手,挪开目光,忽略脸颊上不同寻常的热度。

“欲拒还迎,你居然还开始玩新的花样了?”

**的腰部被捏住,陌生的触感让许曳的心都跟着颤了几颤:“没,没有……”

颤抖的声音泄露了她的惧意,现实中连个男朋友都没有,和异性最亲热的瞬间也不过是躺在一张炕上盖着棉被纯聊天。

那还是在拍戏的时候,被对方笑言她占了大便宜。

许曳根本不敢抬头去看对方的脸色,发自本能的抗拒让她几乎忘记了对方的鬼畜本质,只想着赶紧脱身才是正经。

偏偏在这个时候,熟悉的声音再次在脑海里响起:“任务1:亲吻男主一次(1/0)已发布!”

我勒个去,这是什么狗屁任务!

许曳哭不出来,抬起头舔着嘴唇看了一眼和自己近在咫尺的梁照凛,她没注意到对方的呼吸似乎一下子粗了许多,只是努力消化必须主动**这件事。

要用一下浴室都差点被丢出去,如果真的不知死活的亲了人家,会当场死亡吧?

许曳的目光落在男人的唇上,菲薄的唇抿得紧紧的,天生一副冷漠凉薄相,可又不得不说,原作者的画技真的十分了得,眼前这个男人像是一个上帝精心雕琢出来的雕像一般,每一处都那么恰到好处。

俊美到让人不敢直视。

如果初吻给了这样一个人,也不亏吧?

许曳慢慢的踮起了脚,努着嘴唇就想凑上去。

可下一秒她的下巴就被一只大手钳住了。

男人低哼一声,道:“嗯,要干什么?”

许曳舔舔嘴唇,努力压下内心的紧张和羞涩,软着声音说道:“早安吻。”

女孩的声音清软妩媚,配上她清纯的妆容,妖娆的身段,简直就是对男人最大的考验。

梁照凛的眼神有了瞬间的迷乱,不过还是很快就清醒了过来。

“早安吻?你确定是现在?”

他想说的是早餐都已经吃完了,才来说什么早安吻,是不是晚了点。

许曳误会了他的意思,连忙道:“难道你要等到晚上,到了晚上,那可就是晚安吻了!”

这是什么脑回路?

梁照凛瞪着眼睛,哪成想就是他这么愣神的功夫,许曳搂着他的脖子,扣住他的后脑勺强迫他低下了头来,然后猝不及防的就是一吻。

如蜻蜓点水一触及离。

唇上只留下柔软温热的触感。

梁照凛的手指无意识的压在自己的唇上,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他被这个女人摁着后脑勺强吻了!

他被这个女人强吻了!

他被强吻了!

梁照凛低着头,看着那个不知死活敢不经自己允许就侵犯自己的女人,脸色瞬间冰封了一样,冷冷的问道:“选一个合适的死法,我去给你选一块上好的墓地!”

熟悉的机械冰冷的声音同时在许曳的脑海里回响:“任务1:亲吻男主:(1/1)已完成。”

可许曳根本来不及高兴,她战战兢兢的望着怒气勃然的梁照凛,努力思考着保命的办法。

“对不起,梁少!”

她真诚道歉,低着头,声音里渐渐带出哭腔:“我不是有意要冒犯您的,实在是没忍住,您不知道,您这样看着我的时候,我的脑子里什么都不剩了,就只有一个念头:亲下去,亲下去,亲下去,我控制不住我自己,一个不小心就冒犯了您。”

“冒犯,你也知道是冒犯?”

梁照凛不可置信的道:“这个世界上想要向我**的人多了去了,可从来没有人有你这么大的胆子。”

那是因为她们不用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不用担心自己变成一个草包枕头。

许曳内心腹诽,声音越发的温软。

“您是什么人,高高在上,云端里的王子,隔得远,别人当然不敢有什么想法,可您离我就那么近,我只要垫垫脚,就能吻到了,情之所至,不能自已啊!”

“情之所至,不能自已?”

梁照凛捏住她的下巴,将那张脸抬起来,却被对方眼中的泪花给惊到。

“你……”

“不是我定力不够,实在是您太引人犯罪了!”许曳可怜兮兮的说道,后面那句话把自己雷个半死,眼角的泪水流出来,恰巧落在梁照凛的手指上,男人像是被烫到了一样,连忙松开手。

随即脸上现出几分恼怒来,吓得许曳一个激灵,身子不由得后退,却忘记了自己的腰正被一只手臂拦着,身子后仰,差点摔倒。

梁照凛第一反应是将人扶住,可很快心中就出现一丝懊恼,她不经他的允许吻了他不说,自己凭什么还要扶住她,这么一想,迅速的松开了手。

许曳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他,没想到居然还会有这种*作。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

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惯性使然,许曳很快听到了“砰”的一声,那是自己的后脑勺亲吻地板的声音,可比她刚才强吻梁照凛的声势还要大。

“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你只不过是一个工具而已,以后少在我面前玩这些花样!”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