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以为湾小姐是您女朋友

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中年男人站在正厅台上拿着话筒声情并茂的说了一通,还特意满怀谢意的提到了二楼贵宾座的隋连城,场面更加热闹了。

纷纷抬头上去看坐在贵宾座上的男人。

可隋连城就跟没听见似的,完全没有搭理。

楼下正厅,市长带着今晚的生日宴会主角陈佩佩出场。

女孩身穿一件粉白色公主连衣裙,蓬蓬裙的格式给人一种清纯甜美的感觉,长相尤为可爱,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扫过正厅里坐着的所有宾客,最后把视线微抬,落在了二楼贵宾座的男人身上,眼神亮了一下。

“各位,这是陈某的千金,陈佩佩,今晚刚满18岁,以后的路程上还需要大家的鼓励和帮助,请大家多多照顾。”

市长牵着陈佩佩的手站在台上,面对众人。

台下开始议论纷纷,都在谈论市长千金长得好看,气质非凡。

与生俱来的骄傲让陈佩佩抬起了可爱的小脸,谈吐大方:“各位叔叔阿姨好,我叫陈佩佩,很感谢大家今晚能来参加我的成人宴会,谢谢。”

说完,她又抬头看着坐在楼上气场强大的男人,见他一直垂着眼睑,好看的柳眉微微蹙了一下。

接下来便是市长领着陈佩佩给众宾客道谢敬酒了,转了一圈,到了二楼贵宾座。

黑衣人一动未动,站在那里犹如雕塑。

市长拿着一杯香槟,陈佩佩手上的是果汁,两人恭恭敬敬的走到贵宾座去,一脸掐媚的弯腰在男人面前。

“四爷,这是陈某的千金,带她上来敬您一杯,佩佩,赶紧敬四爷。”

市长把陈佩佩拉过去,主动弯腰敬酒。

“四爷好,我叫陈佩佩,早就听闻您的经商手法非常高明,佩佩以后也会着手父亲的商业,还望能得到四爷的指点。”

隋连城目光悠悠,从手机上移开,淡漠的扫过父女二人,接过一边黑衣人递过来的酒,都没站起来就跟两人点了点头,径自抿了一口手中的香槟。

姿态优雅,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成功人士的气度和优雅。

见状,陈佩佩心里有些失望,但还是仰头把杯中的果汁喝了一口。

传闻隋四爷性情冷漠,不喜与人交谈,就连帝国集团的合作项目都是交给助理去做的,外界很少有人和隋四爷本人谈过合同。

今晚能来参加她的生日宴会,想必也是看在她父亲是市长的面子上,赏了个脸罢了。

可就是这个赏脸,才让市长的脸上有了光。

刚敬完酒,男人忽地起身,一米九的高个子瞬间压下了一层阴暗。

“还有事,先走一步。”

说完便抬步欲走,旁边七八个黑衣人陆陆续续的转身把隋连城保护在中间,准备从另外一个通道离开。

市长一脸献媚的上去道谢,陈佩佩站在原地柳眉皱起。

她咬牙,一鼓作气的跑过去挡在男人身前,还没开口说话就被隋连城微抬的冰冷眼眸盯得浑身一抖,张嘴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市长一看,吓得脸都白了。

谁敢挡隋四爷的路?

“陈小姐这是何意?”

他身边的黑衣人已经作势要上前把陈佩佩拉开。

陈佩佩心下一急,白着脸小心翼翼的开口:“四、四爷......今晚是我18岁的生日,我有一个愿望......”

“哦?”

男人眸光森冷。

她埋了埋头,咬牙坚定的扬起小脸充满希翼的看着隋连城完美蛊惑的俊脸,心跳加快脸蛋一下子就红了。

“我、我想听四爷说一声,生日快乐!”

闻言,隋连城视线淡淡扫过一边的市长,吓得市长一个激灵赶紧把陈佩佩拉过去,弯腰小心翼翼的道歉。

男人黑色的瞳孔内似有一汪深潭,能把人吸入其中。

“四爷......”

黑衣人直接上前把市长和陈佩佩都挡开,簇拥着隋连城,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开晚宴现场。

陈佩佩还不放弃,挣脱开市长就要跟上去,才跟了两步,便被后面那两个黑衣人一个转身,眼神中满是杀气,吓得她直接站在那里不敢再往前一步。

隋四爷,果真如传言所说,高傲冷漠,不易接近......

酒店楼下,一辆灰色布加迪启动,快速驶入车流。

前面开车的男人长相俊朗,是跟在隋连城身边多年的助理皆手下,江安。

江安小心翼翼的抬眸看了看后视镜中始终盯着手机看的某人,轻咳了一声小声道:“爷,刚才那个陈千金好像挺喜欢您的。”

男人未开口。

车内的气氛一下子降了下来,江安悻悻的摸了一下鼻尖,缩着脑袋专心开车。

沉默许久后,后座传来隋连城低沉磁性的声音。

“绑架单湾的人,处理了?”

闻声,江安赶紧点头,“嗯,已经处理了,他们跟踪了湾小姐一段时间知道湾小姐住在帝锦御苑,以为湾小姐是您的......女朋友,,才绑架湾小姐的。”

男人眸色微闪,薄唇轻启:“派人暗中保护她,别让她知道。”

“是。”

这个世界上除了老爷子和已经去世的夫人,恐怕也只有湾小姐能让爷如此关心在意了吧?

帝锦御苑。

粉色少女心的公主房内,女孩身穿一件白色真丝睡裙,侧躺抱着被子睡得很香,白皙纤长的腿暴露在外,睡裙往上梭了一些,露出女孩的大腿根,细细的肩带也往下,嫩滑的香肩也毫无遮拦的露了出来。

男人身上的西装还没来得及换下,便一手轻轻推开卧室门,轻步走进去。

拧眉看着床上睡相极差的女孩,剑眉蹙起,伸手去把被子往上拉了些,把她全身都严严实实的盖住,拿起床头柜上一本翻页的书,目光深沉的看了一眼熟睡的人儿后,转身离开。

昏暗的书房里,书桌上的台灯亮着,男人穿着睡袍坐在老板椅上,手上拿着刚才从单湾房间里拿出来的书,看的入迷。

江安沉默着站在书桌旁边,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自家爷手上的书籍。

【论成熟演员该有的心态与素养】

他嘴角抽了抽,爷看这种书干嘛?

好像是,湾小姐的。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