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楔子

  血!鲜红的血!整个世界都是一片鲜红,浓稠刺鼻的血腥味充斥胸腔,红!是刺目的红!

  凌意㟏醒来,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一片尸山血海,四处不完整的尸体,死不瞑目的村民。

  这是一个被屠的村庄。

  记忆排山倒海般涌来,她记起来了,几年前她突然来到了这个村子,通过发展高效种植,带动经济,带领村民致富。

  一切本来都是好好的,可是在一个月黑风高夜,一群蒙面的黑衣人突然来了云水村,他们二话不说便直接开始屠村。

  村子里的老老少少都无一生还,他们有些人甚至还在睡梦中,就再也醒不来了。

  凌意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活着,她一身鲜血,眼中死寂,冷风一吹,月夜下传来了声声狼嚎。

  “嗷呜……”

  这么重的血腥味自然很容易招来林中的凶猛动物。

  接着只见一只银灰色的狼冲她飞扑过来,那银色的兽眸,嗜血而凶狠。

  凌意㟏侧身一躲,月夜下银狼如同滑过一道银光,地上的残缺血肉顿时四溅纷飞。

  银狼扑了个空,像是愤怒般嚎叫了一声,死死的盯着她,再次转身扑来。

  狰狞的獠牙近在咫尺,凌意㟏瞳孔紧缩,她下意识抓起地上一节尖锐的人肋骨,身子微躬,直接将尖骨狠狠刺入了银狼喉管。

  拔出,鲜血迸溅,瞬间染了她满脸,本就满是血红的破烂衣服,此时更是又染了一次色。

  狼群沸腾了,个个向她扑来,接二连三,仿佛是在为刚才的银狼报仇。

  凌意㟏眼中寒光乍现,身体深处本能苏醒,只见她动作快如闪电,本不是很强壮的身体却恍如一道残影!

  血花飞舞,冰冷的双眸充斥杀意,出手狠戾,招招致命,都是些玩命的手段,一人与群狼互不相让,步步紧逼!

  而这一切都被暗处一双充满兴味的黑眸收入眼里,他隐藏在黑暗中,就像是暗夜的帝王!

  一只又一只,凌意㟏渐渐有些力不从心,终于锋利的兽爪划开了她的血肉,她咬紧牙关,动作略微迟缓。

  也就是这个时候几匹狼看中时机,兽爪狼牙齐下,她浑身顿时增了好几道深入见骨的伤口。

  血,瞬间染遍全身!

  失血的感觉很是不好,被狼爪划伤的地方如同被万针刺,那种痛仿佛要刺穿她的灵魂,她忍着巨大的疼痛,豆大的冷汗从脸颊滑过,脸色苍白无比。

  狼群瞬间群起而攻之,看着那些趁此机会扑过来的森森獠牙,凌意㟏深觉自己的渺小无能,她痛恨死了这种无力之感!

  她真的就要死在狼口之下了吗?可是好不甘心,她还没有弄清楚是谁屠了村子,她还没有亲自抓到凶手,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

  “嗷……!”

  下一秒几只狼来不及叫唤,脑袋和身体就分了家,而在凌意㟏看来,眼前只有几道白光闪过,一把银森森的长剑就横贯在了她眼前。

  男子衣袂飘飘,墨发飞扬,深邃的黑眸如夜空璀璨的星辰,夺人心神。

  凌意涵的第一直觉,这个男人很危险!

  男子手里的剑招招致命,清冷的面容端的是高贵锐气,渐渐的倒在血泊的狼也越来越多,很快便一只不剩。

  她怔怔看着对方出神,男子提剑走了过来,剑尖滴落的鲜血打在地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忽然男子将剑直指向她,一阵无声的凌厉之气扑面而来。

  没有人会坐以待毙!

  凌意㟏眸光寒闪,暗暗蛰伏着,只要男子露出丁点破绽,她便有机会!

  男子沉沉看着她,眼眸深邃如寒渊,眼底隐隐透着几分复杂,似是想到了什么。

  就是现在!

  她一跃而起,整个人如同一道残影退到一定距离,而在她动的那一刻,男子的剑竟也随之而动!

  好敏锐的直觉!能有这样的下意识反应,足以证明此人定是经过了千锤百炼!

  这人究竟是什么人?难道会是他杀了所有人吗?

  不管什么原因,此人出现在这本就不寻常,想要杀她,那也要做好被杀的准备!

  凌意㟏霎时闪身,紧握着尖锐的骨刺,如同野兽一般,眼含嗜杀之气。

  “人是不是你杀的?!”

  她的一举一动都被男子尽收眼底,此情此景,男子忽而笑了,狭长的眸子邪魅而诱人。

  唇角的弧度也加深了几分,他笑道:“你觉得是吗?刚才我可还救了你不是?”

