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章 是他的儿子

“怎么?不欢迎?我这刚忙完公司的事情,晚饭还没有吃,就过来给你家的宝贝送礼物了,你这是什么态度?”

方展博双手抱着肩膀,一脸不满的看着宁浅希,语气中带着淡淡的怨气,好像受到了很大委屈的样子。

“没有,怎么会不欢迎呢?我和小杰也没吃晚饭呢,我去叫小杰,我们出去吃吧。”

宁浅希转身想要去上楼叫小杰,却被方展博伸手握住了肩膀。

“我想吃你做的菜了,小杰中午在电话里说你做了红烧鱼。”

从前在曼哈顿的时候,他们已算是他乡遇知音了,经常在一起吃饭,后来宁浅希生下了小杰,就变成三个人一起吃饭了。

他还记得那时候,他当时的女朋友还曾经误会宁希杰是他的孩子,所以跟他分手了,他连解释都懒得解释,一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再交女朋友。

其实他还真的有点失望小杰不是他的孩子。

“啊!我们还是出去吃吧,中午的菜都吃光了。”

如果没有顾泽凯在这里,或许还能剩下一点,今天她做的都是宁希杰喜欢吃的菜,她有留意到,好像顾泽凯也很喜欢。

血缘,基因这种东西太可怕了。

“你在车里等着我吧,我去叫小杰下来。”

方展博点了点头,然后坐进了驾驶位上,看着宁浅希的背影若有所思。

他没有忽略那辆与他擦肩而过的黑色劳斯莱斯,顾泽凯看向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挑衅,甚至是威胁。

这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宁浅希对顾泽凯的感觉是不是也有了不一样。

没多久,宁浅希就走了下来,直接坐进了方展博的副驾驶。

“小杰说他不想出去想在家里看书,我等一下带点吃的回来给他就好了。”

宁浅希系上安全带,将头靠在了座椅上,脸上带着一点烦躁。

“怎么了?你有心事啊,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方展博发动车子,开出了小区,留意着宁浅希的神态。

“有一点吧,展博,我之前没有告诉你,其实小杰的父亲就是顾泽凯。”

宁浅希不知道应该找谁帮忙,所以只能跟方展博商量一下。

听到宁浅希的话,方展博一脚刹车直接将车子停在了原地,满眼震惊的看着宁浅希。

“宁希杰还没出生的时候,我就问过你小杰的父亲是谁,你不是说你也不知道吗?”

他早就看出了宁希杰的不一般,也猜测过宁希杰的父亲的身份,只是宁浅希能够提供的信息太少了,所以他一无所知。

“我当时是真的不知道,这次回来之后我才偶然发现的,我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巧,现在这件事情就只有你我知道,你千万不能让小杰知道。”

宁希杰太过从聪明,原本他就对顾泽凯颇有好感,宁浅希担心如果被宁希杰知道他的身份,他会直接跑去告诉顾泽凯。

不管怎么样,宁希杰还是个孩子,她不想让宁希杰见识到人性复杂的一面。

“所以,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带着小杰去认亲吗?”

方展博看着宁浅希一脸纠结的样子,打趣的说道,只是不希望宁浅希太过紧张。

“当然没有,我还有点意外顾泽凯的出现,我不知道顾泽凯适不适合做小杰的父亲,我只想要带着小杰过平静的生活。”

宁浅希的脑海里浮现出了顾泽凯离开时的那句话,“小杰喜欢的人是我”,小杰是喜欢他,可是不意味着他适合成为小杰的父亲。

“如果你希望拥有平静的生活,就要隐藏起小杰的身份,据我所知顾家并不是简单的家族,顾泽凯本身也不是一个良善的角色。”

“这几年他不但在商场上杀伐决断,在情场也没有闲着,据说没有人知道他背后有多少女人,私生子也说不定,他的消息从来不会对外公开的。”

他比宁浅希提前结束了学业,从曼哈顿回来之后就直接进入了方氏集团,也曾经和顾泽凯在商场上有过交集,不得不承认顾泽凯行事果断,为人谨慎。

可是有关于顾泽凯个人的消息,却被他隐藏的很好,几乎查不到任何有关于顾泽凯的花边新闻。

但是查不到不意味着顾泽凯没有,他觉得隐藏的越深,就意味着顾泽凯背后越复杂。

“我知道,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苦恼,我不能让他发现小杰的身份,所以上次才会找你帮忙的。”

听着方展博的话,宁浅希想到了顾泽凯的那通电话,心里竟然有点闷闷的,怪不得今天顾泽凯能够这么快就俘获了小杰的心。

“笨蛋,上次怎么不直接跟我说?你知不知道这样你和小杰有多么危险?”

方展博伸出手,直接拍在了宁浅希的额头上,算是对宁浅希的惩罚。

“哎呦,我不是怕给你找麻烦吗?你也知道顾泽凯的身份有多麻烦了,他现在已经发现小杰的存在了,只是还不知道小杰的身份,我故意把小杰说成了七岁,他应该不会怀疑。”

宁浅希有点沾沾自喜自己的机智,幸好她当时反应快。

“我会怕麻烦吗?我亲眼看着小杰长大,当然不会不管他,要不然,我回去跟我妈说小杰是我的儿子,然后顺理成章的娶了你好不好?问题就解决了。”

方展博重新发动车子,朝着餐厅驶去。

余光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瞥向了宁浅希的方向,观察着宁浅希的脸色。

“不要添乱了,做完dna,**妈可能杀了我的心都有了,我还想多活两年呢。”

宁浅希对着方展博翻了个白眼,然后将头转向了窗外,脑海中全是顾泽凯样子,他的眉眼好像已经深深的刻印在了宁浅希的脑海里。

“小杰,出来吃东西了,我带了披萨给你。”

宁浅希将打包好的披萨放在了餐桌上。

“妈妈,披萨一点也不健康。”

宁希杰自己爬到椅子上,微微的皱着眉头。

“偶尔一次,不要紧的,这是你方叔叔带给你的礼物。”

面对儿子的教育,宁浅希显然已经习惯了。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