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飞到天上去

回到自己房间,单湾先给唐棠发了消息说明天早上八点在学校门口见后,转身抱着书本就开始奋笔疾书。

得在晚上九点钟之前写完作业,要不刚才的努力都白费了!

一直到了中午,张伯上来叫两人吃饭,单湾出来时嘴角还带着不小心弄上去的墨水,看见隋连城从一边书房出来后,立马扬起笑脸:“四叔中午好!”

男人看了她一眼,态度淡漠的抬脚走下楼梯。

她嘟嘟嘴,兴奋的跳着跟在后面。

“四叔,我就差一篇作文就写完了。”

餐桌上,女孩抱着碗开心的分享自己一个上午便把这两天的作业都写得差不多了。

刚一说完,旁边的张伯就轻咳一声。

隋连城也抬起了灰暗的眸子盯着她,“单湾,我看你高兴的连家规都快忘记了?”

闻声,单湾抖了一下,猛地想到在餐桌上不能说话的变态规矩,砸砸嘴默默地低头吃饭,可脸上的笑意还是止不住,高兴的差点能飞到天上去。

隋连城眼神深邃的看着她抑制不住的笑,垂下的眸中闪过一丝亮色。

吃完饭后,单湾又‘蹭蹭蹭’的回到自己房间,关了门再次开始奋笔疾书。

她的作文很差,差到看到题目就发晕。

所以,特地把作文留到最后写,能让她有多余的时间和空间去思考。

楼下,隋连城拿着一张财经报在看,长腿翘起,垂下的眼睑能看见逆天长的睫毛。

站在一旁的张伯抬头看了看二楼单湾的房间门,脸上是藏不住的欣喜,“爷,湾小姐今天好像比以往要更喜欢学习了。”

“嗯。”

隋连城淡淡应了一声,表面上风平浪静看不到一丝波澜,狭长的双眸却无心再看手上的财经报。

他脑子里全是上午和单湾在健身房内发生的一幕幕,闪过后又变成了两人在书房的对话。

“爷,其实我觉得湾小姐在学习上面还是很用功的,她对演艺方面跟专注,只是在平常的普通课本学习欠缺专注度而已。”

单湾不喜欢课本上太过死板的学习方式。

更加倾向于实践演练,她学的是演员,光是在课本上学习如何去调养情绪的波动,效果太慢太过公式化。

但是她在学校的各类演出比赛上,屡次获得大奖。

有一个房间里,放着的全是单湾在演出时得到前三名的奖杯,在学校的生活费和学费都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的奖学金来维持的。

只要那天有实践的演习,她保准是第一个到教室,乖乖等着抽角色上台表演的。

这也是单湾闯祸这么多,却还能留在学校的原因。

并不是因为隋连城的面子。

在学校里,包括教师和校长,还只有唐棠知道单湾和隋连城有关系。

若是校长和老师知道,单湾现在恐怕早就得到毕业证书,并且成为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了。

当然,单湾现在也是个风云人物。

是学校里经常被通报批评的闯祸头子。

隋连城微微颔首,薄薄的唇也带着一丝薄情,此时却微微扬起一个能蛊惑人心的笑容,看似是笑容,却带着一丝冷冽,“去给她准备明天要去野炊用的物品。”

闻言,张伯愣了愣,刚知道原来湾小姐明天是要去野炊,也没想到爷会答应。

他笑着点头,“好勒!”

......

一个作文题目,让单湾憋了一整个下午才写完,写出来的作文也是各种语句不通,思绪杂乱。

她对于作文这一块儿,是真的差劲。

张伯去叫单湾时,人已经趴在书桌上睡着了。

单湾应该是有一看作文就头晕想睡觉的毛病。

“湾小姐?”

“别打扰我......我要困死了......”

现在才晚上八点多,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可她也睡得太熟了,张伯也不好叫醒,只好去楼下告诉隋连城。

隋连城抬眸看了一眼二楼卧室的方向,黑眸下闪过一层深色,“无事,让她睡。”

她今天把这周的作业都做完了,当然累。

男人径直走到餐桌上去坐下,看着面前琳琅满目的各类海鲜晚餐。

全是单湾喜欢吃的。

可喜欢吃这些海鲜的人却不在。

他拧拧眉,耳边没有女孩儿的笑声和说话的声音,竟觉得无比落寞和清冷,放下手上的碗筷,直接站起身。

张伯见状,有些怔忡,“爷,您怎么了?饭菜不和胃口?我立马叫厨师再做......”

“不用,收了吧。”

他脚步有些急促,大步走上楼,站在单湾的房间门口,拧拧眉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看看。

她应该是在书桌上睡着了吧?

沉默犹豫片刻,还是轻手轻脚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果然,书桌上趴着一个小身影,手上的笔都还没有放开,清秀的小脸上还带着中午就有的点点墨水。

他垂眸看着女孩儿清甜秀丽的脸庞,眸色微深,动作轻柔的把她手上的钢笔拿了下来,盖上笔盖放进一边粉色的笔盒里面。

“单湾?”

叫不醒,她睡得太香了,因为很累。

男人抿唇,狭长的眸子深沉的扫过她双手压着的作文纸,目光定格在作文题目上——

【我的父母】

隋连城深沉的眸子瞬间一怔,俊脸上竟多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心疼,再次垂眸看着女孩儿白皙粉嫩的脸蛋,有些情不自禁的伸出手轻轻摩挲着她嫩白的肌肤,动作轻的不能再轻。

像是害怕自己会划伤这如蛋白般嫩滑的脸蛋。

是因为想不到父母而写的很累,还是今天努力一天而累?

他不知道,但可以想到单湾在看到这个题目的时候,心里的酸楚和一整天的故作开心。

微微弯腰下去,伸手抱着瘦的如同皮包骨的女孩儿,轻的让他感到不可思议。

上次抱她,是她被人绑架后晕倒的那次。

当时就觉得她很瘦,今晚抱她,觉得她更瘦了。

轻步走到她粉色的公主床边,把她轻轻放下,揭过被子盖在她身上。

女孩一碰到床便翻身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睡得更香了。

“唔......红烧鸡翅......腊排骨......”

“......”

做梦都想着吃。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