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我要去野炊

不对,唐棠和李然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小乐是有男朋友的人,肯定不会和李然那啥,那就是李然和唐棠了!

难不成......他们有点情况?

八卦的单湾此刻笑的一脸奸诈,唐棠和李然的约会,她这个铁闺蜜级别的人肯定是要到场的呀!

想了想,告诉唐棠说自己要先去询问一下四叔的意见,等会儿给她答复。

先去楼下熟练的泡了一杯咖啡,端着上楼到隋连城的书房门口,敲门。

“四叔,您在忙吗?我有件事想和您商量一下,可以进来吗?”

“进来。”

她一笑,轻轻推开门进去。

隋连城手中的黑金钢笔并没有放下,也没有抬头。

单湾把手上的咖啡恭恭敬敬的放在隋连城的手边,笑的甜甜的,“四叔,请喝咖啡休息一下吧。”

他垂眸,目光从热气腾腾的咖啡上扫过,眸子闪了一下,这才放下手中的钢笔抬眸看着她。

“什么事?”

“您先尝尝我特意给您泡的咖啡吧,您去出差这段时间,我和张伯又学习了一下,试试我的手艺有没有好一点?”

她一脸献媚乖巧,没有急着说要和唐棠去野炊的事情。

要和四叔谈事情,必须得让他想**一下呀!

闻言,男人黑色的眸子落在面前的咖啡上,再抬眸看着她希翼的目光,颔首动作优雅的端起咖啡放在唇边,轻轻抿了一口。

他只喝纯咖啡,不加糖。

浓郁的咖啡豆香气在80°的水中泡的很适当,苦味中并没有一点涩感。

口感很好。

隋连城挑起英气的剑眉,目光中带着一点欣赏的看着她,“味道不错,有待提升。”

“呵呵,以后会有提升的。”

“说吧,什么事?”

单湾轻咳一声,双手握着放在身前,有些期待又小心翼翼的轻声开口:“那个......我好朋友,就是唐棠,四叔也知道的,她明天要和我们同班同学小乐去野炊,我也......”

“不行。”

还没等她说完,低沉磁性的男性嗓音突然冒出来,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单湾:“......”

四叔,您能给个面子让我先说完吗?

她深吸一口气,忍着内心的极度不适和不满,“为什么呀?您还没听我说完呢,就是我们三个人,没有其他人,如果您不相信的话......可以叫张伯或者是左炎跟着我去。”

没有把李然说出来,是因为,如果让四叔知道她们中间还有个男的的话,会大大降低她能去的可能性。

说让人跟着她,是因为这样可以减低四叔对她的怀疑和安全考虑。

其实说可以让人跟着,她心里很慌。

可她没想到的是,四叔早就把她心里的小九九给看透了。

当看到隋连城放下手上的咖啡从老板椅上站起来的那一刻,单湾心间一抖,下意识的就往后退了一步。

这么心虚的表现,让她忍不住想敲自己的榆木脑袋。

心虚什么?

隋连城眸色清冷的睨着她,“唐棠是唐家千金,我不会反对你交朋友,但是你要想清楚自己和她的身份,如果让人知道你是我隋连城的人,会迎来很多麻烦和危险。”

她一急,“不会的!唐棠是我的好朋友,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我们从小到大认识这么多年了,我可以保证,她不会背叛我。”

男人沉眸,觉得她还是太过于单纯。

这个世界上,又有谁和谁会保持一定纯洁的朋友关系呢?

“单湾,你的保证在我这里毫无信度可言。”

她被隋连城一句话噎住,刚才在房间里想好的所有想法都被他一句话打了回去。

对啊,她从小到现在,已经闯了很多祸了。

小时候爬到人家房顶上去摘樱桃吃;在小学打肿了隔壁班的小胖,赔了一大笔钱;因为一个玩具就把同学追的四处喊救命;中学和男同学偷偷跑出去上网;前段时间还收了一个男同学的情书,差点把四叔气的半死......

她的保证,根本没有一点可信度。

可是,她已经跟唐棠约定好了,明天会去的。

要她怎么跟唐棠解释啊?

隋连城垂眸看着她内疚又失望的表情,眼神微暗,许久后终是不忍看她因为这件事而难受,薄唇轻启道:“单湾,明天你可以去,但是你必须和我约法三章。”

单湾一听,立马就笑开了,激动地上前几步抓着隋连城的手腕,“什么三章我都答应!”

男人沉眸看着她抓住自己的手,目光滚烫得让单湾下意识的放开,规规矩矩的退后几步。

“第一,关于你的人身安全,危险的地方和事情绝对不能做,若是闯了祸回来,别怪我对你严厉,并且,以后不会再答应你去任何地方。”

去野炊怎么会遇到祸事?

她笑着点头,一脸啷当样:“是是是,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不可能发生的问题!”

他垂眸看了她一眼。

单湾识相的收起自己的顽皮,垂着脑袋硬憋着自己的欣喜若狂,乖乖的站在那里。

“第二,我不会让人跟着你,但是你必须要保证你刚才所说的都是实话。”

不会叫人跟着?

那岂不是要玩翻天?!

单湾想都没想,直接点头,“嗯!”

她忘了,刚才她说了,明天的野炊只有她和唐棠、小乐三人,没有其他人。

“第三,晚上七点钟之前,必须回到帝锦御苑,不然,以后的门禁提前两个小时。”

晚上七点钟之前......

他们只是出去野炊,大概下午就回来了,不会到晚上的。

心里信誓旦旦的想着,抬头坚定的和隋连城保证:“嗯!我一定会按照四叔的三章去做的!四叔您就放心吧!”

隋连城转眸看着她因为开心而笑的见牙不见眼的笑容,眸子深了深,“嗯,我会叫张伯给准备,回去把周末的作业做完,晚上我检查,如果没有做完,明天就留在家里做。”

“好!那我先去啦!四叔晚上见!”

女孩儿穿着裙子欢快的招招手后跳着出去,像个精灵一般。

他收回目光,走到落地窗前去看着外面,黑眸微微闪烁着一蹙火苗,微小的火苗却似熊熊大火,在他身上肆意的燃烧。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