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真·一丝不挂

许曳想起中午这个男人给自己的难堪,心里骂了一声mmp,脸上露出一个甜媚的笑容:“梁少。”

声音里仿佛带着钩子。

梁照凛的脚下一个踉跄,随即很快站好,整个过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别说是站在门口的苏绽,就连身边的保镖都没有发现。

他冷着一张脸走过去。

许曳心里打鼓,鬼畜男主可不是一顿送上门的午餐就能讨好的,而且她揣测依照这个人一贯的脾气,那份早餐多半都是已经被扔了,半口都不带动的。

话说这位到底是喜欢清纯小仙女,还是魅惑小妖精?

或者干脆是纯情小妖精?

按照书里的人设,这个男人喜欢的应该是柔弱苦情小白花。

许曳透过落到窗的玻璃看了一眼,自己浑身上下实在是和小白花不搭嘎,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一朵大丽花。

她心不在焉的跟着男人身后进了屋。饭菜在餐厅里摆着,男人想不看见都难。

“你还没吃晚饭?”

“嗯?啊,我等梁少回来一起吃。”

梁照凛对这笑容并不买账,让许曳先吃晚饭。

他晚上参加了一个宴会,现在身上还有酒味和沾染上的香水味。

许曳笑着送对方上楼,转过头就猜想梁少的后宫名单是不是又要更新了。

没办法,这个人的人设就是后宫三千,虽然最后只取了一瓢饮,可许曳实在是无法相信这个人的深**设。

一顿饭吃得咬牙切齿,没有人权的妖艳女配敲着系统申诉。

系统比她还怂,再一次龟缩起来。

她放下碗筷,就有佣人送来已经泡好的柠檬茶。

慢条斯理的将茶喝完,脑子里不断地在转着。

梁照凛叫她回来绝对不只是等门这么简单。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似乎不言而喻。

楼上梁照凛穿着白色睡袍的身影在楼梯上一晃而过,从卧房里出来打开了书房的门。

沉稳的脚步声像是一种无声的催促,踩在许曳的心尖上。

踩得许曳一个激灵,连忙放下手中的茶杯。

她终于开始正视这个问题,也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真正的处境。

“床伴”对于她来说不再只是一个名词的存在,它很快就会变成一个动词。

心里一万个排斥,可却身不由己,刚刚升起打退堂鼓的念头,脑海里就是一阵针扎似的疼痛。

系统无情的警告着:“这是剧情任务,宿主必须完成!”

狗屁的剧情任务,那就是一根公用的黄瓜,还是别人家的,偷来的菜上被喷了百草枯,吃了要死人的。

不知道原身这个时候有没有和梁照凛睡过,可自己还是货真价实的第一次。

就算是母胎solo也曾经想过要将自己的第一次交给自己最爱的人。

这么一想,许曳只觉得自己的每一根头发丝都透着别扭和排斥。

走得再慢,还是上了三楼,许曳仍然心怀侥幸,梁照凛龟毛又洁癖,她想自己可以试着拖延时间。

男人从书房里转了出来。

看着她额头上冒出来的汗珠,问道:“你很热?”

眼前的人就穿着一件浴袍在那晃悠,大半个结实的胸膛露在外面,标准的八块腹肌若隐若现。

许曳连忙挪开视线,红透的耳根却已经完全出卖了她。

“嗯!不是——”

她的手指攥着衣角,急促的否认着,别墅里的温度控制的正好,她怎么会热,她只是有点紧张。

男人的眼神有着高高在上的侵略性,再一次让她有一种****的感觉。

“热,就去洗澡!”

男人对她的解释不感兴趣,将她的小动作更是看作是调晴的手段,心中对这个女人更加不屑,可却始终没有想要将人赶走的想法。

许曳站着没动,心里的退堂鼓打得比刚才更加疯狂了。

系统用冰冷制式的声音提醒她:“这是重生的代价,不能转换成任何惩罚,必须完成的任务。”

“这个任务作废会怎么样?”

“你的基本设定是什么?”

她的基本设定,男主**的工具,妖艳女配,男女主爱情的神助攻。

“没了基本设定,你还有存在的必要么?”

没有有了存在的必要,生命就会被抹杀,她到底是没有视死如归的勇气,不管到什么时候,生命总是最珍贵的。

“嗯!”

口中答应着,许曳却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耍花枪和动真格的是两回事。

一双手忽然伸了过来,抬起了她的下巴。

许曳被迫抬起头来,四只眼睛对视在一起,她又下意识的避开,可是一低头,就看到男人的衣领好像是开得更大了,连忙将视线落在男人的脖子以上。

嗯,这回又变成仰视了,情况似乎也没好到哪去。

“去洗澡!”

男人的视线落在她的领口,将刚才的命令又重复了一遍,声音里似乎藏着一些难以自控的东西,沙哑低沉,华丽的声线像是跳动的琴弦,以她的心脏作为琴座,琴弦轻轻拨动,琴座微微颤动,许曳被短暂的迷惑了。

她还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声音,哪怕事当初隔壁播音系那么多低音炮。

男人安然的享受着她迷离的目光,内心又有些嫌弃和厌恶。

“浅薄的女人。”

薄唇吐出无情的话,让许曳瞬间清醒,心里暗骂自己不争气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赶紧去了浴/室。

进去之后,整个三观再次被颠覆。

天凉王破的霸道总裁哪怕只是一间浴室,也要比她的狗窝大上许多。

更别提浴室里许多她没见过的高档物品。

还好这是在漫画里,这要是在现实世界里,许曳一定会将仇富的嘴脸表现的淋漓尽致。

水温正好,许曳享受起来就忘记了外面等着的男人,一打着香皂哼着歌,和八块钱一次的大众浴池果然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要不是不会*作,她一定要享受一下按摩浴缸的效果。

浴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了,跑调的歌声戛然而止,手上的香皂掉在地上滑出去很远。

许曳错愕的回头:“梁少?”

下意识的捂住最要紧的地方。

“嗯?”

他的目光从上到下在她的每一寸肌肤上划过。

这是真的·****。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