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人身攻击

正是晚上下班时间,车辆排成一条蜿蜒的长龙。路口的信号灯,似乎永远是令人烦躁的红色。

宋佳坐在出租车后排,看着窗外相隔不到一米,与出租车一同龟速前行的私家车,满心焦急。说好七点半准时到预定的酒店,现在都已经过了八点。

她坐立不安,只能紧紧抱住怀里的棕色皮包,似乎里面藏着什么绝世珍宝。

其实也不算绝世珍宝,里面不过放着今天刚刚拿到的房产证。她用上毕业五年的全部积蓄付了首付,终于有了一套自己的小居室。不得不说,拿到房产证的那一刻,宋佳是激动的。今晚她要向张毅求婚,这张房产证,就是她全部的诚意。

张毅是她处了三年的男朋友,脾气温和,性格安静。他在一家画室工作,不是什么有钱人,但对她很好,也很尊重她。在一起这么久,他从未对她做过什么逾越的举动,在宋佳看来,这些都是他负责任的表现。

钱财他们可以一起赚,宋佳最看重的,是他这个人。

她知道张毅迟迟不开口向她求婚,是因为没有房子,不过没关系,她有房子也是一样的。今天是张毅的生日,她还特意通知了两人平时要好的几个朋友,让他们都来做个见证。她想让张毅明白,不管他有没有钱,她都不会嫌弃他。

“师傅,麻烦您靠边停一下吧。”预定的地方离这里不远了,与其坐在车里慢慢挪,还不如她自己走过去快一些。

司机应了一声,车子停在路边。

沿着人行道快步走了十几分钟,宋佳终于看到东道府明晃晃的大字招牌。门口立着两座石狮子,灯火辉煌,像是金碧辉煌的宫殿,十分气派。酒店很贵,但为了张毅,宋佳还是奢侈了一回。

一脚踩在又软又厚的地毯上,宋佳的动作却忽然顿了顿,低头看了看除了提包外空无一物的两手,总觉得缺点什么。

既然是求婚,怎么能连一束花也没有呢?

问了门口的迎宾,附近恰好有一家花店。宋佳果断转身,飞速赶往花店,远远看着花店亮着灯,还没关门,太好了。

“老板,来一束白色的郁金香。”刚一进花店,宋佳便直接报上了张毅最喜欢的花。

“实在抱歉,最后一束白郁金香刚被买走。”花店的老板娘面带歉意,征询的问道:“白色的百合还有,您看行吗?”

“刚买走?”宋佳细致的眉又皱了起来,她忽略老板娘的建议,下意识问道:“谁买走了?”

柜台后的老板娘微微迟疑了下,说:“是这位先生。”

宋佳这才注意到,柜台左前方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皮鞋程亮,手里拿着一束白色的郁金香,他似乎刚付完账,拿着花便要离开。

“这位先生,”宋佳未及多想,几步迈到男子身前,挡住他的去路。

白郁金香是张毅最喜欢的,既然是求婚,她就要尽量做到完美。面上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宋佳用商量的口吻问道:“您这束花,可以让给我吗?”

男子浓黑的剑眉微挑,**的鼻梁上架着一副宽大的墨镜,看不清眼睛。他的肤色白皙,脸部线条流畅,轮廓分明。薄唇粉淡,下巴的弧度近乎完美,隐隐有青玉般的光泽流动。去路被挡住,他面无表情的看她,似乎在等她说话。

宋佳的唇微微张着,愣在原地,似有片刻失神。

两人相对而立,静默半晌。男子眉心开始出现些微褶皱,却仍旧未发一言。隔着墨镜,他眼中射出两道犀利冷然的目光,宋佳忽然一醒。

“奥,”中脑灵光一现,宋佳忙补充道:“我愿意出双倍的价钱,不,三倍,四倍也可以。”为了张毅,她今天算是脸面钱财都舍出去了。

“不可以。”男子回答的干脆,语气里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更不做片刻纠缠,长腿斜跨一步,与宋佳隔开一段距离,快速从她身边越过。

宋佳愣了愣,似乎没有料到男子竟什么都不问,便直接拒绝了她的请求。她不肯放弃,立刻转身,对着男子的背影脱口道:“我今天要向男朋友求婚,如果有这束花,会增加成功的几率。”

男子身形微顿,宋佳似乎看到一丝希望,趁机追到他身边,用期待的眼神望着他。

“和我有关系?”他的声音原本磁性好听,然而,说出的话却满是不近人情的凉薄之意,目不斜视,自顾自的迈大步往前走。

“你,”难道就没有一点同理心吗?宋佳咬了咬唇,试图做最后的挣扎:“麻烦您帮个忙好吗?我会一辈子感谢你的。”她紧紧跟在他身边,觉得自己的脸热热的,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死皮赖脸吧?但为了自己以后的幸福,她不能轻易放弃。

紧追不舍起到了效果,男子的脚步停住,甚至转头朝她看去。眉心皱起,语气终于带上了一丝不耐烦,淡淡道:“凭你的长相,有这花也成功不了。”

“???”宋佳愣在原地,她这不仅仅是被拒绝了,还是被人身攻击了吧,是吧?

原本对于求婚的紧张,突然就转成了一股无名的愤怒。宋佳几步迈到门口,对着已经走出去一段距离的男人,不甘心的说:“你这个人,嘴巴这么刻薄,一定没有女人喜欢你吧。”

那个身影再次顿住,随即转过身来,朦胧的灯光下,他的唇边勾出一抹冷笑,磁性的声音清晰传入宋佳耳中,“要是你这样的女人,我自然不会接受。”他又笑了笑,淡道:“预祝你成功,失败。”

一口闷气堵在喉咙!宋佳张了张嘴巴,被气的说不出话。成功失败?成功的失败吗?这个男人不但人身攻击,还诅咒她求婚失败?shit!这样大好的日子里,她是脑子坏掉了,才会向这个刻薄男人求助吧!

回过神的时候,男人已经走远了。宋佳用力跺了跺脚,重新回到店里,忽略掉老板娘眼中极力忍耐的笑意,买了一束白色的百合花。

走出花店的时候,宋佳发现刻薄男人站在人行道边上,似乎是要过马路的样子。他身边又多了另一个男人,站在他身后错开一步的位置,看起来像是他的手下。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一个女孩正蹲在地上嚎啕大哭,也不知道是失恋还是怎么了。站在他身后的那个男人不时低头看看哭泣的女孩儿,但那个刻薄男人,却站捧着花站在路边,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宋佳也要过马路,她捧着百合在女孩儿身边停住,从包里拿出纸巾递给女孩儿。

虽然这世界上每天都有伤心人,虽然她也并不能给予别人什么实质性的帮助,但既然看到了,就尽量给予一些力所能及的善意吧。

这时候路口的红灯变绿灯,宋佳快步走过男人的身边。总是觉得心里不甘,郁气难平,声音不高不低的说了一句:“还真是冷血无情。”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