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湿了透了

人物设定的原因,洛卿雪没有多少台词,很多戏都是靠肢体语言和眼神来表达的。

许曳之前在车上已经将剧本浏览了一遍,心中对女主的性格特点和内心活动有了初步的判断。

在化妆室里又将这一段很认真的顺了一遍,仔细的揣摩了一下人物的心理活动。

所有演员都已经就位,明宸正在做最后的补妆。

导演看了一眼许曳,就见那个女人此刻正在闭着眼睛,口中念念有词,也不知道是在说什么。

两个人从高三一直演绎到大学毕业甚至后来参加工作,要是换做别的演员,可能会有违和感,好在这两个人颜值高,这个时候的化妆尽量将两个二十岁的人画的青涩一些,校服穿在身上,还真有高中生的样子。

许曳连身上的**都换成了有束胸效果的少女文胸,看起来没有那么突兀。

可就算是外表再清纯又怎么样,还是遮掩不了骨子里的烟视媚行。

导演内心撇嘴,正要叫替身准备,就看见许曳睁开了眼睛,走向了场地中央。

这是要自己来?

导演惊讶了,下意识的回神去找副导演,想要问问他是不是许曳又没看剧本,忘记了这场是什么戏?

副导演和莫俊美正站在他的身后,连忙凑过来小声解释道:“可能是吃错药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边的替身演员还在等着呢。”

莫俊美也是一脸蒙圈,他也担心许曳这不过是又在找个由头闹事,恨不得现在就伸手去将许曳拉下来,还是担心许曳冲着自己发作,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逃避着,表示自己也是无能为力。

演员肯亲身上阵,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导演却不这么认为,他直觉这个剧组脾气最大牌的主儿又在折腾什么花样。

他看了一眼替身演员,替身演员也有些无助,她本来靠着这个挣钱呢,现在许曳不用她了,她怎么办?

当初找的时候还是许曳亲自面试的,按理说不应该这个时候有不满意啊。

可是想再多也没用,所有演员都已经就位。

管她呢,这是她自己愿意的,导演眼一闭心一横,喊了开始。

所有人到其他演员在许曳上场的时候将原本的半桶水换成了满桶的。

下课铃声响了,许曳按照剧本拿着水杯本来是准备去打热水的。

洛卿雪性格孤僻,在学校里除了青梅竹马的发小以为,从来没有体验过女生之间那种牵着手去上厕所的感觉,常常都是一个人。

她也已经习惯了一个人。

只是偶尔看到那些三五成群聚在一起的同学们,她还是会多看一眼,可没想着一桶水冲天而降,全都淋在了她的身上。

湿透的衣服贴在身上,让身体曲线暴露无遗。

mmp,明明已经用了束胸内.衣,看起来还是不小,而且,许曳总觉得胸口沉甸甸的,好像整个重心正在偏离。真不明白,一个女生漫画,非要将女配设计成爆*形象是为什么,怪不得原身做了那么多缺心眼的事情,只长胸不长脑子,脑子好使才怪了。

她抹了一把脸,抬起头,愤怒的看着二楼那群恶作剧成功的人,带头的是发小程晋的爱慕者,这是一场源于嫉妒的整蛊,扬着下巴说道:

“活该,会让你欺负我们晋王子!”

噗!

许曳内心吐血,果然校园呕像剧,这台词,好像古早言情剧里面的。

也是,漫画作者的水平一般,里面本来就不是靠文笔和对白来吸引人的。

她一跺脚,浑身的水滴滴答答,轻薄的校服隐隐露出里面**的轮廓,该凸的凸,该凹的凹,连小巧的肚脐都显出了轮廓,身边扮演围观群众的男同学们已经开始吹起了口哨,一个个却脸红眼热移不开目光,包括不远处的男一号,人群中的许曳实打实的成为了焦点。

“你……”她开口和人理论。

“卡!许曳,你是瞎吗,不懂得走位对镜头吗,你一直留着一个背影给我,是让观众以为这根本就是替身?你不是一直只管在镜头前美美美么,怎么,今天连镜头都不要了?还有,你是主角好吗,主角,知道什么是主角吗,人群中第一眼看到的那个才是主角……”

许曳走位不好,她当惯了配角,习惯性的隐藏起来自己的光芒,要做的,永远都不是人群中最闪亮的那颗星。

被骂的一点都不冤。

导演实在是不愿意与她争执,见她向自己走过来,连忙叫来服装师化妆师重新化妆换衣服。他去给男一号讲戏,对比期许曳来,导演对明宸就和气多了。

“你别光看着,那脸蛋再漂亮,身材再好,也不能当饭吃,你要有情绪递进的。”

一桶水浇下来,这两个人好像是掉了个个一样,明宸木呆呆的,许曳除了走位不对,眼神还是有层次的。

副导演已经做好被许大牌喷一脸的准备,没想到对方竟然乖乖的进了休息室。

副导演再一次大感意外,转而看向身边同样处在蒙圈中的莫俊美。

“我去看看。”

重新化妆,换衣服,服装师化妆师不管对许曳有多大意见,也不敢表现出来。

许曳闭着眼睛,心中一直默念:我是主角,我是主角。

她自尊心作祟,绝对不允许别人质疑她的专业水准。

她不再是十八线的小配角,也不再是那个拿了最佳女配角奖杯却无戏可拍的小演员。

不管原身是不是文里的炮灰,在这个片场,这场戏中,她是主角。

她睁开眼,眼中的光芒清透孤傲,简直就是剧本里的冰山校花。

换好衣服,许曳已经彻底找到了感觉,

演员再次各自就位,导演喊了开始,开始了今天的第二次拍摄。

许曳再一次被淋湿,白色的短袖衬衫彻底湿透了,里面浅粉色的**都看的清清楚楚,湿透的衬衫裹在腰上,细细的一捻,红黑格的a字裙裹在身上,流畅漂亮的背部曲线到了*部那里又张扬起来。

贺朝阳连忙跑过来将校服披在洛卿雪的身上。

带着洛卿雪去更衣室换衣服。

隔着一道门,男生有些愤怒,第一次对这个高傲的同桌产生了类似于心疼的情绪。

里面的人换完衣服走出来,将他的衣服还给他,一抬头一低头之间似有千言万语,又好像有无限娇羞,指尖想触之间各自红了脸,羞怯的别开目光。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