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隋连城

单湾一脸惊讶和激动的看着面前那个气势磅礴,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骇人的压迫气息的男人,愣愣的喊出声。

隋连城抿紧唇角,黑眸森冷阴寒的盯着架在单湾颈动脉上的那把冒着寒光的匕首,眼底暗藏的汹涌几乎要将人吞噬掉。

歹徒被隋连城强大的气场和骇人的眸子吓得脸都白了,握着匕首的手都在打抖,听到单湾对来人的称呼,更是错愕不已。

单湾拧眉看了看近在咫尺的那把匕首,心间都跟着在抖。

“你、你就是隋连城?!”

闻言,隋连城嗤笑一声,仿佛是觉得歹徒的问题很搞笑,狂妄又不失优雅的弯唇,“难道a国还能有第二个?”

“......你、你叫他们别过来,不然我就让这个女人的血溅你一身!”

当隋连城那幽暗的眸子落入单湾的眼底时,她的心砰砰直跳,不知道是因为她现在危险的境地,还是因为那个眼神......

歹徒显然是走投无路了,没想到隋连城居然来的这么快并且带了这么多人......

他们今天,是没有胜算的。

除非用手上这个女人来做要挟!

隋连城似是懒得和他们浪费时间,眸子淡淡的对左炎使了个眼色,左炎严峻点头,十几个黑衣人顿时一拥而上直接把他们都围在中间,气氛进入白热化。

“别过来!我真的要杀了她!”

两个歹徒被这黑压压一片的人吓得浑身发抖,手上的匕首握得更紧了。

匕首已经划破了单湾白皙嫩滑的脖颈,红色的鲜血顺着刀尖滴了两滴下去,落在满是灰尘的地上,绽放出一朵小花来。

单湾柳眉微皱,是很痛的。

“四叔......”

清脆可怜的声音从单湾的嘴里溢出来,她现在觉得很委屈,刚才鼓足勇气和他们搏斗的时候都没觉得什么,看到隋连城之后,泪腺就跟失控了似的,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听着女孩颤巍巍的喊声,他紧抿薄唇,强压着内心深处的杀气,黑沉如夜的眸子从单湾脖颈处的鲜血上移开,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骇人的冷寒,强大的压迫感几乎要把那两个歹徒给折磨死。

左炎等人见状,不敢贸然上前,转身看隋连城,等着吩咐。

“要什么?”

他直言,声线冰冷刺骨,不带任何情绪。

单湾心里一跳,显然是没想到他会这么问。

两个歹徒也是愣了一下,觉得绑架单湾是做对了,刀疤男壮着胆子仰头,“你先叫他们都撤开,给我们备一辆车,我们安全了自然会放了她。”

“呵,闹了这么一出,只是想要逃命?”

男人嗤笑,好看的桃花眼中藏着一丝似有似无的笑意。

“我们也只是想给你一个警告......”

歹徒说话已经开始抖擞了,单湾转眸瞄了一眼,刚才那浑身无力的感觉已经恢复了七八层,她颔首,看了对面的隋连城一眼。

隋连城抿唇,一只手默默的从西装裤兜力伸出来。

单湾眼神一凝,动作迅速的弯腰躲过歹徒手上的匕首,顺势朝着后面滚了几圈,两个歹徒还没反应过来,脑门上突然被一股猛力砸了一下,眼前顿时开始冒金星。

男人长腿一抬,对着旁边那个歹徒一脚踹过去,歹徒直接被大力踹飞到墙壁上,又摔下来。

“抓人!”

左炎冷呵一声,十几个黑衣人涌上去轻而易举的把两个歹徒给扣住,又架着快速离开了地下室。

单湾脖子上的血越流越多,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着大步走向自己的那个伟岸身躯,下一秒,双腿一软直接倒了下去。

隋连城大步过去一把搂住差点倒在地上的单湾,见她脖子上的伤口在往外疯狂冒血,黑眸下闪过一片阴沉,把人抱起快速的走出去。

......

翌日清晨。

单湾是被疼醒的,脖子上烧灼的痛感把她唤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着熟悉的金黄色吊灯和白色的欧式天花板,有一瞬间的怔忡。

四叔呢?!

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身上脏兮兮的校服都被佣人换过了,是一件白色的蕾丝吊带睡衣。

环视四周,并没看到隋连城的影子。

单湾捂着脖子上伤口的位置,光着脚就下床走出卧室,跑到那间主卧去推开门,冷清一片,一个人都没有。

张伯从楼下上来,看到单湾醒了并且没穿鞋就站在冰冷的地板上,面色一慌赶紧过去,“湾小姐,爷说您不能这样......”

她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低头看了看白皙的光脚丫,又赶紧跑回房间去把粉色的毛绒拖鞋穿上。

张伯已经在门口了,“湾小姐,您醒了,该吃药了。”

“我四叔呢?”昨天明明回来了,还救了她,为什么一醒来就没见人呢?

闻言,张伯脸上有些犹豫和心疼,看着单湾充满希翼的眼神,有些不忍心说了。

单湾抿唇看张伯脸上的纠结,读懂了些什么,弯唇笑笑接过张伯手上的温水回了房间,坐在床头看着桌上摆着的几包药片,心里有些不爽。

又去出差了?!

哼!一个月最起码有二十七天在出差。

不就是上次接了一个男同学的情书么......至于和她生气到现在吗?

她都快满18岁了,又不是不能谈恋爱......还保持着这么封建的思想,真是的。

哎......要不还是发个消息问问?道个歉?

想着,单湾拿过手机来点开隋连城的消息框,咬着下唇开始编辑短信。

【四叔,对不起,上次的事情是我错了,我不会再不听话了,会好好学习专研的,原谅我吧!】

发送过去后,那边并没有回复。

无奈的叹了口气,想到今天还要上学,又收拾着书包准备去上学。

昨天被绑架的时候,身上的校服都被弄脏了,现在应该还没干,就穿了一件比较保守的短袖和牛仔裤,头发扎得高高的,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青春朝气。

楼下,张伯正在准备早餐,看到单湾背着书包下来,赶紧过去问:“湾小姐,您这是要去上学了吗?”

她点头,对着张伯笑眯眯的眨眼。

“可是,您的伤还没好呢......要不今天还是请假吧......”

请假?单湾心尖一跳,差点就要答应了。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