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冷宫废后 1

  离国的冬日,较之楚国,来的稍早。

  在楚国尚且黄叶颓败时,离国的大地上,已是北风呼啸,大雪纷飞!

  月色寒凉,滴水成冰。

  茫茫荒野之中,视线所及皆是一片银装素裹之象。

  晶莹洁白的雪,掩去了原本的青山翠色,猎猎寒风裹夹着鹅毛般的大雪自夜空中呼啸而过,终至簌簌飘落,将地上积雪,积的更深更厚。

  苍茫的雪地里,一辆马车,正冒着风雪缓缓前行。

  “轰隆——”

  忽闻一声闷响传来,积聚于雪峰之上的皑皑白雪,像大海卷起的滔天巨浪一般瞬间倾覆,自高处汹涌而下……

  “二小姐!”

  伴随着尖削的惊呼声和马儿的嘶鸣声,雪浪瞬间袭来,将原本缓行于雪路中的马车,自上而下顷刻掩埋。

  “快……快救二小姐!”

  自雪堆中艰难爬出,负责驾车的福伯拂了拂身上的积雪,喘息着回头望了一眼,但只一眼,他便如坠冰窟一般颤抖着声音,扑向后方马车被埋压的地方。

  “二小姐!”

  泪凝为冰,方才下车为自家小姐团雪球的汀兰,小脸苍白的同福伯一起用双手奋力刨挖着堆积如山的冰雪。“二小姐,你千万不要有事,夫人和大小姐还在府里等着呢!”

  “小姐!”

  声音里尽是哭意,顾不得双手被冻僵,汀兰拼命的挖着身前的积雪,但越往下挖,她的心便越是往下沉!

  这雪太厚了,若只靠她和福伯,只怕……只怕……

  ……

  凛冽风雪中,低沉嘶哑而又时急时缓的马鸣声由远及近!

  “驾!”

  马鞭挥舞,马背上的两人,因有急事在身,已然让马匹于风雪中将速度行至极限。

  “这鬼天气!姑奶奶我越是急着回去,它就越要在路上耽搁工夫!”悦耳的女声中,隐隐有急躁之意,两人之中有一女子,因迎面的风雪迷了双眼,不禁气恼的低咒出声。

  如玉的双手,被冻得红肿麻木,听闻人声,汀兰蓦地抬眸,见不远处有两人驭马踏雪而来,她顾不得太多,只用力一咬牙,踉跄着自雪堆里站起,不顾一切的奔至马前。

  “驭——”

  因汀兰的突然出现,驾马男子握着缰绳的双手骤然勒紧,因动过太快,马匹前蹄离地,高声嘶鸣一声!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今儿就遇到个不要命的!”出声的,是另一匹马上的人,正是方才说话的那名女子。借着月色,女子打量汀兰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急迫:“姑娘还请让路,我们有急事需要赶路!”

  “世上有什么事情比人命还重要么?”

  在汀兰眼里,世上的事情,再如何重要,都抵不过自家小姐的性命重要!

  是以,即便女子语气不善的喝她让路,她却仍毅然上前,颤着手扯住男子的缰绳跪落雪地之中:“我家小姐深雪被埋,此刻命悬一线,婢子求爷救她一命!”

  闻言,马背上的男子,眸光一凛!

  “埋了多久了?!”

  汀兰忙回:“不久,只才须臾罢了,小姐定还是活着的。”

  “先救人!”

  侧目之间,睇了眼几米外正在奋力挖掘的福伯,不待身旁女子出声,男子已快速翻身下马。

  眼看着他几个闪身快步上前,女子微咬了咬唇,也跟着翻身下马。

  雪,埋得很深!

  深到合四人之力,足挖了半刻工夫才将马车车门处挖出。

  “二小姐……”

  惊呼一声,汀兰用力推了推车门,却无法推开。

  “让开!”

  男子轻喝一声,便见他猛地抬脚,砰的一声,将车门自外踹开。

  马车里的空气,本就有限,加之被雪埋压的时候过长,待车门打开,汀兰爬入车厢内,车内被她称作二小姐的女子,早已陷入昏迷之中。

  眉心轻皱,男子弯身上前,将女子自车厢内抱出。

  “好冷……”

  窝在男子温暖的怀抱中,女子口中呓语,不停的摆动臻首,想要汲取更多的温暖。

  见她如此,男子抱着她的双臂微僵!

  “二小姐!”

  看着被男子救出的自家小姐,汀兰喜极而泣!!

  “冷……”

  听到汀兰的声音,男子怀里的女子,艰难的睁了睁眸子,于朦胧中视见怀抱自己的男子,她痛苦的蹙紧眉头,想要看个仔细,却终是没能如愿。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