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非人的惩罚

许曳:“……系统,你还是把我抹杀了吧,这日子,真的不是人过的。”

系统只是提醒她一声,任务完不成会有惩罚,随后就遁了。

剩下许曳对着梁照凛的后脑勺发呆。

那个勾引要怎么弄。

而且好不容易,自己现在才将这个人摆平,她根本装死都来不及,怎么还会不知死活的继续搞事情。

惩罚,像是之前变成枕头那样,其实也不错吧,总比这样直面作精男主要好得多。

这么想着,许曳再一次敲了系统:“这一次任务失败的惩罚是什么?”

系统的声音懒洋洋的,像是在思考什么,最后道:“夜壶吧!”

夜壶?

许曳一口鲜血差点喷出来。

就算是梁照凛没有用那个东西,她也不希望自己真的变成夜壶啊。

认命的叹了一口气,“人权”两个字从她变成枕头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在她的字典里彻底的消失了。

“怎么了?”

她的动作忽然就停了下来,梁照凛自然是有所感觉,扭过头望着她,就看到那双眼睛正呆滞地望着自己,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想玩花样,想要勾引你。

这话打死许曳自是不敢说,死就死吧。

大不了将整座医院都打扫一遍,也总比变成夜壶强。

反正不要脸这种事吧,做过第一次,第二次做的时候心里障碍就少了许多。

两个人坦诚相见的事情都做过了,还有什么是不能做的。

许曳咬着牙思考着该如何勾引这个男人,经验实在是了了,自己演戏的时候倒是学了一些,不过都比较浅显,倒是以前曾经看过的一部电影,里面男女主人公的互动色气十足。

“梁少——”

她软着声叫人,手指轻柔的描绘着男人完美的肩颈线条,顺势而下,划过手臂,软软的中指在男人的手心里写着不成字的字。

“什么事?”

梁照凛没好气的应道。不自在的动了一下手,避开了那根在手心里乱写乱画的手。

失败了,许曳眨了眨眼睛,抿着唇,不由得有些失望,这样也不行,那要怎么样?

“让我歇会行吗?人家好累。”

这语气,怎么感觉像是《搞笑一家人》里的罗文姬女士。

手指并没有挪开,反而得寸进尺的攀上男人的腰,隔着一层布料,轻轻地画着直线。

梁照凛微不可见的打了个颤,回头看了一眼许曳,却正好对上那双仿佛沁了水一样的眸子,心尖微微发热,浑身的血液正不动**升温。

只觉得被她手指划过的地方像是火一样的炙热。

身体的反应来的快而迅猛,让他一时间竟忘记了反应。

细软的手指继续向上,顺着脊椎向上。

真的要这样吗?许曳的心中产生了十分强烈的疑问。

电影里面看着很唯美的画面,怎么自己做起来就会觉得这个动作太过情欲,太过羞涩,让人很难为情。

真人简笔画简直就是在挑战她的极限了,而且看着梁照凛的那个样子,她真的好怕会再把对方惹毛了,突然翻脸。

看样子不怎么成功啊,难道自己真的要当一回夜壶?

许曳欲哭无泪,手上的动作不由得慢了几分。

她正犹豫不定,梁照凛忽然动了,划着脊椎的手被反握住,男人忽然翻过身来,一把将人拉到自己身上。

两人心口想贴,许曳能清晰的感觉到对方频率略快的心跳声,还有肌肤相贴间的炽热温度。

“就这么等不及,连在医院里都不肯罢休?”

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甚至恶劣的咬了一下她的脸颊,许曳百口莫辩,脱口而出一个“我”字,其余的话都被堵了回去。

与此同时,再一次听到那道熟悉的声音:“日常任务,勾引男主:11(已完成)。”

许曳睁大了眼睛,看着对方,唇齿间是陌生的触感和气息,耳边,是自己擂鼓一样的心跳。

她脑海中只剩下一个词:初吻。

这是她的初吻。

男人察觉到她的不专心,沉声道:“闭眼!”

短短两天时间,就已经习惯了服从男人的命令的许曳,很自动的闭上了眼睛,同时也因为紧张而闭上了嘴。

男人的手掌结实,滚烫,所到之处,像是被电到了一样,许曳有一种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的感觉。

真正的肌肤相贴,比赤裸相对更让人手足无措。

“梁少……”

许曳呢喃出来的两个字很快淹没在了男人的唇齿之间。

“闭嘴,蠢女人!”

男人再次下令,一向冰冷的声音掺杂了欲望和恼怒。

许曳惊愕的看着他,被那眼神吓到,连忙心领神会的闭上了眼睛,努力忽略刚刚梁少说错话的事实。

颤抖的睫毛出卖了她的紧张,因为羞涩而晕红的脸颊艳若桃李,一种暧昧的气氛在病房里迅速氤氲开来。

梁照凛看着这样的她,心脏再一次漏跳了一拍。

面前的女孩纯情的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根本不像那个当初一心想要贴上来的女人。

也许只是一种手段而已。

呵,女人!

为了争宠还真是手段百出,明明应该嫌弃的,可是实在是舍不下这甜美又温软的味道。

紧闭着眼睛的许曳自然看不见梁照凛眼中的轻视与挣扎,她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如鼓,紧接着,“咔嚓”一声好像开门的声音。

“啧啧,这么激烈,我来的不是时候?”

一个略带着几分轻挑的声音突然在许曳的身后响起,身下的男人慢悠悠的将她推开,脸色不善的看着对方。

“你怎么来了?”

“我来的不是时候,事先声明,我敲了门的,只是没有回应,我做梦也没想到在医院这样神圣的地方,会发生这么有伤风化的事情。”

许曳回过头,一个相貌不凡的男人冲着她轻轻地眨了眨眼睛,一脸的戏谑,他的相貌不如梁照凛那样俊美,线条也缺少了凌厉感,一双温和的眼睛让男人看起来十分无害。

可看清男人相貌的许曳却浑身一震,差点坐在地上。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