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穷山恶水出流氓

苏星月迷迷糊糊,觉得身上被什么压着透不过气来,此时,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正流着恶心的口水,粗糙的双手,在胡乱扯弄她的衣衫。

撕拉……

前胸的衣衫被扯烂了,一股冷风钻进身体,苏星月一醒来,就见到村中恶霸大牛趴在自己身上胡乱亲她,她鼻尖充斥着难闻的汗臭味,心里一阵恶心翻滚,“我去你娘的!”

用力鼓足了劲头,一脚把趴在地上的大牛给踹开了,她滚了滚身子,麻利爬了起来。

“死丫头,你他妈敢踹爷,看……”

“看你妹!”

大牛迅速爬了起来,用手恶狠狠的指着她,满眼*秽,“你他妈敢在洞里藏男人,还装什么假正经!”

这苏星月的相貌,是这村里数一数二的,他早就看上她了,可是,这死丫头竟然不知好歹,这一次,可让他逮到机会了!

苏星月一愣,难道,这死大牛都看到了?没错,她确实救了个男人藏在山洞里。

“又是你这色胆包天的死大牛,好啊,今天,姑奶奶就让你做不成男人!”

“死丫头,口出狂言,看老子不弄死你!”

大牛张牙舞爪袭击而来,苏星月握紧拳头,身子敏捷一闪,迅速抬起脚,用力踢向大牛的双腿间,紧接着,山中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痛喊声。

苏星月见大牛捂住胯下痛苦喊叫,她松了松筋骨,要不是这具身子太瘦弱,她可以把这男人打死在这,开玩笑,前世的苏星月不仅是江南厨神之后,还是跆拳道黑手,对付几个流氓,简直是小菜一碟。

见樊大牛不停喊叫,她走到他身旁,蹲**子像看死狗一样,“樊大牛,看在一个村的份上,姑奶奶我就不打你了,不过,我警告你,你要是再在村里欺负女子,看我不……”

“苏丫头,饶命啊,我再也不了,再也不敢了!”

樊大牛吓坏了,不停求饶,**那疼的他死去活来,无奈只能强力的忍着。

苏星月站了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这大牛是肖家村的村霸,平时就喜欢欺负良家少女和一些村民,村里有几个姑娘都被他糟蹋了,连这具身子的主人苏星月,也经常被他欺负,这一次,也算是给原主报仇了!

想来这原主苏星月也是可怜,身在穷苦之家不说,爹不疼娘不爱,只有一个瘸腿的妹妹和她感情好。

“这是你说的,要是再敢欺负女人,下一次,姑奶奶就把你打死,丢到河里喂鱼!”

“不敢了,不敢了,姑奶奶,你饶了我吧?”

大牛痛苦求饶,心里却是恨透了苏星月,不过,让他觉得纳闷的是,这从来胆小怕事的苏星月,怎么像变了一个人?

以前,随便他怎么欺负都不敢反抗,怎么今天这么厉害?

“滚,马上滚!”

“滚,这就滚!”

看着大牛捂住双腿间痛苦跑开,苏星月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她可不是什么善类,要想欺负她,没那么容易!

“姐姐,姐姐!”

山林里面,传来了女子的声音,苏星月转身,脸上露出柔和的笑意,“妹妹,我在这!”

不远处,一瘸一拐的苏玉见到她心里松口气,她长得也很瘦弱,一身粗布麻衣,比苏星月还矮了半截头,两姐妹,长得一点都不像,苏星月面容姣好,肌肤白皙,而苏玉,则个子矮小,肌肤暗黄。

苏星月见她走路吃力,快步上去扶住她,“妹妹,你怎么来了?”

妹妹苏玉是个瘸子姑娘,苏星月挺心疼她的,自从她重生在这具身体中,有什么重活她都包了,就是不想让这个妹妹受苦。

“姐姐,你的病还没好,怎么来山上了?”

“我的病好了,我来找好吃的!”

“好吃的?姐姐,你今天打算带什么回家?”

苏玉觉得眼前的姐姐自从落水醒来后,就像变了一个人,她总是说要上山找好吃的,每次下山,她都带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可是,当她做成吃的时候,那些东西,虽然叫不出名字,可是,苏玉觉得,那是世上最好吃的东西。

“我……”

“哎呀,你瞧我这记性,家里猪跑了,娘让你快点回去!”

“什么,猪跑了?”

在穷山僻壤的小山村,这猪跑了,可是大事!

两姐妹匆匆下了山,这是一个叫做肖家村的村子,山下有百余户人家,梯田环绕整个村子,如一个巨大的围墙,把村子围了起来,时至春天,万物复苏绿草如茵,到处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

苏家的小木屋坐落于村头,两姐妹还没走到家门口,就瞧见家里的大黄狗摇着尾巴屁跌屁跌迎接来了。

“死丫头,怎么才回来?”

还没跨进家门口,就听见苏老婆子杀猪般的吼声,苏玉吓的身子哆嗦,“姐……”

全家都怕娘,娘发起火来,真是六亲不认的!

“别怕她,走!”

苏星月扶住苏玉刚刚走进小院,就瞧见苏家爹娘站在屋门口,苏父穿着一粗布麻衣,年纪约莫四十岁左右,嘴里叼一个旱烟斗,吧唧吧唧抽烟没说话,苏老太婆一瞧见两姐妹,就破口大骂,“死丫头,又去哪野了?”

“星月,苏玉,以后不准往山上跑了,听到了吗?”

苏父放下烟斗,言辞呵斥,见两姐妹不说话,冷哼一声,“回来就好,去干活吧!”

“爹,猪从哪跑了,我这就去找!”

“死丫头,等你回来,猪都是别人家的了,你一天到晚要是再野,看老娘不打断你的腿!”

“打断我的腿,娘,我要是腿瘸了,谁给你做好吃的?”

“死丫头,你还敢顶嘴?看老娘今天不收拾你!”

“够了,像什么话,要是让邻居看到,又说你虐待她们姐妹了,真是不让人省心!”

苏父骂骂咧咧后,又继续抽着旱烟,苏老太婆瞧见自己相公竟然维护这两个赔钱货,气的跺脚,“你个死老头子,你……”

“娘,姐姐她……”

“你给老娘过来,瘸腿一天到晚瞎跑什么,你还嫌娘的老脸被你丢的不够吗?”

\n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