  眼看着男子再次向她靠近,凌意㟏警惕的身子瞬间绷紧,厉喝道:“不要过来,否则我要了你的命!”

  男子眼中危光一闪而过,随即笑了,“哈哈哈……我从出生起就有很多人想要我的命,可我还是活到了现在,知道是为什么吗?”

  无视了她的警告,男子步步逼近……

    

  “哐啷!”

  划破空气的瞬间,长剑落地,白森森的光晃得人眼睛直颤。

  长剑和骨刺双双掉落,凌意㟏瞪大了眼,在刚刚的那一秒间,男子的剑竟然还是划破了她的衣服。

  “你……”

  她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意识就渐渐离她远去,在最后一刻,她似乎看到男子冷峻的面容离她越来越近……

  再次醒来,凌意㟏发现自己正身处一陌生房间,身上的血迹早已不见,伤口也被包扎好了。

  怎么回事?这又是哪里?

  “醒了?”

  耳边传来一道优雅低沉的嗓音。

  男子一身华贵金丝勾勒的白袍,嘴角带着一抹妖娆邪魅的弧度,冲她缓缓一笑。

  “是你!”凌意涵脸色猛的冷了下来。

  男子理所当然道:“当然是我!丫头,我可是又救了你一次,你准备怎么报答我呢?”

  不待凌意㟏回答,男子又摸着下巴略作思考状,随即自顾自回答道:“虽然你那干瘪的身子没什么看头,但我还是可以勉为其难接受的。”

  “你!无耻!”凌意㟏脸色通红,那是气的!

  “丫头,这看也看过了,摸也摸过了,我可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他深邃黝黑的双眸紧紧盯着她,那眼里赤裸裸的霸道让她心惊。

  这人实在是让她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凌意㟏挣扎着就要起来,谁知男子却立马按住了她。

  她抬头,却对上男子诡异狭促的笑意,“丫头,刚醒来就这么主动,我很喜欢,可这是不是太急了点?”

  凌意㟏一愣,顺着对方的视线,她这才发现男子正一寸寸扫视着她裸露在外的皮肤。

  见状,气得她差点咬破了嘴唇。

  真真是无耻至极!

  男子笑的更欢了,这丫头让他改变了主意,不过这样一来也更有意思了不是,他喜欢看她不服输却气得牙痒痒的可爱模样。

  从遇见她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对那个村子,她不会袖手旁观!

  凌意㟏别扭着将男子赶了出去。

  也不知男子给她抹的是什么药,短短一天时间,伤口竟已经结痂,她穿上男子给她准备好的衣物,推开了房门。

  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看样子她睡了不少时间。

  男子正在外面擦拭着他的长剑,见她出来微微一笑。

  这把剑让凌意㟏再次回忆起云水村的惨状,她忍不住问道:“你老实告诉我,村子的事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

  男子顿住,别有深意看着她,幽幽道:“不能说完全没有一点关系,但村子被屠不在我。”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凌意㟏眸子微眯,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寒光。

  “丫头,想要知道真相就自己去查吧!”

  说这话的时候,男子的神色明显多了几分郑重。

  凌意㟏皱眉,可能事情比她想象的还要复杂得多!

  “我们还会再见的。”男子说着就要离去,凌意㟏下意识拦住了对方。

  “等等!”

  男子邪魅一笑,“怎么?舍不得我?”说完一把搂过她纤细的腰,轻挑起她下巴,对着那粉嫩的红唇重重的吻了下去。

  在凌意㟏震惊的神色下邪邪道:“记住,我叫舒睿!是你唯一的男人……”说完整个人迅速消失在月色之中。

  留下凌意㟏一个人气得想杀人,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恢复常态。

  根据舒睿刚才的话她推断出云水村被屠,这其中的缘由肯定不一般。

  舒睿到底是什么身份她不知道,这件事和对方到底有多深的关系她也不清楚,最大的问题是她连她自己为什么在那也不记得了。

  事发当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什么都不记得?屠村的话,为什么偏偏她活了下来?

  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忘记了什么,但是对于这个世界她总有一种莫名的陌生之感,似乎与之格格不入。

  眼下的情况并没有多余的时间让她恢复记忆,她只有想尽办法自己去查!

  时值明朝万历三十九年(1611年),世道混乱,当政者毫无作为安于享乐,横征暴敛,大肆搜刮民脂民膏,致使民不聊生。

  宠妃当道,祸乱朝纲,宫中郑皇贵妃更是贼心不死,一心想要她的儿子福王成为下一任帝王,福王停留宫中迟迟不肯离京去封地上任。

  另一方面边境女真族也含恨起兵,气势如虹,明朝将领节节败退,朝堂人才短缺,明神宗却置之不理,荒废国事,整日都在宫中与宫女嫔妃厮混。

  时局如此凶险混乱,当政者却视而不见,明朝危矣!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