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扮演一朵小白花

听着这个人的口气好像应该和原身认识,可是这一串电话号码,仅有的几个通话记录,还是她接的,信息也就只有那么两条。

许曳翻遍了原身所有的社交账号,包括微博,论坛,还有微信好友,都找不到一点和这个电话号码有关的人。

有没有可能是原身故意要删除这个人的联系方式和来往信息的,包括以前的通话记录?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只是这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原身要躲着他,他又为什么将人盯得这么紧?

许曳忽然想到一个可能,原剧情里,原身曾经怀了别人的孩子,然后却非要说是梁照凛的孩子,后来被梁照凛证实是谎言,那个孩子是谁的,原身的内心只有一句话描述过:这是一个罪孽,他不应该来到这个世上。

书里对孩子的爸爸到底是谁,根本没有提及过。

许曳看书的时候,还曾经猜测过这个孩子是不是温瑾的,可是时间线根本对不上,也就是说那个孩子是别人的。

这个别人,会不会就是电话里的这个人。

这个人,和许曳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许曳为什么连他的通话记录都删除了,却没有想过将这个电话号码拉黑,是没想过,还是不敢做?

基于原漫画的尿性,许曳十分怀疑原身只是没想到,毕竟这本漫画里所有的人物,看起来智商都很有问题的样子。

其实最好的办法是拿着这个电话号码去问莫俊美,又或者其他熟悉许曳的人。

可自己本来就是个假冒伪劣产品,真的去问,应该会露馅吧。

许曳捏着手机,心不在焉。

温瑾以为她还在为得罪了梁照凛而担心,想了想给她出了主意:“其实照凛也没有那么恐怖。”

他自己都不敢肯定。

许曳在下车的时候,对温瑾的谢意表达的十分真诚,其实只有许曳自己知道,求生欲让她选择了尽量和温瑾交好,而不是和这个人为敌。

他开着车离开了,许曳也很快回到了住院部。

梁照凛的病房外保镖已经换了一批守着,看到她拎着饭盒走进来,也不觉得意外,想必是已经得到了吩咐,反倒是许曳,连着做了几个深呼吸,心里默念了几次《演员的自我修养》,才有胆子敲开那扇门。

门被从里面打开,许曳抬头,就看见高特助那张机器人一样的面孔。

“许小姐?”

他让开了一个位置,看到许曳手中拎着的饭店标识明显的外卖盒,面无表情的将人让了进来。

屋内的梁照凛看清楚来人是谁,眼里闪过一道复杂的光芒,快得让人捕捉不到,许曳对上他的眼睛的时候,他只是冰冷的吐出一句话:“滚,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梁照凛还记得这个女人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是怎么样拿话怼他的,还有那个被她迅速挂断的电话。

不高兴,不伺候!

她以为她是谁啊?只不过是一个小明星而已,忘记当初是谁死缠烂打非要爬上他的床,又是谁不分场合的勾.引他让他差点在医院失控的。

他要弄死她,真是分分钟的事情。

许曳走进去,将饭盒一一摆开,顶着对方“你死定了”的眼神,头皮发麻的说道:“梁少,我去买了您最爱吃的饭菜。”

“呵!”

梁照凛真的很生气,他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和他说过话。

就算是他的父母,也没有这样对待过他。

许曳咬了咬嘴唇,苍白的皮肤没有一点血色,额头上的汗珠落到手上,摔出“啪嗒”一声,在安静的病房内格外的突兀。

“对不起,梁少,我身体是真的不舒服,不是有意要冲您发脾气的。”

梁照凛冷哼一声,不为所动。

她不舒服,他还不舒服呢,他是谁,梁照凛欸,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没有当场斩立决就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许曳手里的袋子都要被她拧碎了,梁照凛越是不说话,她脸上的汗就越多,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梁少……”

软软的一声,像是被遗弃的小动物,梁照凛闭着眼睛,不去看她,脑海里却全都是她苍白的脸色还有那个柔软的手指。

“那我先走了,您一定要想着吃晚餐。”

许曳转身,看见一脸漠然的高特助,抿了抿嘴唇,向病房外走去,却在走到门口的时候,脚下一软,撞到了门框上,差点摔倒。

高特助想了想上前一步,却没伸手去扶,只是问道:“你没事吧,许小姐?”

“没事,只是身体不舒服。”

许曳摇摇欲坠好像风雨中一朵凄苦的小白花。

声音更是低得好像听不见。

走出去的身影带着几分故作的坚强。

梁照凛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十分钟之后,许曳捧着红糖水,手里拿着止痛药,坐在病房里的沙发上。

高特助将刚买来的暖宝宝交给她。

她真诚的和对方道谢,转身又不忘记谢那个让高特助特地去问大夫生理期的女孩该怎么护理的人。

“谢谢梁少。”

梁少十分的不领情,泄愤一样吃着她打包回来的饭菜。

梁照凛冷冷的看着她道:“再有一次,你就彻底在我面前消失!”

气势差了一点:“许曳,你记住,从我这里滚出去的女人,是绝对不可能再有回来的机会。”

毕竟这个世界上梁照凛只有一个,而想要爬上梁照凛的床的女人绝对不止许曳一个。

哪一个不是使尽浑身解数的讨好他。

挂他电话,除非是自己活的腻味了。

许曳默念着“忍字心头一把刀。”脸皮是什么,能当饭吃么?活命才是最重要的。

她受教的点头:“我知道是梁少宽宏大量,才没有让我真的踏出这道门。”

这正是梁照凛浑身都不舒服的地方,他想不明白,自己当时怎么就改了主意,没有坚定地让人离开。

他既不想承认自己是看她脸色苍白一时心软,也不想承认,这两天自己是真的被她勾起了兴致,打算发生点实质性的关系。

这么一想,他脸色更黑了,冷着脸挥手赶人:“你先回去,我暂时不想看到你。”

竟然是多看她一眼也不愿意。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