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命运的选择

  龙九城,三九医院。

  长长的走廊响着一阵阵的急促的脚步声,走廊上的人来了又去,去了又来。

  沈池清走出了病房,双眸略显微红,回头望了眼紧闭的病房,有些机械的瘫在了门口排放的长椅上。

  她神情滞了滞,木讷地从小包里取出手机,攥在了掌心里。

  遗传性白血病,又是遗传性白血病!

  三年前母亲就是因为遗传性白血病去世的,没想到刚过了三年,现在跟相依为命的弟弟又得了这魔咒般的遗传性白血病。

  如果非要一直遗传下去,为什么不让她患上就该死的遗传性白血病。

  她紧紧的咬着下唇,轻轻的捶打着胸口,仿佛只有这样才让她窒息胸口有了缓息的机会。

  “嗒嗒嗒”寂静无声的走廊上传来了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的声音,划破了这异常冷寂的医院走廊。

  护士穿一双高跟鞋停在了她的跟前,她下意识地抬起了头,一张白色的单子在停下的瞬间就递到了她的面前,耳边响起护士冰冷的声音,“沈小姐,你先前交的医药费已经全部用完了,如果方便的话,麻烦你交下费用。”

  她抬起了沾满泪点的双眸望着站在面前的护士,她看不清她到底长什么样子,只能感觉到护士头发轻轻的盘起在上方,身上穿着白白的外褂。

  毫无温度的声音,让她全身发冷,“还……还要多少?”

  护士低眉微拧着望向她,沈池清也是呼吸一滞。

  她顿时露出了苦笑,不应该问这个问题,患上了遗传性白血病,哪怕她所有值钱的东西都给卖了,也交不上这个钱。

  她还是连忙的翻找了自己的小包,终于在包中找出了两千块钱,然后塞进了护士的手上,抬起眼眸望向她。

  护士低头瞥了她一眼,捏着手中的钱,“你这两千块钱恐怕只能让你弟弟住三天,如果想彻底的把你弟弟治好,这些钱恐怕远远是不够的,你要有心里打算。”

  护士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便拿着钱离开了。

  这些年在医院里工作,这样的场面她每天几乎都要见到,早就已经麻木了。

  沈池清咬了咬下唇紧低垂着眼眸,这两千块钱已经是她东拼西凑才弄到的钱了,过了三天之后那该怎么办?

  “叮叮叮——”

  震动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小小的方块屏幕上显示着的是海超两字。

  “喂,池清我们见个面吧!在唐龙酒店等你。”手机听筒里传来对方清淡的男声。

  海超全名叫周海超,跟她是男女朋友关系,两人相处了两年多了,虽然他平时对她还是比较冷淡的,但弟弟生病之后,他便到处借钱为她弟弟治病。

  “嗯,我这就过来!”她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把手机放进了小包里,支撑着身子慢慢的走出了医院。

  努力的撑着两条有些颤抖的腿,她刚走到医院门口,顿时一个急刹车停下了一辆宝马,三四个男子下了车。

  他们身着黑色统一西装,佩戴着黑色墨镜,眼望过去根本看不出有什么不同,他们像军队一样训练有素的站在她的面前。

  带头的黑西装男子打开了副驾驶上的车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沈小姐,我们少爷有请,请跟我们走一趟!”

  “你们少爷是谁?”她拧起了秀眉,想在他们身上找一点线索,但是他们依旧冷冰冰的面无表情,就好像机械一般的站在她的面前。

  “沈小姐到了自然会知道。”

  带头的黑西装男子再次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并没有说明来历。

  “你认为我可能上一个陌生人的车吗?”沈池清冷笑,身体往后退了两步,警惕的望着他们。

  “沈小姐,我们少爷可以为您出令弟治病的所有费用!”黑西装的男子再次开口说道。

  她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儿,始终都是波澜不惊,想到如果没有凑不过钱,弟弟后天就要被赶出院了,还是咬牙的上了车。

  并不是她轻易的相信别人,而是从这几个人的打扮和气势中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些人绝对不是那些简单的人贩子,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下手。

  而且她除了自己,就剩下外面的一屁股债了,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让人骗了。

  取出手机,给海超发了一个短信,讲后就静静的坐在了副驾驶上,双手紧紧地握着手机有些忐忑不安。

  车开了近半个小时,才平稳的停在了一家华丽而奢华的别墅门口。

  她下车后才发现,目光在四周打量着,周边不止她一个女孩,同时下车的还有十几个。

  不过此刻心中却没有来的时候那么忐忑不安了,这个区域是龙九城市中心,而此刻站的地方正是寸土千金的至尊别墅区。

  看这个别墅的占地面积,足足有十几亩地方大小,干人贩子这一行,恐怕一万年也做不到这么多钱,此刻除了自己人身安全不受到任何的危险,她已经没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沈小姐,请跟我们来!”带头西装男子对着别墅前方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沈池清收回了远处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点了点头便跟着他走进了这区域别墅。

  一路走进去,她愈发的感觉有些不真实。

  百米平方的私人游泳池,到处都充满着鸟语花香,几十个佣人在不同的地方忙碌,而且就算他们是佣人穿着穿着也好过自己几十倍。

  她顿时有些落寞,双手扯着衣角紧紧地跟在前面的西装男子身后。

  她低头拧着跟着他走到了这豪华的别墅大厅里,整个大厅冷静地落针可闻。

  在大厅背着一个帝皇椅上,两个年轻人恭敬的站在一边,还有一个两并斑白的老头见她进来,便朝她的方抬手示意。

  “你们这是……”她吞吞吐吐的试图着沟通。

  帝皇椅突然转了过来,椅子上坐着一个二十六七的男子,凌角分明的轮廓泛着淡淡的冷冽,狭长的眸子深邃不见底,薄凉的淡唇缄合。

  身上穿着量身定做的西装,但发出一股既然于千里之外的冷意,他轻微的抬起了眼眸射出了一股冰冷刺骨的寒光。

  她本能的后退两步,下意识的垂下头,有些心悸不敢望向他。

  到现在她还没有彻底的缓过神来,莫名其妙的接到了这一个豪华的别墅,又让她见到了这一个全身散着寒意的男人。

  墨九谦目光冰冷的扫过这个女孩,一张巴掌大小的脸蛋长的还算清秀,水灵灵的大眼睛虽然有些躲避,但是却不参一点杂质望之见底,柔软的红唇轻轻抿着,身上穿着的白色连衣裙,因为洗的太久的缘故,开始有些磨烂了。

  他眼神依旧冰冷,略微的扫了一眼旁边站着的刘伯,刘伯立马会意上前,“沈小姐,大少爷已经相中你了,如果你同意的话,请在这个文件上签一个字,以后你就是墨家少奶奶了。”

  他将一叠的文件递在她的面前,晃得她头晕脑胀的。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