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霸道校草高冷校花

莫俊美心里对许曳诸多不满,可天生老妈子性格,又因为职责所在,还是忍不住替她*心。

许曳看了看他,结果了剧本,一边喝着豆浆一边浏览整部电视剧的大致内容。

早晨堵车,拍摄地点离这里有点远,车子开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到了片场。

上一个助理刚刚辞职,莫俊美很多事情又不得不亲力亲为,说到底许曳还是他手底下最大牌的艺人,还是他的摇钱树和招牌,如果不是许曳为人太过讨厌,他会更愿意尽心尽力的带她。

到了片场,先和导演盖杉打过招呼,许曳迟到早退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了,这位盖导还是很生气,他虽然只是偶像剧导演,在圈里也有一定地位,从来只受投资人的气,那有一个二线小明星敢这样和他叫板的,他脾气暴躁,从昨天许曳突然请假离开之后,就没少抱怨,可是现在看到许曳,脾气却发不出来,这个女人脾气比他还大,只说了一句“对不起,我来晚了”,就奔着化妆室去了。

盖导指着她的背影对莫俊美好一通抱怨:“脾气比名气还大,她才演了几部戏,就真的把自己当成影后视后了?除了那一张脸,那个胸,还有什么?要演技没演技,要态度没态度,就这样的,我倒是想看看,她能在这个圈里走多远,等观众审美疲劳了,那张脸再美,那个胸再大,也派不上用场了,一个花瓶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

莫俊美跟这些导演打了太多的交道,素来知道人脉的总要性,拿出口袋里的烟给导演点上,诚心诚意的跟导演道歉:“她年纪还小,不懂事,您别跟她一般见识,回去我一定好好说说她。”

“年纪小?二十了,年纪还小,那幼儿园的小朋友该怎么说?说他们还米青子吗?”

导演气得口不择言:“别跟我说年纪小,也别说你要回去教训她,别以为我没看见你们两个扯脖子吵架的劲头,谁管教谁还不一定呢,一场戏十几条ng,要不是投资人硬塞着她进来,你以为我……”

关于女主角导演本来有自己心目中理想的人选,正是上一次合作过的一个新晋小明星,两边都已经快签约了,没想到被许曳截胡,这件事当时网上还闹得沸沸扬扬的,导演连带剧组都被骂粉丝骂言而无信,许曳就被骂的更惨。

莫俊美只能尴尬的陪着笑,是回应也不好不回应也不好,心中对许曳的不满又累积了一些。

意识到自己的失言,导演连忙住了口,看着莫俊美僵硬的脸色,哼哼了两声,就去指挥演员调度了,将莫俊美扔给了一旁的副导演。

副导演抹了一把脸,拍了拍莫俊美的肩膀道:“老兄,难兄难弟,都是不好伺候的主儿,我理解你,可你也不能乖盖导生气,你们家的那个,演技捉急不说,架子还大,下雨戏不拍,下水戏不拍,片场光她的替身就有五六个,那天一个小演员做错了她的椅子,结果被她硬是赶了出去,这年头,谁还不是混口饭吃,整个片场,也就对男主演明宸态度稍微好点,那是因为明宸现在正当红。再就是投资人来的时候,你能看见她嗲的像是一滩泥,剩下其他人,她哪个看在眼里了,别的什么盒饭不好吃,水果要新鲜空运的就不说了,你就说这个化妆,你知不知道化妆师服装师最不愿意伺候的就是她,太挑剔,一个校园偶像剧,我们等她化妆就要等一个多小时……”

副导演伸出去的手停在半空中,正对着从休息室里走出来的许曳。

见许曳的目光看向自己,副导演瞬间换了一张笑脸,他走到许曳的面前,问道:“这么快就化好妆了?衣服还没换吧,服装师,服装师还不赶紧来换衣服?”

这变脸的速度让莫俊美叹为观止,他也担心许曳刚才听到了副导演的那番话,会刁难副导演,许曳却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她的反常让副导演有些不知所措,甚至还疑惑的看了一下莫俊美。

莫俊美连忙走上前想要调节,他实在是怕极了许曳的不依不饶会将所有人都得罪了,当然,她大概早已经将这个剧组里所有人都得罪了,看看站在她身后悄悄撇嘴的化妆师就知道了。

可他还没走过去,许曳走就已经向了场地中央。

副导演松了一口气之余,不解的看向莫俊美:“转了性了?”

这就完事了?

莫俊美也跟着松了一口气,心中虽然也好奇许曳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可人前不会真的拆许曳的台,看着远处正在看剧本的许曳艰难的打着圆场:“她脾气是真的不好。”

“没有,这已经很好了,真的很好了。”

好到让他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莫俊美默默地补充上一句,就看见副导演忽然一声大惊失色:“唉,不对,这场戏该上替身的。”

《我爱上了同桌的校花》是一部小白无脑校园偶像剧。

女主洛卿雪是学渣一枚,性格孤僻冷清,除了漂亮有钱以外,什么优点都没有。身边唯一的朋友就是从小和她青梅竹马的忠犬男二程晋,还要经常迁就她的那种。

男主贺朝晖是转学过来的学霸,阳光帅气,身高腿长,刚进学校就被封为校草,不光是学习好,性格好,篮球也打得好,很快在学校就圈了一批粉丝。

贺朝晖一进班级,就被老师安排在了洛卿雪的旁边坐下,同时,也对这个美貌的同桌不由得关注起来。

青春期躁动的荷尔蒙总是让人莫名的不安分。

贺朝晖随即开始了有意无意的搭讪生涯,只是洛卿雪都太过冷漠,洁癖有很严重,经常嫌弃爱运动的贺朝晖一身的汗味,再加上一些矛盾的碰撞所以两个人之间的相处很不愉快。

直到洛卿雪被讨厌她的女生从楼上一桶凉水泼下来,浑身都湿了,贺朝晖看到了这样的场景第一个反应是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披在浑身湿透的洛卿雪的身上,将人送去了更衣室,这个晚上回到家里,贺朝晖的脑海里不在只有洛卿雪那张漂亮却冰冷的脸蛋,还多了洛卿雪浑身湿透的画面。

第二天,洛卿雪带着买来的早餐给贺朝晖道谢,这算是两个人之间情感的转折点,洛卿雪逐渐像贺朝晖展现出她柔软的一面。

许曳今天要拍的,就是这场淋水戏。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