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砧板上的肉

梁照凛脸色一冷,道:“这个怎么也拿上来了?”

收下这个他已经后悔了,没想到这个不开眼的还将这个东西拿到了自己的车上。

助理嗫喏半天,一个字都没吭出来,老板让他接着,他就接着了,他以为老板想吃,自然是跟着一起拿上来了。

“那怎么办,扔了?”

梁照凛没说话,这就是默许了。

车子靠边停下,助理拎着饭盒下车向垃圾桶走去,嘴里还在小声念叨着:“这家餐厅的菜还是很好吃的。”

只可惜老板中午已经吃过饭了。

不过这饭菜要是送给他的,别说是已经吃过了,就算是下了药,他也是要吃的。

谁让这饭菜是有着“宅男女神”之称的许曳送来的呢!女孩颔首抬头间流露出来的娇怯让人莫名的心疼,更是让人很轻易的就忽略了网上的那些负面评论。

车上的梁照凛听不到他的自言自语,看着他走到垃圾箱跟前,脑海里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了许曳扣着袋子局促紧张的样子和那半截脖颈,心思模糊了一下,手指轻轻地敲了敲车窗。

助理回头。

他勾了勾手指。

助理心领神会,连忙拎着饭盒又回来了。

凯迪拉克内电动桌板被打开,饭盒也被打开了,一一摆在梁照凛的面前。

助理将筷子递给老板。

梁照凛道:“秘书今天中午在哪订的饭菜,盐放得太多了。”

坐在旁边的第一特助高朋眼中惊愕一闪而过,秘书收拾的时候,他也看了一眼,饭菜剩的并不多啊。

梁照凛抬起头眯了眯眼睛,高朋瞬间收起了自己惊讶的目光,正襟危坐。

梁照凛低下头,夹了一块鱼肉放在嘴里,惊讶的发现,味道竟然还不错。

看来那个女人的诚意还行。

许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梁照凛临走的时候的那个眼神别有深意。

卡着点,许曳回到片场的时候差几分钟到两个小时,场地正中央正在拍男主和男配的戏。

见她准时回来,盖导的脸上露出意外的神色,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紧接着就挥手让她去化妆,下一条要按照原来的计划拍她的戏,省得她什么时候再要请假。

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迁就一个演员的时间,导演的心里憋屈的很,对许曳的不满意正在逐渐增多,总想找个机会教训教训狂妄自我的许曳。

可没想到许曳下午的戏依然拍得很顺利,台词表情眼神都过关,导演在镜头后面慢慢站直了身子,惊讶的看着镜头里许曳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眼神,耳边听着的是字正腔圆,感情饱满的台词。

反倒是明宸,下午的状态似乎整个都不对劲。

一段戏卡了三遍,许曳补妆,复习剧本,莫俊美已经走了,临走的时候再三嘱咐保镖,把人看住了,实际上是关照许曳可千万别再惹出什么事来了,犯众怒不是好事,全剧组都得罪光了,就是金主爸爸再硬气,在剧组里的日子也不好过。

导演将明宸叫到一边,问:“怎么回事?我看你们两个今天一天的戏都挺好的,怎么这会儿不行了?”

明宸烦躁的挠挠头发,为难的说道:“不知道,我总感觉自己是被她带着。”

明明以前都是许曳一直进入不了情绪,今天力不从心的反倒是成了自己,明宸自问演技比不上那些封帝封后的大腕,可放在一众小生小花里也已经是佼佼者了,被演技倒数的许曳带着,这让他隐隐觉得是一种羞辱。

可又不能不承认是自己技不如人。

“被她带着?”

导演看了一眼许曳的方向,那个女人正在背台词,难道这个世界真的会有奇迹发生?

背台词都认真多了,以前念台词跟念课文似的,还要时不时的提词。

“你好好放平心态,不要有心里负担,谁被谁带不要紧,演戏本来就是一个互相成全的事情,最怕的不是被带,是带不起来。”

一直以来这两个人的戏都是明宸站在主导地位,现在冷不丁反过来,他心里当然有落差,导演没有直接否认许曳,决定再观察观察。

拍完今天的最后两场戏,导演还是不能确定,顽石是不是开窍了。

许曳去换衣服,导演和一脸困惑的明宸站在一起。

“这一次,又是被她带着的吗?”

“嗯。”明宸对自己的表现也很不满意。

导演拍拍他的肩膀,鼓励道:“没事,说不准明天就现原形了。”

人心有偏向,跟明宸已经是第二次合作了,导演对明宸的观感比许曳好多了。

尤其许曳的演技是圈里公认的不好,论坛上每每盘点演技的帖子,她总是倒数的几个里面,不知道养活了多少up主,甚至有些影视剧的画面还被制作成了鬼畜视频,放在视频网站被大家没少吐槽。

导演宁可相信她今天是吃错了药,也不相信她是真的是开窍了。

他正说着,就看见明宸的注意力明显的偏移了,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许曳正穿着早晨的那一套有伤风化的衣服从他们面前走过。

她跟他们两个打了一声招呼被保镖簇拥着离开了。

导演看着她昂着下巴从自己身边走过,心里头刚冒出头的那点微不可见的好感顿时烟消云散,回头了,才发现明宸还在看着她的背影发呆。

“看什么呢?”

“她,她的身材是真好,我今天晚上回去就把电脑壁纸换成她的,一定。”

上午淋水的的那场戏让他记忆犹新。

导演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想什么呢?你闹绯闻可以,可别和她闹,梁少投资的时候指明要她演这部戏,她和梁少什么关系恨不得闹得天下皆知,公然给梁少戴绿帽子,你是不要前途了还是不要命了?”

两人有点亦师亦友的关系,导演当然不会和他客气。

“我只是换一下壁纸,没想那么多。”

许曳不知道自己走后片场里的小风/波。

手里还拿着《校花》的剧本,今天在片场靠着强大的记忆力记下台词,前面的内容也只是囫囵吞枣一样简单的看了一下,实际上她认为自己还是没有将剧本研读透,这会儿得了闲,终于算是能好好看看剧本了。

她看的太过专心,没有注意到手机响,等到了梁照凛的别墅,打开手机,看到上面没有备注的来电显示,下意识的将这个电话归纳到推销诈骗之类的,压根没想着拨回去。

厨房已经准备好了饭菜,时间已经过了梁照凛的规定,男主角还没回来。

许曳自然是没有胆量打给对方追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的,更不敢先吃,担心鬼畜男主回来之后会不会发飙。

今天早晨没有早餐吃的画面历历在目,身上被踢的那两下到现在还觉着疼。

后脑勺梳头的时候稍微用力就能感觉到痛。

好在以前跑片场挨饿受冻是常态,这一切还在她的忍受范围之内。

剧本看进去了,逐渐也忘记了吃饭这一茬。

时间已近十点,剧本通读了一遍,终于看到了别墅外面闪烁的车灯。

许曳不情不愿的站了起来,吩咐佣人将饭菜再热一下,她走到门口,脸上已经换上了殷勤的表情,望着从车上下来的男人。

男人领带被扯松了,看到站在门口的她,脸上颇有些意外,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眉头,他竟然忘记了自己今天脑子一热叫她过来的事情了。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