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你说什么便是什么

“慕雪,认识这么多年,我怎么不知道你竟是这样的人?”办公室中,傅墨寒俊逸的脸上多了几分寒意,眼前的女人,早已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人了。

慕雪被胸前的文件夹挡住的手,紧紧的握着一支钢笔,克制着:“傅总,您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就是什么样的人,我不会反驳,既然您已经同意了,抽个时间去民政局把证领了,等我生下孩子,您就自由了。”

“很好,威胁我......滚......”慕雪踩着规律的步伐走出办公室,傅墨寒紧拧着的眉头皱得更深,刹那间,他对慕雪的一切好感都消失不见,他从没想过有一天,她也会成为背叛他的人,一个暗自算计他的人。

三天前,原本还在外地参加商业谈判的他,因会议提前结束回到宁安,他拿着从临北市特意买来的点心,来看望得了重感冒的慕雪。

却没想到,在她家门口,他看到了他最憎恨的人,他的父亲傅沛山新手交给了慕雪一张支票,他还说:“他不结婚就拿不到公司的股份,他不会让股权白白的落到墨文的手上的,所以,他会和你结婚,给他生个孩子......”

当他亲眼目睹那场交易时,他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之后他们说了些什么,他都没有听清,只感觉耳朵嗡嗡作响,她笑得一脸灿烂,在他眼中,那是贪婪的模样。

慕雪,是他曾经最信任的人,他怎么也不可能想到曾经用命护着他的女人,竟也是父亲的一枚棋子。

没有婚礼,没有亲朋,没有婚纱,没有掌声,傅墨寒和慕雪只是领了结婚证,慕雪独自一人住进了傅墨寒在市区的住所。

夜里十点,他还没有回来,慕雪换上了一身简单的黑色吊带睡裙,就站在窗口,望着街上五彩的霓虹,独自品味着寒夜的寂寞。

不知过了多久,她都有些醉了,只听到一声闷响,她嗤笑着放下酒杯,站在窗边等他。

傅墨寒从外面走进来,远远的就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寒气,他脱**上的羊绒外套,边解着袖口,边向她走来。

月光和霓虹下,慕雪洁白的肌肤上散发着淡淡的光晕,她身体僵硬的站在原地,等待她的是毫不留情的**,她的心仿佛在那一刻被鲜血沾满。

“你快点......”他身下,慕雪侧着头,闭着眼睛,细声的哀求。

他猛然用力,慕雪忍着痛楚,克制着自己不让眼角的泪落下来,真希望只这一夜就好,有了孩子,她的使命就结束了,她也再也不能留在他身边了,这样也好,免得牵肠挂肚。

......

即使自幼习武,可这一夜还是将她折磨的不成人形,清晨的阳光明媚刺眼,慕雪撑着身子起床,他早就已经走了,身边的位置已经没有了半点温度,枕边他留了字条:“算好时间,如果没有,下个月再给我打电话。”

这是他用随身的钢笔写的,用她送他的笔,给她写下了绝情的话,从此,他们见面的日子,恐怕只有在她排卵期的这几天了。

上天好像是垂怜她一般,只这一次她便怀孕了,避开了他冷寒的目光,不必再忍受他给的屈辱,只要十个月后,她们彼此就都自由了。

这近十个月的时间里,他没有一个电话,没有一个问候,因为身体的原因,她自己独自在这张床上过了二百八十多天。

九个多月后,慕雪**意外早产,都说顺产的孩子经过产道的挤压呼吸会更顺畅,能有效避免很多多新生儿的疾病,她舍了半条命,只要求顺产。

“医生,求......求你,如果我有意外,一定要保孩子,我病房的包里,有一份遗嘱,麻烦你交给孩子的父亲。”痛苦的哀求和哭喊声响彻医院的产房。

医生只是应了一声,随后一个护士走了出去,慕雪大汗淋漓的躺在产床上,感觉一股热流划过。

“不好,患者大出血了,快叫家属。”经验丰富的医生喊道。

护士为难道:“没有家属,患者自己找的救护车。”

在即将昏迷的时候,慕雪使出最后一点力气,孩子终于出来了,是个男孩儿,随后,又一个小女孩儿跟着哥哥一起来到了这个美好的世界。

傅墨寒从未打听过孩子怎么样,更不关心她怀了几胎,至到这两个孩子都出生两天了,都没来看一眼。

病房中,傅沛山来回的踱步,他怒不可谒却又不敢大声,压低了嗓子:“人呢,去哪儿了,自己孩子出生都不来看一眼。”

“老爷子,先生他一个月前就出差去了法国。”司机颤颤巍巍的回答,现在老头子正在气头了,他可不想失业又挨揍。

刚生产又做了子宫手术的慕雪,苦笑了一声,虚弱的开口:“不急的,等我找他离婚的时候,他自然就回来了。”

“小雪......你.....”傅沛山吃惊的望着她。

慕雪释然道:“爸,有了这个男孩儿,便算是完成了爷爷定下的规矩,为了孩子的健康,我挑了日子了,比傅墨文的女人早了几天,您可以开股东大会了,等结束了,我就走了。”

“哎,只是苦了你啊。”傅沛山无力的坐在床对面的椅子上,手摸着小孙子孙女的头,忧伤万分。

“孩子,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爸能做到的,一定帮你达成,算是替墨寒和傅家赎罪。”

“我没有别的要求,他不知道我生了两胎,我身体不好,以后可能再也没办法生孩子了,所以我希望这个女孩儿,我带走,随我的姓,老了有个伴儿。”

傅沛山默认的点头,走的时候,偷偷的在她床头的枕头底下,放了一个信封,这个时候,钱虽然不能抚平她心底的伤,但却能让她们母女过得安稳无忧。

慕雪出院的时候,股东大会已经开完了,傅墨寒成功的走上了盛煜集团董事长的位置,也在那一天,他们离婚了,从此之后是路人,再无瓜葛。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