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嫂子和丈夫在一起了

痛——痛——痛!

祝涵涵是被一阵接一阵的疼痛感刺激醒过来的。

勉强睁开眼睛,她才看清楚自己是在家里的地下室,自己躺在冰冷的地上,周围都是废弃的桌椅,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灰尘味儿。

她一个人,终究打不过那个学散打的老公,和那个凶悍的嫂子。

爸爸再次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爸爸好不容易从鬼门关拉回来,几宿没闭眼的她难得可以回家补眠。

回到家打开门,一眼见到原本出差的老公和自家嫂子在沙发上苟且。

她眼底燃起熊熊怒火,脑门儿感到一阵刺痛,朝着那对奸夫*妇就冲了过去。

没想到一向对她疼爱呵护的老公,竟然对她拳脚相向。

而一向对她像女儿一样呵护的嫂子,乘机用皮带死命抽她,直到她疼得晕过去。

那俩个人,平时对她的好,都是伪装的吗?

“吱呀……”门被推开,强烈的光芒照射进来,突然的光芒祝涵涵有些不适应,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睁开,一双黑色皮鞋出现在她面前。

迎着光芒,祝涵涵看到了她老公高大的身影笼罩着她全身,想着老公对她的毒打,她对这个男人已经有深深地恐惧,身体瑟瑟发抖着。

上明轩冷漠看着地上的祝涵涵,蹲**体,拿着祝涵涵的手,就着地上的血,在一个文件夹上印了一个手指印。

那是股份转让协议。

“你娶我,就是为了我家公司?”祝涵涵恍然明白,颤声道。“上明轩,那是不可能的,大股份在我爸爸那里。”

“你爸爸遗嘱都已经给了你……所以你才是最大股东,到现在已经是我了。”

遗嘱?什么遗嘱?爸爸遗嘱生效,就代表爸爸已经?

“祝涵涵,你猜的没错,你爸爸已经死在了医院。”上明轩轻笑地说道。

他说的那么云淡清风,他也叫了那么多年爸爸啊。她从来不知道,她善良温柔的丈夫藏了一颗这么冷漠绝情的心,更想不到他那么龌龊,和她的嫂子搅和在一起。她的哥哥出车祸去世才不到一个月啊。

“轩,解决好了没有?我饿了,我们出去吃饭。”嫂子在外面娇柔地喊道。

“然儿,我马上来。”上明轩冷漠地脸,瞬间如春风拂面般地温柔笑了。

“你们无耻。”听着他们如此亲密地称呼,祝涵涵心像被撕开了一个口子一样,怒火燃烧着撕碎了的心。

“拍。”嫂子踩着高跟鞋走进来,一脚揣在祝涵涵心口,眼神充满妒恨俯视着地上的祝涵涵,“祝涵涵,我早就忍够你了,凭什么所有人都要捧着你,今日我就要狠狠把你踩在脚下。”

嫂子穿着的高跟鞋是细尖细尖的,她狠狠踩在祝涵涵心口,似乎在踩穿祝涵涵的心脏一样,鲜血将白色裙子又染上了新的红色,已经不见原来的颜色。

祝涵涵痛呼吸困难,意识越来越涣散,迷迷糊糊之中,她看到她老公冷漠在一旁观望,心更是痛得如同刀搅一般的疼痛。

曾经,刮眉刀不小心刮开了额头一点口子,上明轩就心疼不已,而现在,上明轩是和她嫂子一样想她死吗?

“明轩,救我……”祝涵涵还对她老公抱有一丝希望,布满泪水地黑眸望着上明轩祈求着。

“碰!”上明轩一脚猛地踹在了祝涵涵的肚子上。

“噗呲……”上明轩家是开武术道馆的,他力大无穷,那一脚,瞬间让祝涵涵一口鲜血喷出来了。

“呵呵……”嫂子看着祝涵涵的狼狈,愉悦地笑起来,“祝涵涵,轩都得到了想要的,你还以为,他还会捧着你吗?”

“陈嫣然,我哥哥那么爱你,他还尸骨未寒,你就和我老公搞在一起,你对得起他吗?”祝涵涵忍着痛,愤怒地看着陈嫣然道。

“呵呵呵,爱我?”陈嫣然嘲讽地笑着,“可是我更爱钱,后来我爱上轩了。所以他,必须死。”

祝涵涵愕然,她一直都觉得车神哥哥不可能那样出车祸过世,一直在找人调查,听陈嫣然这个口气,哥哥的死,难道和她有关系?

“我哥哥的死,是不是跟你有关?”祝涵涵凌厉看着陈嫣然道。

“让你知道也不怕,反正你要死了。是我害死他的。”陈嫣然直接就承认了。“还有,你爸爸之所以会死,是因为他查到了这件事,轩帮我解决了他。”

俩条人命,朝夕相处五年的人,他们就这样杀害,还说得那么云淡清风,祝涵涵心底一片寒冷刺骨,这么多年来到底是他们太会演戏,还是自己太笨,他们这么恶毒,她从未看穿。

上明轩的手抓着祝涵涵纤细的脖子慢慢收紧,喉咙越来越难受,祝涵涵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想伸出手去把上明轩的手指弄开,可浑身却疼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她就这样被他们害死了吗?不,她不甘心,她就这样死了,陈嫣然是因为她认识哥哥的,是她把上明轩带进家里,害死了哥哥和爸爸,她不甘心就这样死了,哪怕还有最后一口气,她也要把他们拉下地狱。

祝涵涵看到了地上有一块玻璃碎片,立刻紧紧拽在手心里面,随后猛地扬起重重划在上明轩的手背上。

上明轩吃疼,松开了手。祝涵涵乘机会,立刻起身,推开俩个人,忍着伤口的剧痛拼命往外跑。

这是别墅区,祝涵涵跑了很远一段路程,已经筋疲力尽却没有看到一辆车,眼看他们就要追上来,祝涵涵看前面有一栋别墅的门开着,顾不了那么多,直接跑进去将门关上。

隔绝了那俩个恶魔,祝涵涵才松了一口气,沿着门,缓缓蹲下来,重重喘气着,纤瘦的身体因为疼痛不停颤抖着。

“你弄脏我家地板了。”冰冷带着不悦的声音,忽然传进祝涵涵地耳边,让她惊魂未定地心一颤。

随声望过去,看到那人竟然是冷少玦。

“就借我待一下……以后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祝涵涵祈求地望着他说道,虽然哥哥以前说过,这个人是他们祝家死对头,是商场上的黑阎罗,心硬如石头,不会对任何人同情,但是此时她已别无办法。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