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我该怎么惩罚你才好

老管家为梁家服务了几十年,可以说是看着梁照凛长大的,对自家少爷的性子是最了解不过的,少爷身边从来不缺女孩子,这个老管家是知道的,名媛千金,明星学生,什么样的人都有,那些女孩来来走走,他们家少爷可从来没有表现出在乎的样子,对这个小明星,似乎是有点不一样啊。

不过,这样的人——

老管家沉思:似乎完全配不上他们家少爷,但愿少爷不是来真的。

许曳看书的时候就知道,老管家喜欢的女主人是像沈唯一那样的纯天然无公害的小白花,他是男女主爱情坚定的拥趸者,看书的时候许曳还在感叹这特么的是开了上帝视角吧,别人眼中的斯德哥尔摩症状在他的心目中竟然真的能理解成“爱你在心口难开。”

面对这样的一位立场十分坚定的男女主cp粉,许曳恨不得举起双手发誓,男主角此时此刻根本没有在表达对她的另眼相看,他只是还记恨着昨天晚上害他跌倒的那块香皂是她甩出去的而已。

老管家迅速收回打量的目光,还很周到的询问许曳想吃什么。

许曳相信对方的周到是真的,不过也只是出于这个人的职业素养,她不敢提要求,只是说了一句“什么都行!”

换来老人家别有深意的一瞥,那眼神,简直就是在看一个心机绿茶,故意在他面前营造出衣服很好说话的假象,可是只要是梁少身边的人都知道,这个小明星是梁少历任床伴中最难伺候的一个了。

许曳无力的叹了一口气,她倒是想做心机女表,可这个的前提是要有足够的智商吧?

她的智商,真的有点贫瘠!

电话铃声再次响起,这一次是莫俊美,要接许曳去片场。

许曳正想告诉他来医院接自己,梁照凛就从浴室里出来了,听到她和莫俊美谈话,静静地看着她。

许曳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压力,轻轻的打了个嗝,只能先给莫俊美说梁少这边有事,自己今天走不开,去跟剧组协调请假一天。

盯着梁照凛冷峻的目光,她连多说一句都不敢,连忙挂断了点电话,根本不管电话那头的人如何鬼叫。

梁照凛冷哼:“很好,借着我的名头请假,剧组肯定是不敢不给你的,你就不怕被剧组的人说闲话吗?”

他是投资人,是金主爸爸,谁敢和他抢人,许曳心里默默念道:债多了不愁,破罐子破摔什么的,整个剧组的人都知道她抱着梁少金大腿呢,还有什么怕人说的。

老管家尽忠职守,医生来查房的时候,老妈子一样问东问西,确定他们家身家千亿的太子爷除了后脑勺上少了点头发以外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后脑袋上面缝的那三针再打两个点滴就可以出院了才放医生离开。

他细致体贴的将饭盒摆出来,像是照顾还没有自理能力的孩子一样伺候太子爷吃早餐。

当着外人的面,梁照凛显然不想提及昨天晚上的事情。或许是怕许曳出去乱说,破天荒的让她跟着一起坐下来了。

许曳心存顾忌,世界顶级大厨精心烹饪出来的早餐吃不出什么味道来,满脑子都是梁照凛会怎么迁怒。

等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梁照凛才对着许曳勾勾手指:“过来,说说,我该怎么惩罚你才行?”

许曳走过去,弱弱的给自己辩解:“都是那块香皂的错,我回去之后一定立刻将那块香皂碎尸万段为您报一摔之仇!”

梁照凛:“……这么说还是那块香皂的错了?”

许曳连连点头:“梁少英明。”彩虹屁什么的,吹着吹着连自己都能骗到了。

梁照凛清清喉咙,他十分的不愿意再提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可是不行,有些话还是应该问清楚。

“还有别人知道这件事吗?”

“没了,真的是没了,我向您保证,您看到了吗,挂在那里的衣服,我是帮您穿上衣服之后才去叫的人。我只说您是不小心摔倒的,没说您是怎么摔倒的。”

许曳小心翼翼的偷看了梁照凛一眼,只希望这只**还没有泯灭人性,能放她一马。

梁照凛脸色一黑:“香皂是你扔出来的!”

许曳:“我对天发誓,我绝对不是故意将香皂扔出去的,当时您二话不说直接进来了,我是真的被吓到了,香皂就这样自己从我手里滑了出去,紧接着您就一脚踩了上去,然后就滑倒了,浴袍都散开了,四肢哦,不,五肢大开,您不知道,为了将您弄出浴室,我费了多大力气。”

梁照凛的脸色更黑了:“我不是让你给我重复一遍当时的情景的,等等,什么五肢?不是应该五体投地么?你的语文是教导主任教的吗?”

“额……梁少,您忘了,当时的您正一柱擎天……”脑细胞大概是被不明液体充满了,闯进来只是欲行不轨。

指责梁少色胆包天的话许曳没胆子说,不过饶是这样,也足够梁照凛的脸色黑成锅底。

足足好半天他才开口道:“病房里太脏了,我受不了。”

许曳殷勤的问道:“您要出院?”

“不是!”

“那您是要换病房?”

“……你将病房打扫干净,用抹布,天花板,地板,哪怕是犄角旮旯,也给我擦干净,要是让我看到一点灰尘,嗯哼……”

许曳仿佛是看到了省略号后面自己死的很惨的场景,连忙二话不说,立刻去跟护士小姐要了抹布水桶。

以前在孤儿院生活,这种活常常干,对她来说很轻松很简单的事情,关键的时候,许曳要生锈的脑子转了一转,她就明白了,梁少要求的根本不是速度和质量,他只是单纯的为了惩罚,就是想要看她干活的时候憋屈吧啦的样子。

想通了,她就开始磨磨蹭蹭的干活,甚至还会假摔,滑倒,出了几次洋相,每一次都换来梁照凛撇着嘴角的嫌弃,不过梁少的脸色总算是没有那么黑了。

摔了几次之后,许曳适可而止,觉得在这样下去,自己就真的很像是一个白/痴了,殊不知自己“胸大无脑”的标签再一次在梁少那里升了级,胸大无……,“脑”字直接换成了省略号,梁少觉得以后这个女人彻底和这个汉字没有任何关系了。

一个上午的时间,宽敞的vip病房里,连床脚都被许曳擦掉了一层漆,这期间还要负责当端茶递水的小丫鬟,简直是一点做人的尊严都没有了。

就算是这样,也没换来龙颜大悦,抹布水桶送回去,还要给他捶背捏腿。

mmp的,谢谢他只是摔倒了头,不用自己给他端夜壶。

正这么想着,脑海里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日常任务,勾.引男主1/0(已发布)”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