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章 扼杀在摇篮里

“今天的事情多谢顾总解围,送我到这里就好了,希望顾总有一个好梦。”

宁浅希勉强扯出一丝微笑,可是牵动着一侧的脸颊,有点疼痛,让宁浅希本能“哎呦”了一声,却被顾泽凯看在了眼里。

伸手握住了宁浅希的手,顾泽凯看着刚想下车的宁浅希。

“你不回家要去哪里?”

顾泽凯一眼就看出了,宁浅希明显是要往小区外面走去的样子。

“我这个样子不能回家,小杰会担心的。”

看着顾泽凯关心的眼神,宁浅希微微一愣,掌心传来的温暖,让宁浅希有点不自然,这是今天顾泽凯第二次握住了她的手。

顾泽凯转过头看向了坐在驾驶位上的司机,司机接收到顾泽凯的信号,直接解开了安全带下车,朝着药房走去。

车之内只剩下了宁浅希和顾泽凯两个人,气氛比之前更加尴尬了。

“顾总,今天我们这样离开,会不会让楚氏的人觉得我们很没有诚意?明天我亲自去一趟楚氏解释一下吧,我不希望因为我个人的原因影响到公司的利益。”

宁浅希认真的看着顾泽凯。

今天的事情既然因她而起,她就会勇敢的承担着责任,是她做的事情,她就会负责。

“与其担心合作案,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的伤吧,我可不想我的员工明天上班就变成了焦点。”

顾泽凯眼中有点无奈,明明是在关心宁浅希,却没有直接说出来。

只是这样的语气,这样的话,让宁浅希一愣,这语气太像小杰了,或者说,宁浅希终于知道小杰的个性遗传了谁。

在她第一天上班的时候,小杰也曾这样叮嘱过她的。

“我知道了,顾总放心。”

宁浅希的话语中带着客气,也是刻意的和顾泽凯保持着距离。

很快司机就带着药膏回来,看着顾泽凯的脸色,很识趣的把药膏交给顾泽凯就转身下车,走到不远处欣赏着夜空中的星星。

“我自己来就好了。”

宁浅希看着顾泽凯将药膏打开,就要伸手涂到她的脸上,于是下意识的向后一闪身,伸手想要结果顾泽凯手上的药,却被顾泽凯的眼神吓到了。

“过来。”

顾泽凯带着一点命令的语气,眼神盯着宁浅希,带着不容拒绝的威严。

没办法,宁浅希只能侧过脸,不去看顾泽凯的眼睛,感觉到顾泽凯的手指轻轻触碰到脸上,原本热辣辣的地方传来了丝丝的清凉。

她知道顾泽凯是故意放轻的力度,可是第一次与顾泽凯靠的如此之近,让她不由得红了脸。

“你平时上班都把孩子一个人放在家里吗?”

顾泽凯感觉到了宁浅希的紧张,以为宁浅希是因为脸上的上疼的才会这样,于是试图转移着宁浅希的注意力。

可是没有想到提起孩子,宁浅希变得更加紧张了。

“啊,他已经上小学了,平时我按时下班就可以回家陪他了,顾总好像不喜欢小孩吧?”

宁浅希试探着顾泽凯,她不知道顾泽凯怎么会忽然提到小杰,只是她记得顾泽凯让别人打掉孩子的冷漠的样子。

如果当初顾泽凯知道她怀里他的孩子,一定也会扔给她一笔钱,让她把孩子拿掉吧。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喜欢孩子呢,想到这里,宁浅希今天对顾泽凯的感激全部都化为了乌有。

“我没有孩子,谈不上喜欢还是不喜欢。”

顾泽凯的身边从来没有出现过孩子,所以他根本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孩子,只是在他的印象之中孩子多少有一点麻烦。

“当然没有,都已经被你扼杀在了摇篮里。”

宁浅希在嘴中小声的嘟囔着,眼神不由得充满了鄙视,果然像顾泽凯这样身份地位的人都是冷血无情的。

“你说什么?”

顾泽凯只看到了宁浅希的嘴唇一张一合,并没有听见宁浅希的说话声。

“没什么没什么,好了我已经没事了。”

宁浅希已经感觉到侧脸上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灼热感,于是伸手推开了顾泽凯。

还没等顾泽凯说话,宁浅希衣兜里的手机就已经响了起来。

是宁希杰。

“已经九点二十了。”

宁浅希刚刚接起电话,就听见了宁希杰有点委屈的声音。

宁希杰的生活十分的规律,每天九点半准时睡觉,只是宁浅希答应他会在他睡着之前回来,所以他才会打电话过来催。

一般情况下,宁浅希还是十分信守承诺的,也是为了给宁希杰做榜样。

“是吗?我已经到小区门口,就回来了。”

宁浅希抬起手腕看着手表上的指针果然已经快九点半了,于是一边回复着宁希杰,一边想要打开车门下车,动作有点着急。

“晚安。”

顾泽凯轻轻开口,并没有去阻拦宁浅希,可是宁浅希只顾着往家跑,并没有听见顾泽凯的声音,所以回应顾泽凯的只有宁浅希的关上车门的声音。

不由得顾泽凯的眼神变得阴沉,脸色也跟着变得晦暗。

从来没有人敢无视他的话,很好,宁浅希是第一个。

只是宁浅希没有听见顾泽凯的晚安,电话那一端的宁希杰却听了个一清二楚。

一向聪明的宁希杰一下子就听出了这声音并不是方展博。

不由得从床上坐起了身,然后掀开被子,连拖鞋也来不及穿,一双小短腿就跑到了阳台上。

可是他的视线之中只有宁浅希匆匆跑回来的身影,并没有其他人,不由得让他有点失望,看来妈**身边出现了新的男人。

他要注意一下了。

很快就玄关处就传来了开门的声音,宁浅希刚刚走进来,还没来得及换鞋,就感觉到一个小小的身影,冲了过来,直接抱住了她的腿。

幸好她还没来得及开灯,宁希杰也就看不见她还没有消肿的侧脸。

“怎么还没睡啊?”

宁浅希弯下腰抱起了宁希杰小小的身体,然后踢掉了脚上的高跟鞋,直接朝着宁希杰的卧室走去。

宁希杰将脸埋在宁浅希的肩膀上,两个小手臂紧紧的搂着宁浅希的脖子,像一只树袋熊一样挂在了宁浅希的身上。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