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你还没有给我聘礼

  等着一场近乎惩罚的折磨结束的时候,已是深夜。

  炎子昂并没有要在苏浅这里留宿的意思,只是迅速的从苏浅体内抽身而出,起身穿上衣服。

  就好像苏浅只是一个用来发泄的工具,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炎子昂穿上挺拔的军装,毫不眷恋的转身准备离开,可不想这时——

  “炎子昂,你等下……”

  一道虚弱的声音从窗幔后响起,炎子昂脚步一顿,转眸冷冷道:“苏浅,你还想干什么。”

  苏浅艰难的坐起身子,拉开床幔,轻轻探出颤抖的手。

  “陆少帅。”她的脸色惨白,却还是强迫自己对上炎子昂冰冷的眸,“你还没有给我说好的聘礼。”

  炎家上门提亲的时候说过,会给她一千大洋的聘礼。这一千大洋,以前的她或许不会放在眼里,可如今却是父亲的救命钱。

  所以她也顾不得什么自尊和羞耻,只能伸出手跟炎子昂讨要。

  而炎子昂,在听见她的话的时候,眼底却是闪过狂怒。

  钱!

  又是钱!

  难道这个女人的眼里,就只有钱么!

  愤怒和失望宛若潮水一般涌来,他一脚踹在床头早就准备好的木箱上,哗啦一声,木箱倒地,里面的银币全部哗啦啦的倒在了地上。

  “要钱是么?”炎子昂低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的苏浅,目光冰冷至极,“那就自己跪下来捡。”

  苏浅脸上最后一丝血色,在瞬间褪去。

  炎子昂明明可以准备银票,或者直接让人将大洋送上她家,可偏偏他要用这样最羞辱的方式,来折辱她。

  但她,却不能拒绝。

  因为病榻上重病的父亲,需要这一千大洋。

  想到这,她只能忍着**撕裂般的疼痛,颤抖的下床,踉跄的跪在地上,细细的将那些银币给捡起,一枚又一枚,仔细而又小心翼翼。

  而这份慎重,看在炎子昂眼里,却只觉得说不出的刺眼。

  他的手紧紧握拳,眼底的愤怒几乎要喷出火来。

  苏浅这个女人,到底有多爱钱!

  为了一千大洋,可以嫁给一个恶名远昭、素未谋面的男人;为了一千大洋,甚至可以尊严都不要跪下来!

  那姿态,和娼妓有什么区别!

  怒火灼的炎子昂五脏六腑都生疼,他低头看着地上的女人,近乎咬牙切齿的开口:“苏浅,你真让我恶心。”

  说完这句话,他都不愿多看一眼地上的女人,直接转身一脚踹开大门,头也不回的离去。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外,苏浅捡钱的手终于顿住。

  晶莹的泪水滚落,一颗颗打在大洋硬币之上。

  她伸手擦去脸上的泪水,轻声咳嗽,咳着咳着,一抹鲜血,就从指缝里漫出。

  她低头,看见手心的殷红,蓦的苦笑。

  她让人感到恶心么。

  但没关系的,炎子昂,很快,你就看不见恶心的我了……

  因为……我已经活不了多久了呀……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