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八十八朵红玫瑰

积少成多,总数加起来,也有十几万了。

又是一个原漫画书里没有出现的名字,原身和这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屡次三番的汇钱给他?

再加上中午那个奇怪的电话里奇怪的人,原身的秘密居然越来越多。

许曳再往下翻,一个盒子里装着几张名牌包包和珠宝的小票,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许曳一头雾水,越来越觉得原身看起来不像是漫画里那么简单。

这些汇款单,倒像是有意留着的。

还有这些个小票,就算是名牌奢侈品,也没必要将小票一直留着吧。

汇款单和存折放回去。

许曳再一次拿出手机来。

翻着各种社交记录,无迹可寻,身边只有一个莫俊美,和原身关系还不是很好,女主的闺蜜米瑟在外地拍戏,其实就算是米瑟在,自己也不可能拿着这些东西去问她,简直就是明晃晃的告诉人家:我是假冒伪劣的。

好心情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团困惑。

到了第二天一早,等许曳吃完早餐打开衣帽间的时候,困惑又变成了懊悔。

明明知道原身的衣品什么样,自己昨天应该跑一趟商场的。

也不至于到现在在这里头痛。

这些衣服,实在是太节省布料了。

当然,也不能算是原身的个人品位,完全是人设的锅。

好在已经不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况了,许曳里面穿了一件深vt恤,外面套了一件同颜色的衬衫。

**配了一条破洞有点多的牛仔裤,勉强能见人了。

那些汇款单据和购物小票被许曳再一次锁了起来。

不管罗良友这件事还有没有后续,这将来都很有可能会派上用场。

院长妈妈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一切忙碌完,许曳站在了镜子前面,里面的人总算是没有了漫画里那种满满的肉感。

也算是好的开端吧。

许曳正准备下楼,脑海里熟悉的声音就再次响起。

“日常任务:送梁照凛88朵红玫瑰1/1(已发布)!标注:亲自送!”

系统的*作一向是这么六,许曳已经无fuck可说,能做的只能是打开地图,查看最近的花店地点和电话号码,打过去订花。

“系统,88朵红玫瑰,就算是最便宜的也要几百元,你听到了我内心滴血的声音了吗?还有啊,送梁照凛红玫瑰。这么俗气的东西,有没有搞错,人家是男主角,你确定我今天不会被他抹杀吗?”

梁照凛,红玫瑰。

就算是要送,也是梁照凛送给别人红玫瑰吧,而且,对方必须要是本文的女主角,沈唯一。

保姆车已经停在楼下,许曳上了车,将地址给前排开车的保镖阿文看了一眼,说道:“先不去公司,先去这里。”

另一个保镖阿鑫见她脸色不好,吞吞吐吐的问道:

“许小姐,莫哥刚才还打电话问您什么时候能到公司。”

“啊,你告诉他我现在有点事要办,办完事立刻就会去公司。”

“啊,哦!”

她没发脾气,两个保镖还有点不习惯,阿鑫狐疑的看了看她,还是给莫俊美打了电话。

电话里莫俊美表示要直接跟许曳说话。

阿鑫用眼神询问许曳。

许曳自然不会让他为难,伸手将电话接过来。

里面立刻传来莫俊美哀求的声音:“曳姐,曳哥,祖宗,你跟我说句实话,咱们今天是不是能去片场,不会再放导演鸽子了?”

“要是我能活着回来,就一定会去的!”

这算什么保证,莫俊美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怒极反笑,生过气后,还是要做好收拾烂摊子的准备。

许曳说的不是假话,当她抱着八十八朵红玫瑰出现在梁照凛病房前的那一刻,真的就是抱着从从容赴死的精神敲的门。

病房门口的保镖又换班了,一脸淡漠的看着她。

获得准许,推门进去。许曳瞬间换了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

几个保镖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

梁照凛刚刚醒来,正在吃老管家送来的早餐,看到是她,眉头登时就皱了起来。

“我昨天说了什么?”

“让我暂时不要出现在您的面前!”

“所以呢,你现在是在做什么?”

男人冷冷的看着她,本想撵她出去,可是对上那双水光盈盈的眼睛,“出去”这两个字就说不出来了,只能将注意力放在她背在背后的手上。

“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许曳紧张地抿了一下嘴唇,衡量着这个距离,自己到底来不来得及逃跑。

“说话!”被打扰了用餐时间,男人耐心不多,心中告诉自己,她要是一直这么吞吞吐吐的,自己这一回是真的再也不要见到她了。

“那个梁少早日康复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中间连个断句都没有,许曳将花放到了老管家的手上,迅速离开了。

外面的关门声传来,梁照凛才回过神来,看着管家怀中大束的红玫瑰,原本冷漠的神情一点一点的崩裂开来。

“那是什么?”

“花,玫瑰花。”管家查了一下,说道:“少爷,是八十八朵玫瑰花!”

“我当然知道这是玫瑰花!”梁照凛咬牙切齿的说道:“我问的是她为什么要送这么艳俗的东西过来?”

“我不知道,你们年轻男女……”

“谁跟她是‘你们’?”梁照凛一拳捶在桌板上,脸色沉得吓人,一字一顿的说道:“许曳,你死定了!”

许曳放下花就跑,跑得飞快,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样,连任务完成的提示音都忽略了,生怕被梁照凛的保镖追出来捉回去凌迟处死。

好在保姆车就停在医院门口,阿鑫见她出来,连忙打开了车门,她迅速窜上车,就让阿鑫赶紧关上车门,又催促前排的阿文快点开车。

“有娱记吗?曳姐?”

阿鑫上了车问出心中的疑惑,甚至准备给莫俊美打电话,要是真的被娱记拍到了,公司就要准备公关了。

许曳当然不能和这两个人说自己很白痴的给梁太子送上了一束红玫瑰,一时间也找不到别的借口,只是道:“什么娱记,赶紧开车吧,莫俊美那边不是催的急!”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