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四叔,我错了

她只是过去玩了一下,也没有和李然有过多的互动啊,应该不是什么大错吧?

“四叔......您用晚餐了么?”

静默,史无前例的静默。

比上次她接了一个男同学的情书那件事还要恐怖。

空气中都带着浓烈的冷意,让单湾下意识的开始害怕起来,心跳都‘咚咚咚’的,像是要跳出来似得。

好可怕。

外面,左炎拿着一个蓝色的文件夹进来,看见站在客厅里面瑟瑟发抖的单湾时,都忍不住给了她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单湾看了过后,更害怕了。

左炎拿着文件夹过去,恭恭敬敬的放在隋连城的手边,声音都非常严肃正经,“爷,这是您要我查的资料。”

说完,左炎站直在一边,看了看脸色发白的单湾后,默默地低下头保持沉默。

他可不敢多说一句,要是爷一个不高兴,直接拿他来开刀......

隋连城这才动作优雅的放下翘起的长腿,眸光幽暗且带着一股强烈的火气淡淡的扫过单湾的脸,随后落在大理石桌上的那个文件夹上。

他挑眉,声线冰冷而刺骨,“单湾,你来读给我听。”

突然被叫到名字,单湾浑身抖了一下,小脸愈发的苍白了,紧紧捏着连衣裙的蝴蝶结,心跳一阵一阵的加快。

她咽了咽口水,不敢有丝毫停顿,颤抖着手弯腰下去拿起桌上那个文件夹,鼓足了勇气翻开——

【李然,19岁、a大计算机系高三学生......】

是李然的资料。

只看了一眼,她便知道了四叔今晚生气的原因。

她深呼一口气,没有按照隋连城所说的读出来,而是开口解释道:“四叔,我错了,但是李然不是我的朋友,是唐棠带着他......”

“我叫你读给我听。”

男人低沉冰冷的声音毫不犹豫的打断了单湾的解释,眸底暗藏一层刺骨的冰寒,似是要把人彻底冻结住!

单湾呼吸一窒,身子都随着隋连城的冷声颤了一下,拿着文件夹的手渐渐攥紧。

客厅里的温度越来越低,冻得她不得不听话开始念——

“李然,19岁,a大计算机系高三学生,李氏集团长子,父亲是李氏集团董事长,母亲担任教导处主任,学习优秀,是计算机系的高材生......”

一张资料上所有关于李然的消息,她都念完了,呼吸也越来越沉重,眼底闪着一层浓浓的惧怕。

她很害怕四叔。

害怕到了说话都会发颤的地步。

“四叔,我们今天只是去野炊,李然是唐棠和小乐的朋友,我是事先知道的......没有如实的告诉您,对不起。”

闻言,男人眼底的阴戾越来越重,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也越来越骇人,整栋别墅都被他的冷气包裹着,像是铺上了一层厚厚的冰。

“哦?事先知道?”

昨天她跑到书房来,给他泡咖啡献殷勤,之后说要和唐棠去野炊,特意强调了只有她们三个同班的女生。

之后用一天时间把作业做完,又把她本就写不出来的作文给做了......

题目还是【我的父母】。

为的就是今天能和那个什么李然出去野炊?!

脑海中闪过a大学校论坛上出现的照片,身上的戾气像是滔滔不绝的江水,一发不可收拾!

“左炎!”

左炎身形一颤,立马上前:“爷。”

“去,收购李氏集团,告诉a大校长,立即开除计算机系高三学生李然!”

“不行!”

单湾心里一急,上前去蹲在隋连城的脚边,文件夹被她扔在一边,双手紧紧的抱着隋连城的腿弯,满眼惊恐和乞求,眼底已经氤出晶莹的泪水,颤抖着双唇摇头。

“四叔......您不能这么做,是我没有告诉您今天李然也在,都是我的错,和李然没有任何关系,您不要收购他父亲的集团,别开除他......”

这些都是她的错,为什么要怪罪到无辜的人身上?

收购李氏集团就代表着李然一家将会面临破产,甚至还有可能......

再通知校长开除李然,岂不是要把李家唯一的一根独苗连根拔起?!

她的错,绝对不能让无辜的人来承担!

左炎拧眉表情犹豫的站在哪里,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眼神冰冷嗜血,猛地抬眸直勾勾的射在左炎的身上,吓得他呼吸一窒连忙转身跑了出去。

见状,单湾心间猛地一颤,抱着隋连城的双手更紧了,说话都语无伦次。

“四叔!是我的错,我承认都是我的错,求您了......叫左炎回来,不要去收购李氏集团......李然是无辜的,今天的事情他一概不知......”

“还记得约法三章么?”

男人低沉暗哑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就像是一记重锤猛地砸在她头上,眼前一晃差点倒下去。

她点头,“i第一,必须保证安全;第二......要说实话,第三,晚上起点必须到家。”

“你犯了那条?”

“第、第二条......”

她没有跟四叔说实话,骗他说去野炊的人只有唐棠、小乐和她,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李然也会去。

男人垂眸,阴沉的眸子冰冷的刮在她身上,带着蚀骨的寒意直逼而去。

他纤长好看的手指伸出,轻轻勾起她尖尖的下巴,语调缓慢而带着能毁天灭地的煞气:“单湾,做错事情就必须要承受责罚,约法三章你已经犯规了,说什么......都没办法。”

她浑身僵住,错愕的抬起头看着头顶那双好看的桃花眼,明明是倾倒众生的眼睛,却在这一刻带着无穷无尽的阴暗和灭杀之气,让人感到心寒。

“四叔......对不起,我道歉,我知道错了,惩罚我好吗?是我犯的错就应该让我来接受惩罚呀!”

“你是我隋连城的人,无论做错什么,都不会受到惩罚!”

“不过......得让那些陪你一起犯错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男人磁性沙哑的声音就像是远古的狼嚎,带着能摄人心魄的诱惑和毁灭一切的王者之气,让人无法反驳,也不敢反驳。

单湾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如此冷漠残忍的男人,顿时间觉得这10年来所受到的照顾和养育都是站在悬崖之上发生的。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