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学校纪律

可一想到她现在还在负罪当中,不能给四叔一个不好的感觉,还是负伤去上学吧,这样就能让四叔看到她的努力了!

决定了,坚定的摇头和张伯说:“张伯,这一点点伤没什么的,我先去上学啦!张伯拜拜!”

她欢快的跑到餐桌上,顺手捞了一块三明治,又给了张伯一个甜美可爱又乖巧的笑容,喜滋滋的跑了出去。

外面,司机随时等候。

起床的时候就已经快要上课了,她又在卧室里面收拾了这么久,到达帝都a大时,已经在上第二节课了。

背着书包‘蹭蹭蹭’的跑到班级教师门口,单湾缕了缕额头上的细碎刘海儿,笑的青春靓丽活泼可爱。

“老师早上好!”

同学们也是齐刷刷的抬头朝门口看去,见迟到的人又是单湾后,都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单湾,你一周起码有四天都迟到!”正在上课的老师听到声音,愤愤转头盯着门口笑的一脸灿烂的单湾。

因为单湾在学校里面简直是个混世魔王,每天不是逃课就是迟到的,学习成绩也是全校的倒数第一,当然得不到老师的喜爱。

忽然,看到单湾身上根本没穿校服,脸色又是一沉,“单湾,你是不是觉得学校里的纪律都不用遵守了?校服呢!”

“我、我昨天被绑架了......”

“被绑架了?!”

老师和同学们皆是一脸的惊讶。

单湾眼珠子一转,可怜兮兮的眨巴着她卡姿兰的大眼睛,还故意把脖子上包着的一小块儿纱布露出来,就想要让凶巴巴的老师看到,她昨天的经历有多惊心动魄!

“真的,昨天我刚放学就被两个歹徒给绑架了......还、还差点死了呢......老师,学生在学校门口被绑架,会不会被教导处知道啊?”

她一句话,成功把老师给吓到了。

学生在校期间,被人绑架,学校还毫不知情,要是被告到教导处的话......

这责任可不是她一个普通老师能承担得起的呀!

看着老师脸上的慌张,单湾埋头在暗处咧嘴一笑。

“额,那个单湾同学,昨天的事没被吓到吧?既然这样你应该早点给老师说的呀,应该在家里休息几天的,你真是,来都来了,赶紧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吧。”

呵呵,这招真是下对了药!

单湾心里高兴,面上却是一副可怜的表情,老师和吃瓜的同学们看了都是一脸的同情。

她背着书包走到自己位置上坐下,旁边课桌的唐棠伸手掐了她的手腕一下,在单湾坐下后两人开始递小纸条。

【昨天你怎么回事儿?】

单湾抿唇,看了看前面讲台上讲的振振有词的老师,拿着笔在小纸条上面回复。

【说来话长,下课老地方。】

唐棠看了看纸条,转头给了单湾一个‘了解’的眼色,开始佯装专心的听课。

下课后,学校花园的假山边。

两个清纯靓丽的女生一人拿着一盒雪糕,吃的津津有味。

“喂,你昨天真被绑架了?不会是为了躲灾,故意骗老师的吧?”

问话的人正是在课堂上和单湾传小纸条的人,唐棠。

她是单湾从中学到现在就认识的好朋友皆好闺蜜,两人可谓是穿着一条裤子长大的,在偌大的帝都a大,也就只有唐棠知道,单湾是帝都声名显赫的帝国集团总裁,隋连城所收养的孩子。

而唐棠,是帝都四大家族之一的唐家千金,唐二小姐,家世显赫,在这随便捞一个都是贵族子弟的a大里,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大名媛千金了。

闻言,单湾挑眉摇头,边吃手上的雪糕一边回道:“是真的,差点你就看不到我了。”

嗯,雪糕真好吃,可要是被四叔知道她在学校里面偷吃雪糕,怕是要从b国飞回来打她小屁屁!

边吃雪糕边摸了摸自己圆润的*......

唐棠听言脸色一僵,面露惧色,“是真的呀?!那你没事吧?”

“哎呀,小爷怎么会有事呢?别忘了,我可是散打和跆拳道黑带的高手,怎么会吃亏?”想了想,她拧眉,“就是那人有刀,架在我脖子上面蹭破了点皮。”

“啧啧,也就只有你才会这么云淡风轻,要是我,都要被吓死了!”

“喂,唐大小姐,你可是唐家的千金二小姐啊!每天上学放学都是保镖接送,谁敢动你一根小指头?”

两人正在聊着,兴奋的吃着雪糕,没有注意到身后已经走过来三个女生。

站在中间一脸嫌弃,长相清纯的女孩便是蒋琬了,她冷哼一声屁股扭得差点飞到天上去,“真是,下课散步都能遇到单湾这个胎神。”

旁边站着的女生也是嫌弃的拧眉,跟着附和:“一个拿奖学金进入a大的穷困生,居然能和唐棠混在一起,啧,也不知道唐棠怎么想的。”

“......”

没人知道单湾是帝国集团总裁隋连城收养的孩子,之前单湾是靠着学习好和奖学金才进入a大的,所有人都觉得她是个穷困生。

单湾和唐棠秀气的眉毛同时蹙起,手上的雪糕差点捏爆出来,唐棠听后气的脸色一变,站起身转头看身后那三个把校服裙子当做超短裙穿的妖孽,冷哼道:“在别人背后说坏话,就是你蒋家的家教?”

“你!”

蒋琬被说的脸都绿了,转念勉强扬起一抹笑,阴阳怪气的问:“唐棠,你可是帝都四大家族之一的唐家千金呐,咱们都是演艺系的,以后很有可能会一炮而红的,难道你就不怕你身边这个跟屁虫挡了你的前程?”

被挑拨关系,单湾很是不爽。

她的拳头,从昨天下午到现在,已经闲了很久了。

站起身,气势逼人的正对蒋琬,霸气的一把捞过唐棠,冷嗤一声:“哟呵,这不是咱们演艺系的系花儿......蒋大小姐么?你这朵花儿不去多施肥,怎么有空在这儿招蜂引蝶的呀?”

“招......招蜂引蝶?单湾,你什么意思?!”

蒋琬脸色一变,当即沉下脸怒视笑意满满的单湾,总觉得这句话有哪儿不对。

单湾和唐棠对视一眼,一起‘噗嗤’一声喷笑出来,两人笑的前埔后仰的,笑声像是清脆的铜铃,又像是风吹过树叶时,沙沙作响沁人心脾的声音。

若是这儿有外人听到,都会忍不住回头看。

而此时此刻,站在两人面前的蒋琬,脸色是越来越难看了,铜铃大的眼珠子瞪得直勾勾的,都快要瞪出来了。

“笑什么?!别笑了!”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