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香囊

 就在那人快要扑到意华怀里时,她下意识的就闪躲了一下。是她——意朝!

  “姐姐,你怎的躲着我?”意朝眸中热泪翻滚,那一副可怜的样子让在场的人皆是皱了皱眉头,意华心中冷笑,这意朝便也是最擅长这装可怜的一招了。

  意华脸色苍白的淡笑,随后上前一步,轻拉意朝的纤纤细手,那副疼爱的模样让意朝险些松懈。

  “阿朝别多想,阿姊只是有些疲倦,未曾躲你。”意华笑了笑,拉着意朝就入了位置。只让人看到的是她们姊妹的情深,未曾看到意华眼中的冰冷。

  意朝啊意朝,夺夫之仇,弑女只恨,这些账,我与你,一笔一笔,慢慢算。

  过了一会儿,姨母们也已经到齐了。

  “今日将你们传召过来,是要告诉你们一声,太子即将登基,现今太子后宫尚无妃子,届时新皇上位,会进行选秀,你们也都是识得礼仪的,从今日起,会有专门的嬷嬷前来教导你们些宫中事宜。”

  上方的老夫人手中握着一串佛珠,不停的旋转着。

  “谨遵祖母教诲。”在场的妙龄女子皆是顿了顿身子。

  老夫人摆了摆手,随后身旁的嬷嬷走了过去,老夫人伸出手搭在了嬷嬷的手上,“我也累了,望你们这段时间安分一些,若是让我发现有任何的小动作,呵。”

  老夫人冷哼一声,这声音就像是压在了在场的姨母心中的一颗大石,沉重且无法卸下。

  意华放下手中的茶杯,轻抚鬓角,略施粉黛的俏脸难得的露出一丝笑容,端着身子站了起来。

  “阿姊!等等我!”意朝眼珠一转,上前拉住了意华的衣袖。

  “撕拉—”一声,意华今日刚穿的水蓝色名贵衣裙就这么被撕裂了。

  意华眉间似有厌恶闪过,但也不过就这么一瞬,待意朝满脸愧疚的看过去之时,意华已恢复了原样。

  意朝状似不安的扯着衣角,双眼迅速聚集泪珠,看起来可怜极了。

  “呵,阿朝这是怎么?阿姊与你何曾介意过这区区一件衣裙?”

  意华淡淡的笼着袖子,淡淡的勾了勾唇角,眼角的笑容未直达眼底。

  “既如此,那多谢阿姊了!”意朝俏皮的笑了一下,但藏在衣袖底下的双手却是紧握成了拳头,意华怎能如此淡然!她应该是一副厌恶的姿态的!应该是的!

  意华看着意朝,眼神锐利的看到了意朝藏在袖子底下紧握的双手,笑容更甚。“阿朝若是有闲,不若去学习一番礼仪,如此进入宫中,到也不会失礼。”

  意华说完,便也没顾着意朝身后那样冰冷的目光,端着樱珠的手,就离开了大堂。

  “樱珠,是对不住你了。”意华忽然对着身旁的樱珠笑了笑,那笑容隐藏着更多的,却是愧疚之意。

  樱珠本就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倒是也没当一回事。

  “小姐这是说甚么,奴婢自小跟在小姐身边,旁人不知小姐性子,只当小姐性子冷淡,只奴婢知道,小姐对府里之人,那都是极好的!”

  意华听着,只点点头,却未曾再说些什么了。

  和善又如何?她前生半点恶事都未曾做过,且在百姓受灾之时伸出数次援助之手,纵然如此,她最后不还是落了一个难产而死的下场?还白白连累了那小女思华?

  回到房中,意华只觉空气之中有着一股淡淡的味道,那味道极淡,若不是细细去闻是绝对闻不到的,但她刚醒之时脑子混乱,也未曾发觉。

  “樱珠,本宫……我这房中可有香囊类的东西?亦或是香料?”意华皱了皱眉头,那味道是她极为不喜的,心中的怪异也警醒着她那不对劲的感觉。

  正在倒茶的樱珠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小姐,您说的香囊是有两个,是三小姐送的,您还每天都佩戴着呢。”

  意华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那阴沉似乎能凝成实质一般,让站着的樱珠觉得周围的空气都下降了几个温度。

  “将那香囊找出来,仔细检查,切莫遗漏。”

  意华手中握着茶杯,一下又一下的旋转着,压住心中快要喷发的暴怒之意。

  紧接着樱珠从床旁找出一个,又从铜镜旁找出一个,放在了意华的面前,虽不知为何意华要找出这些香囊,但樱珠也未想问。

  “樱珠,你可知道,这香囊之中的东西,是何物?”

  意华淡淡的勾着自己的唇角,一下又一下的摩挲着手中的茶杯,眼睛深处有着压抑的恨意。

  身旁的樱珠摇了摇头,满脸茫然。“奴婢不知。”

  意华拿起桌上的香囊,拆出其中一个,只见倒出来的东西里,有着几朵醒目的红色小花。

  樱珠拿起其中一朵小花,眼神茫然。

  意华冷笑一声,“樱珠,这小花,是否出奇的好看?”

  不停旋转着的红色小花花蕊中间有着一点白色的东西,意华拔出那白色的东西,眼眸的恨意就越发浓郁了。

  樱珠摇头表示不知。

  “这花本身是毫无问题的,但是樱珠,这花蕊中央的这一点白色的小东西,可是能让我身体变得多病,且难以受孕。”

  意华放下手中的红色小花,意朝的算盘,打的可还真是响亮的很呐!

  樱珠的小脸一下子就变得苍白了起来,不消一会儿就变为了愤怒,将手中的红色小花重重地拍在了桌上!

  “这三小姐居然如此歹毒的心思!小姐你等着,奴婢这就去寻老夫人,定要寻个公道话!”

  樱珠说着说着就要迈开步伐,却不料被意华抓住了。

  “不必了,祖母的心,可不在我这嫡小姐的身上,将这香囊烧了吧。”

  樱珠心中的气愤半分也没有减少,但是却也不敢违逆意华的话,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小姐这一次醒来,比从前冷了不少。

  意华坐在梳妆台前,铜镜映出她此刻白皙稚嫩的绝色脸颊。

  二七年华之女,已然是可为**之时了。只意华知道,在进宫的这一段时间之内,意朝的小动作,绝对是少不了的。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