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魂体重生

 

  “啊——”伴随着凄厉的叫声,屋外雷声阵阵,声声沉闷。

  屋内的香塌之上躺着一女子,双手紧握明黄色床单,眼角滚落一滴血泪,气息尽数褪去。

  “哇——哇——”婴儿的啼哭声在空旷的宫殿之中不断回响,屋外忽然下起瓢泼大雨,雨声一阵又一阵砸入众人心间。

  夜已深,层层迷雾遍布整个皇宫,笼罩了所有人的希望。

  “皇后已逝——哀——”尖细的男性声音响彻宫中,身着明黄衣袍的帝皇怀中抱着一女婴,眸中热泪滚烫。

  可是所有人都没有留意到,握在香塌之上的女子身子里竟是渐渐浮出了白色的气体,凝成了一道他人看不到的白光,消失在了屋中。

  就在这时一身着华贵衣裙似是后宫嫔妃的女子踩着碎步,迈过了门槛,将屋里的其他人赶了出去。

  她坐在香塌之上,看似温和的摸了摸已故的皇后的脸。

  那白光在空气之中闪烁了两下,竟是化成了与已故皇后一模一样的脸庞与身段,眼神深邃的看着那嫔妃。

  那嫔妃忽然一笑,轻启朱唇。

  “呵,意华啊意华,你纵然受尽恩宠又当如何?不还是死后连个魂体都没能存活吗?到了黄泉底下,你可别责怪本宫,要怪,就怪你阻挡了本宫的路!”

  那女子忽而笑了两下,随后从袖中拿出一枚发簪,为已故皇后戴上。

  “阿姊,你瞧,这可是你母亲生前的簪子呢?哦,对了,你知道你母亲怎么死的吗?我告诉你,好不好?你的母亲啊,可不是你自认为的因病而故呢,而是我的母亲,将你母亲身上的肉,一刀一刀剐了下来,随后放入壶中蒸煮,让你吃下,你可是吃下了你母亲的肉啊阿姊!”

  那幻化成了已故皇后的魂体一听,顿时就跪在了地下,用手指不停的扣着喉咙,纵使气体正在消散也浑然不知。

  “阿姊啊,你不是好奇,为何皇上要除掉意家吗?今日啊,我便告诉你,意家,那是罪有应得!你知道吗?父亲在临死之前,还握着你跟你母亲的东西在流泪!真令人作呕!你瞧,就算你是皇后,最后胜利的人,不还是我意朝吗?哈哈……”

  那魂体听完这些话,浑身上下的光周盼变成了白色,只那光却无人能够看透。

  “阿姊啊,这就是你生的女儿吗?当真是好看呢,我没想到啊,就算将你身子用麝香给拖垮了,也没能让你无法生育,这也无妨,既然你已经死了,总得有人下去陪你,小云子,传令下去,皇后难产,一尸两命。”

  只见那意朝身边的太监点了点头,随后伸出了手,将在襁褓之中的孩儿的嘴巴捂住,那孩儿挣扎几下,随后就没了呼吸……

  意华的魂体站了起来冲了过去,可是纵然拼尽全力,也没能阻挡那太监活生生的将她的女儿给掐死!

  她恶狠狠的转过头,仇恨的看着一脸笑意的意朝,冲了过去!

  “意朝,意朝,你害我身陨,害我家破人亡害我母亲害我孩儿!我杀了你!啊!”那魂体站了起来,一下子就朝着坐在香塌上的意朝冲去,想要掐住她的脖子。

  只那魂体终究是透明之物,纵然靠近也只能穿过他人身子,无法触碰。

  而那意朝则是拿出手怕擦了擦眼角因为兴奋而落下的泪水,嘲讽般的笑了笑。

  意华的魂体想要冲出去,可却不料走到门口之时,被一道无形的屏障挡住了,根本出不去。

  她跪坐在地上,眼泪一滴又一滴的掉入了地上,凝成了一道白光将她包裹了起来,她拼尽全力挣扎,想要靠近那已经死去了的孩童。

  “不,不要,来人呐!救救我的孩子,啊!!!!”

  意华的魂体凄厉的叫声萦绕在白光之中,传不出半分。

  就在这时,忽然有一男子进来了,只这男子的脚竟是悬在空中,未曾落于地下。

  “意华,你已在世上无了生存之地,现今你独女也已消亡,望你尽早轮回,切不可逆天行事!”

  女子轻勾唇角,可伴随着她那恐怖的样子,竟让人不寒而栗。

  “呵,轮回?本宫生前未曾做过伤天害理之事!天道?本宫不信天道!该死之人不死!你算什么天道!有本事就将本宫灭杀与六界之中!否则本宫定当变为厉鬼,搅得六界不得安宁!”

  意华的魂体睁大双眼,眸中血泪滴落,一滴又一滴砸入白色光晕。

  “你这又是何苦?只要轮回,你便可忘却前尘,下一世,你定当不会如此。”男子微微叹息。

  意华的魂体低下头,入眼的发色竟是如雪一般的白色!

  “呵,既然天道不公,那本宫就替这些冤死之人,寻这天道的交代!纵然本宫消散与六界之中,也定当从天道身下狠狠咬下一口肉来!噗—”

  红光之内的男子抬起头,叹息一声。

  “此女魂体哀怨过大,无**回,恐生事端,今下天旨,重回二七年岁!”

  疼,刺骨的疼,睡梦之中的女子不安的攥紧床铺,猛然睁开眼睛,眼眸有一抹猩红闪过。

  “小姐?这是生了梦魇?怎这几日总睡不好。”旁边站着的嬷嬷自言自语,将脸盆放在了架子旁。

  女子眼中闪过迷茫,看着周围的一切,只觉得陌生又熟悉。将手放到眼前,又摸了摸脸,脸上顿时闪过一丝狂喜。

  “小姐,快起身洗漱一番吧,老夫人那儿有要事告知,若是迟了,只怕老夫人又得罚您了!”一旁的丫鬟撇了撇嘴,急忙走上前扶住了女子。

  “樱珠?”女子轻声唤了一句,那丫鬟手中动作忽而停住,看向女子。

  “无事,帮我梳头吧。”女子笑了笑,摆了摆手,笑意却是不达眼底。天道,果然还是让她重来了吗?

  女子与丫鬟到达大堂之时,堂内已聚集了几个妙龄少女,个个身段柔美。

  “祖母。”女子半跪在地,低下的头颅让人看不见脸上的神情。

  “你身子不适,便不用行礼了。”

  上方坐着的头发带着些许花白,身上气质却半分不少的老夫人抬了抬手,但是眼里的冷淡却没有瞒的过女子。

  “意华姐姐!我在这儿!”就在女子,也就是意华刚起身之时,一个身着淡蓝色衣裙的女子突然跑了过来。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