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麻溜滚蛋

许曳惊愕,随即反应过来,是“暂时不想看到”,不是“再也不想看到”。

这两句话之间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的。

这一回,她不敢在磨蹭,而且自己今天的心理阴影也已经够多的了,同样也不想再看到这个人了。

她迅速将止痛药吃了,红糖水喝了,暖宝宝放在小腹上,麻溜滚蛋了。

惹得梁照凛怀疑自己看错了,她刚才抬头的那一瞬间分明是在那张脸上看到了类似轻松雀跃的表情。

不可能,她分明是很想留在他的身边的,要不然也不会这么用心,又跑出去这么远给自己买这家饭店的饭菜。

这家饭店他是知道的,离这里开车也足足要有四十分钟的路程,而且只做会员的生意,许曳不是那里的会员,为了给他买这份饭菜,肯定是要费很多周折的,说不定这顿饭菜的背后,是许曳求爷爷告奶奶的可怜相。还是硬扛着生理痛跑出去的。

他不知道生理痛究竟有多痛苦,可是自己有一位女助理每个月都要请一天假,他是知道的。

这么想着,梁照凛的心里舒服多了。

殊不知走出病房的许曳就收到了新好友的信息:“怎么样,过关了吗?”

温瑾的头像就是他自己的照片,戴着眼镜,只露出一边侧脸,背景是沙漠黄昏,满满的文艺气息,名字是他的真实姓名,后面还坠着电话号。

朋友圈里发的也是一些日常和读书心得。

会抱怨工作多了,应酬的时候遇到了酒中英雄,为了出席宴会却不能去看自己喜欢的电影而遗憾,爸爸妈妈吵起架来犹如楚汉之争。

许曳不知道一个人的朋友圈能不能断定一个人的性格,以前小伙伴们一起讨论的时候一致认为朋友圈里给人看的,也可能只是想要表现出来的性格,不一定是本人的真实性格。

许曳回了一个ok的表情,表示梁少宽宏大量。

对方回复了一个了解。

也不知道是真的了解还是假的了解。

不管怎么样,许曳还不能和有这样一个朋友圈的温瑾交恶。

只是她也实在是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想起槽多无口的剧情,许曳就觉得连尬聊都成了一种技术活。

好在温瑾也没说几句,就退了,许曳不用疲于应对。

抬头正好对上后视镜里高特助打量的目光,许曳扯出一个笑容来,随即就又低下了头。

她终于有时间可以好好研究一下原身的社交账号了。

像是现实里的明星一样,哪怕是只拍一些自拍照,微博下面也是粉黑混战,更别提超话里,论坛里果然恶评如潮,出道短短两年,黑帖就有很多,还有很多内部知**员的爆料,由此可见,许曳这个人是真的很习惯得罪人。

朋友圈里,塑料情义也不少,和她互动最多的是一个叫米瑟的同期女演员,两人之间的互动能看出真挚的友情。

可许曳知道,米瑟和她的友情坚持不了多久,当女主出现之后,米瑟就会因为原主的口蜜腹剑慢慢的变成女主的朋友。

而在那之前,米瑟还曾经为了原身而针对过女主。

小白花?

比起自己刚才在医院里拙劣的表演,人家女主才是当真无愧的小白花,靠着自己的人格魅力(女主光环)将身边的人都收服了。

真是糟心的一批,在这个二次元世界里,竟然不能有一个值得交心的人。

系统冒出头来,似乎有话要说,被许曳毫不留情的给怼回去了。

要不是这么个倒霉玩意,她至于来这里吗?

“要不是我这么个倒霉玩意,你已经成了一个倒霉尸体,还能在这发脾气吗?”

系统学着她的语气反驳回来,让许曳无话可说。

高特助将她送回到梁照凛的住宅就离开了,许曳进门取了她的皮夹的东西给莫俊美打了电话,说她要回家。

电话里莫俊美抱怨她太麻烦,半个小时之后,还是出现在了梁照凛的豪宅门口,然后开着车子将她拉到了一个陌生的小区的门口。

许曳好奇的探出头去,门卫看到她的脸,很痛快的放了行。

车子在楼下停下,许曳跟着莫俊美的脚步走进电梯,看见莫俊美摁了六楼,面上一派淡然,脑子里却只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这里是高档小区,只是比起梁照凛的那栋豪华住宅,这里简直是麻雀窝。

可对于许曳来说,根本是天堂,如果说这里是麻雀窝,那么她以前住的地方只能被称作蜘蛛网,根本连窝都不算。

打开门,屋子里收拾的很干净,只是屋内的色调略有些清冷阴暗,不是许曳喜欢的。

莫俊美将钥匙放在鞋柜上,转身看着许曳:“曳姐,曳哥,曳爷,祖宗,咱明天应该能去拍戏了吧,您知道我今天去请假被导演骂了个狗血淋头还一句话都不敢说的心情吗?”

“能,美美姐!”

莫俊美呕的吐血,没好脸色的看着许曳。

许曳也不以为意,只觉得心里终于痛快点了,怪不得原身那么跋扈霸道,不得不说怼人的确是释放压力的最好办法。

她两天没回来,冰箱里的蔬菜水果准备的满满当当,可见钟点工阿姨的用心。

后来才知道许曳霸道的形象太深入人心,钟点工阿姨哪敢不周到,被辞退事小,被投诉扣工资才是大事。

莫俊美没有立刻走,似乎有事要说。

许曳沉住气,洗了水果放在茶几上,转身就进了厨房。

从医院里出来就一直抱着的加菲猫的暖宝宝扔在了沙发上。

莫俊美摸了摸,还有热乎气。

看着厨房的方向,心思电转。

他光顾着想心事,等许曳端着两碗面出来的时候,才想起来惊讶。

“你居然肯下厨房,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还有刚才洗水果也是,他居然没注意到,自从许曳出名之后,就再也没有做过任何家务,恨不得吃饭喝水都有人喂到嘴边上,上任助理就是因为许曳吐痰要吐在她的手心里,人家觉得当牛做马也就算了,人格受到侮辱不能忍,所以才愤而离职的。

许曳将面条放在餐桌上:“爱吃不吃,用不着酸。”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