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不要和我玩欲迎还拒的手段

许曳只觉得十分的窘迫,恨不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

这样的赤诚相见和早晨的时候还完全不同。

具体哪里不同,许曳也说不出来,如果非要说的话,只能说自己对不穿衣服的梁照凛没有任何想法,而现在,梁照凛对着不穿衣服的她,正想入非非。

许曳下意识的退后了两步,本能的想要躲藏起来。

这样的举动似乎是激怒了梁照凛。

男人的声音里带着淡淡的凉意:“我记得我说过不要和我玩欲迎还拒的手段!”

这样的警告让许曳心里一凉,顿时更加无措。

男人上前一步,紧接着,许曳只听到“砰”的一声,眼见着梁照凛脚下一滑,后脑结结实实的撞在地上。

“禽——梁少!”许曳惊呼出声及时改口。

“闭嘴,蠢女人!”

梁照凛只来得及说这么一句话,就感觉眼前一黑人事不知了。

许曳的表情只能用震惊来形容了,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一出。

看到地上的男人翻了个白眼,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将手指放到他的鼻孔前探测呼吸。

万一要是男主角就这样嗝屁朝凉了,是不是这本漫画直接大结局了。

她刚刚想了一下,熟悉的疼痛就再次袭来。

“宿主思想太危险,严重警告一次!”

“卧了个槽。”许曳直接骂了一句脏话,被系统自动屏蔽。

系统666的*作一波接着一波,许曳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很尴尬的看着躺在地上的男人,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男人本来就松垮的浴袍此时彻底散了开来,露出里面种种的不可直视。

许曳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会在自己洗澡的时候闯进来了,原来是急不可耐。

哪怕已经晕过去了,还能看到他的雄伟。

地上有血流出来,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原因,男人的脸色有些发白。

求生欲让许曳不得不给梁照凛一个体面。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人拖出浴室,又给他穿上衣服。

全程将对方当成一块木头看待,好在这具身体自己昨天晚上就已经看光了,还是产生了一点免疫力的。

就这样折腾,他都没醒,看来是真的摔得不轻,也不知道等醒过来又会是一场什么样的风雨。

希望梁少千万忘记那块香皂是她甩出去的。

折腾完了许曳下楼去叫人,之后的事情就不用她*心了,自然有人接手,三十分钟之后,将人送到了最近的也是全市最好的医院。

梁家的老管家和梁照凛公司的首席助理高朋已经将医院里的一切都安排好了。

主治医生询问怎么回事,老管家和高朋也投来犀利的目光,许曳压力倍增,支吾着只说是摔在地上撞得,说什么也不肯交代内情。

不是什么重伤,伤口缝合了三针,很快梁照凛就被从手术室里推出来了,麻药劲还没过,中间梁照凛只是睁了一下眼睛,看清楚跟前跟后的她,手指头指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来,就又闭上了眼睛。

这一下,许曳更是不敢走了,兢兢业业的守在病床边上面对忠心耿耿的老管家无声的指控和高朋的漠然,就连守在门外的保镖向她投来同情的目光。

早晨五点,老管家和高朋各自离开,一个要回家去给梁照凛准备住院所需要的一切东西,另一个要去准备应对太子爷生病之后可能会很麻烦的一切突发事件。

帝国集团的董事长梁笙平此时还正在国外“安度晚年”,没有经过太子爷的同意,老管家不敢惊动他。

不知道是麻药用多了,还是梁照凛抗药性不强,一直到天亮,这人都没有醒,许曳打个哈欠揉着肩膀,猜测会不会麻药用多了把人弄傻了吧?

要是真的那样……

这个思想太危险,许曳抢在系统发声前赶紧声明:“我只是担心,我什么也没想。”

mmp的,真是不让人活了,连猜测一下都不行。

突然响起的音乐吓了许曳一跳,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的手机响。

还是那个没有存姓名的陌生电话号码。

许曳接通了电话,试探性的“喂!”了一声。

电话里许久没有声音,许曳都等的不耐烦准备要挂电话了,那边才开口道:“你已经连着三个晚上没有回家了。”

是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暗哑低沉,像是夹杂着滔天的怒火。

熬了一夜,许曳略有些烦躁,没有感应到隔着电话线所传递的危险。

“你哪位?”

习惯性的问出口,她根本没有去考虑后果。

“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了,许曳看着手机发愣,嘟囔了一句“莫名其妙!”

病房的门被敲响,凌晨离开的老管家又回来了,手里拎着饭盒,盥洗用具和新衣服,看见许曳,道了一声“许小姐,早安!”

语气很客气,表情也很客气,老管家良好的气质修养简直就是对两个人不正当关系的最大指责,就算是剧情使然,也让许曳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只是太客气就显得特别的假,老管家根本掩饰不住他眼底浓浓的嫌弃。

这个风评极差的小明星玷污了他们家金尊玉贵的少爷不说,还害得少爷进了医院,老管家心里当然有一万个不满意。

对此,许曳也没办法,她和梁照凛的关系的确不怎么光明正大。和床上那个男人的不正常从属关系让许曳无地自容,其实如果可以,她还是宁愿回到自己的廉租房里,做自己没有戏拍的十八线,也省的在这里不光要时刻担心自己的生命,还要担心自己的“为事业献身。”

许曳局促的和对方道了早安,习惯性的退到老管家的身后,却忽然发觉自己被一道视线锁住,原来是梁照凛醒了。

床上的人醒过来之后,一双眼睛自始至终没有离开过许曳。哪怕是去上个厕所的功夫,都要特地命令一声不让许曳离开。

老管家显然误会了许曳对梁照凛的重要性,看着许曳的眼神带了几分深意。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