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场风波

  

  白依依睁开眼睛,视线落在金色厚重的窗帘上发怔。

  她头疼欲裂,迷迷糊糊的,身上也似被车轮碾过,没有一处不是酸痛的。

  清晨的光线从窗帘缝隙射进一缕,她看清楚了房间的大致轮廓,是酒店式的套间,洗手间灯亮着,隐隐有水声。

  她双臂撑起身体坐定,这时候她应该在学校宿舍才对……

  这不是在做梦吧!

  接着她撩起被子,看到浑身不着寸缕的自己,手腕和身上也全是青紫的印迹,她慌地捂着嘴才不至于尖叫出声,靠!

  这时候,浴室的水声停了。

  白依依琥珀色的眸子微转,立刻掀开被子,从地上捞地凌乱的衣服往身上一套,赤足往门就跑。

  刚跑到门口,衣领突然被人往后一拉,她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干什么,放开我……快放开我!”白依依用尽力气挣扎,衬衫的衣扣迸落几道,男人依旧没放手,直接把她丢到了床上。

  白依依心里火大,正要尖叫呼救,然而一抬头看到眼前的男人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白色的浴巾裹在他精壮的腰部,凝结的水珠顺着胸肌的线条往下淌,再往上,就是一张俊逸无双的脸,她一下子就坠进他隽黑的眸子里,小心脏突突直跳。

  哇,男神……

  昏暗的房间完美地凸显了他五官的轮廓,漆黑如墨的眸子里带着一抹帝王般的霸气,萧冷的脸上带着慑人的气势,**的鼻翼和削薄的唇线勾勒出一个人神共愤的男神形象。

  做娱记也有些日子,她见过的男明星不少,但没有一个人可与他相提并论。

  白依依眯起琥珀色的眸子,就是这个男人昨天把她折腾成这样?

  “是张经理让你来的?看我被下药还要钻进房间,爬上我的床,够可以的!看你还是学生,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男人看了一眼她衬衫上的学生牌,漆黑如漩涡一般的眸子里闪过一道愤怒。

  面前的女人,肌肤洁白洁瓷,巴掌大的小脸,琥珀色的眸子微转,蝶翼似的睫毛微微**,闪现出一种无知的懵懂和惊慌,却又握紧拳头,隐隐压抑着她的愤怒。

  夜墨寒俯身,捏着她的下巴俯视,“今天你要不说实话,我不会让你离开!”

  白依依琥珀色的眸子一转,脑海里断篇的记忆终于回想起来了。

  昨天下午四点,她收到一条短息,说她六万元的借款到期,必须马上归还本息,否则她的资料就会在学校的论坛里公开,家人也会收到催还贷款通知。白依依一下子就知道怎么回事,肯定又是孪生姐姐用她的资料贷款了。

  她本是想跟债主经理说清楚这事……

  后来,她就被人下了药送进了这个男人的房间。

  夜墨寒见她皱眉头,俯身凑近她,隽黑的眸子紧紧锁着她,直到她慌乱地往后撤了撤身体,任由他的气息在脸上随意扑落。

  “先生,这事肯定弄错了,我都不认识你,怎么下药?况且,现在吃亏的是我,占了便宜的是你,你怎么反到质问起我来?”白依依忍耐着手腕的酸痛,身体的那种被撕扯过的疼痛更是让她又恼火又羞愤,长睫微翘,怒气冲冲地说,“如果你不是那个债主经理,那就是你们合伙把我骗到这里,下药,现在你还倒打一耙,怎么着,得了便宜还要卖乖?”

  好一张凌厉的嘴!

  夜墨寒眸子倏然一紧,盯着面前这个脸色余露绯红,颈肩上全是草莓印迹的女人,细腻白皙的皮肤上那种红印份外的刺眼,一时眸色里闪过一抹压抑的情绪。

  昨晚上的清晰再现,那些火热的画面在脑海里不停上演,夜墨寒突然觉得腹部一股热流,那种要命的感觉又在身体里涌动起来。

  他把视线移开,握拳头压制那种火焰,脑海里大概清楚了事情起因经过。

  张经理请他来喝茶,说有礼物奉上,希望前债一笔勾销,他喝完茶再醒来看到的就是和他同样火热,纠缠不休的女人,该死的张少峰!

  见男人蹙眉思索,白依依趁机躲开他,往门口跑去。

  夜墨寒下意识抓她,衬衫被他扯脱,她的白皙紧致的背就展现在面前,夜墨寒身体一阵电流窜过,那个地方已经再次有了反应……

  “该死的!”

  白依依见自己的衬衫没法穿,背上一凉,胸口又以没有遮拦,情急之下伸手扯他腰间的浴巾,瞪了他一眼,“看,再看戳你眼睛……别以为你长得帅,我就对你客气!”

  夜墨寒浴巾被抢,那抹欲望已经无处躲藏,直挺挺裸露在空气中,听得白依依一声尖叫转身,夜墨寒咒咒一句,一把扯起床上的被子裹了身体。

  趁他扯被子的功夫,白依依拾起他的衬衫套上,头也不回地跑出了酒店房间。

  ……

  程宇看着一个衣衫凌乱的女人从总裁房间跑出来,接着,身边那几个狗仔娱记跟着那女人疯了一般也跑了出去。

  他目瞠结舌地看完这一幕,这是什么情况?

  这时,夜墨寒赤着上身出来,眉目里带着几分阴沉不定的恼怒。

  “夜先生,刚才张经理给你打电话,问您礼物满意不满意?还有,江氏总裁昨天晚上已经到了这家酒店,不过您昨晚睡得早,就没有打扰您,您看今天是不是约江总见面会谈?那个……刚才从您房间里跑出的女人……被那些娱记给盯上了,我是不是该做些善后工作,毕竟最近我们分公司就快要上市了……”

  “娱记?”夜墨寒眸子遂然凝住,一丝蚀骨的冷意顿时散开,程宇慌得噤了声,把后面的话都咽进了肚子里。

  那女人穿走了夜墨寒的衬衫,他嘱咐程宇去买,见程宇离开,他拔通张少峰的电话就他就骂了一句:“***,搞什么?”

  “夜先生,我也是一番好意,她还是个清纯女学生……长相也还清秀漂亮,所以就私下作主……”张少峰有些胆寒地说道。

  “你还给我安排了娱记,是怕我不认账呢,还是怕自己洗不清?”夜墨寒声音陡然一冷。

  “我怎么敢?夜先生,您就是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害您啊,肯定是那些娱记误打误撞碰到了这事,所以这不能怪我!”张少峰讨好地说道。

  看到程宇手里拿着白衬衫进来,夜墨寒接过衬衫穿好,语气倏冷的对电话那头的人说道,“你欠我的钱一笔勾销,从此之后,她也不欠你的,以后,你再做这种事情,别怪我不讲情面!”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