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谋财害命不行吗

简简单单的清汤面,细碎的绿色葱花洒在里面,糖心的鸡蛋仿佛能看到里面的嫩黄,能轻易的勾起人的食欲。

莫俊美摸摸瘪掉的肚皮,发现自己是真的饿了,还是中午的时候吃了一个满口调料味的盒饭,下午一直忙到现在,竟然都忘记了吃晚餐。

不过他记得许曳的厨艺好像不怎么样,所以,对这碗面,不是十分能接受。

可对面的许曳却吃的很香,让人看起来食欲大振的样子。

莫俊美最终还是决定尝一尝,实在不好吃再放那就是了。对方难得长心一次,能为他做一碗面,也实在是难得,就为这,他也愿意在背后少说两句她的坏话。

“真没想到,有一天会吃到你做的饭菜。”

“我想撑死你,谋财害命,不行吗?”

许曳内心无力的翻着白眼,从小院长妈妈就告诉她们这帮小朋友:要懂得分享,不能吃独食。

你吃着,别人看着是不道德的。

所以去厨房的时候,许曳就顺手多做了一份面,没想到倒是引起对方一阵感叹。

“你看,你这心也不坏,只是脾气不好,许曳,听我一句劝,在片场改改你这脾气,你这样下去,这条路真的只会越走越窄。”

“我尽量!”

莫俊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这是许曳?一定是错了,许曳怎么可能会这样听话,以前这话他没少和她说,可哪一次不是被她怼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的。

打好的腹稿没有了用武之地,莫俊美反倒怅然若失。

“面坨了!”许曳提醒他。

“啊?”他连忙回过神来,心不在焉的吃了一口面。

终于安静下来了,许曳喝着热汤,吃着面条,似乎没有什么是比吃自己做的东西更有安全感的事情了。

两天了,云里雾里的整整两天了,终于有一种自己是真的活着的感觉了。

放下吃的干干净净的饭碗,许曳舒服的呼出一口气来。

对面的莫俊美也将吃的同样干干净净的饭碗推了过来,略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还有吗?”

许曳:“……”

莫俊美吃了两碗面条,打嗝的时候终于想起来了正事。

“不是说梁少生病了?你怎么还回家住了,我以为你还要在医院照顾两天,都已经做好准备要帮你继续请假了。”

“你这样说小心我明天真的请假。”

“……”莫俊美连忙闭嘴,果然面条做的好吃,不代表这个人也会温暖起来。

“今天给你面试了几个助理人选,明天你先去公司挑人,你也别挑三拣四的了,有看顺眼的就先用着,不合适以后再慢慢换,我也不可能总跟着你一个人,再说了,你说你在片场,连个拿水打伞递毛巾的人都没有,看起来就掉身价。”

要是换做别人,他看着差不多就可以定下来了,只是这个人是许曳,hr那边非常坚持让她自己去挑人,省得她们挑来的人她又各种不满意。

莫俊美想到这些就心塞,许曳这边只负责得罪人,他就负责在后面给她收拾残局,但愿她这次说的尽量是真的。

这位姑奶奶的狗脾气要是再不改,就算是抽成再高,他也不愿意伺候。

那两碗面条还是让他的心里熨帖了,他也难得愿意和许曳多唠叨两句,看着许曳洗碗打扫,心里忽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样居家的她和那个霸道的她本来应该是格格不入的,可是为什么此刻她的动作看起来是那么的和谐。

想了半天只能归咎于许曳做起这些事情的时候动作熟练,表情又理所当然的,所以才没有那么格格不入。

要是在外面她也能这样多好,要少了他多少烦恼。

“随便。”

许曳对助理没什么印象,她自己是没有享受过有助理打理一切的,对于漫画书里原身的助理唯一的印象也就是原身的出气筒,专门用来说明原身的可恶,和女主角的美好的。

“只是要嘴严牢靠,少说话多做事,别人的事情不掺和。”

许曳在片场待过,知道有些小助理是怎么仗着自己家的大牌欺负别人,搬弄是非,又或者卖一些小道消息给媒体,招来不该有的麻烦的。

“那你的脾气也要改改,我告诉你,你的脾气不改,再这样继续下去,公司恐怕就真的招不到愿意来你这边的助理了。”

面条汤可能是灌进了脑子里,莫俊美祥林嫂一样又唠唠叨叨好久,被许曳一句:“知道了,美美姐。”给终结。

送走莫俊美,许曳终于可以好好打量一下自己的家了。

她早已经习惯于在无限的苦闷中发掘有限的快乐。

系统人设穿越男女主什么的先扔到一边去,眼下还是有一件好事的,她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四室两厅,目测足有一百五十平,有一个专门的衣帽间。

这是真正的属于她自己的空间,没有任何人的窥视,,不用绞尽脑汁的防着谁,她可以大声唱,可以大声跳,也可以大声喊着“梁照凛,你个王八犊子!”

从身上摸出钥匙,打开被锁上的床头柜,里面放着的是原身所有的财产,除了这栋房子的房产证以外,还有一把车钥匙,一本存折,存折里面的钱款只剩下几块钱,到是身上的卡里有着十几万的存款,现在拍的这部戏,也只是给了定金,尾款还没到。

许曳终于有了一种打破次元壁的感觉。

这些收入,到是很符合原身的角色定位。

原身和盛势签了五年的合约,合约条款也并没有向其他的小艺人那样苛刻,如果单看这一份合约,这个原书中一直被帝国集团牢牢踩在脚底下的盛势娱乐公司还是蛮有人性的。

许曳怂了一下肩膀,现在吗,还是持保留意见。

看到房产证下面压着的几张纸。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许曳将那几张纸拿出来看了一下,发现全部都是汇款小票。

都这个年代了,还要汇款吗?转账还能剩下手续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许曳想起只有几块钱的存折,拿起来对应了一下,发现每次的汇款记录都能和存折的出账对应上。

少则几千,多则上万。

汇款的名字很陌生——罗良友。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