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冥婚

  京城三月的桃花,开得总是比旁处娇艳灿烂。

  “哎,听闻了吗?丞相府的那个扫把星和安江王配了冥婚。”

  “嘿呦,这怎么能没听过,也不知道国师怎么测的八字,安江王英明神武,那个扫把星怎么配得上王爷。”

  “安江王留下那么多家业都要便宜那个扫把星了。”

  “那可未必,我听说上面那位想让她陪葬呢。”

  “那个扫把星能给安江王陪葬,也算得上是她功德一件了。”

  “………”

  底下唏嘘声一片,众人皆是快意。

  丞相府。

  上官清睁开眼就闻到一股血腥味,她快速包扎好手上的伤口,心中将掌管揽阙那位的祖坟拖出来溜了一万遍。

  想她堂堂东山狐神,不过就偷吃了一颗蟠桃,竟然被废除神力贬下凡间,受轮回之苦。该死的揽阙兔精一定是嫉妒她的美貌,才将她投身到这么一个下场凄惨的女子身上。

  “砰砰砰--”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你这个扫把星又耍什么花样,吉时快到了,还不快点出来。”

  上官清不耐烦的将脚边的凳子踹过去,“闭嘴!”

  门外停了一下,敲门声更大了起来。

  “反了天了,还真以为自己是安江王妃了?你不过是一个陪葬的冲喜丫头罢了,还不快滚出来!”

  上官清选择性的忽视她,瞧见镜子中的女子与她真身有几分神似。只是面目苍白,像是好几夜都没有睡好,硬是把人逼的失了娇艳只剩哀凄。

  她慢悠悠的补着妆,门外却开始撞门了,本就破旧的屋子更显得摇摇欲坠。

  “哐当--”一声,门被人撞开,一个腰圆胯粗的女人大步走进来,挽起袖子就要挥上来。

  “让你摆架子,装哑巴!”

  上官清眉眼一寒,一把扣住她的手将她朝地上咋去,女人砸在尖尖的木屑上,有血迹蜿蜒而下。

  “哎呦,你这个扫把星,看我不收拾你!”

  那嬷嬷哀嚎一声就要爬起,上官清一脚踩在她的胳膊上,“你这人怎么就这么不识抬举,眼巴巴的过来找死呢?”

  “你这个贱人!”嬷嬷抬脚就要踢来,上官清抓起旁边的椅子用力敲在她的膝盖骨上,她顿时哀嚎一声,躺在地上直抽搐。

  “三妹,你怎么可以这么欺负宋姑姑?”

  一青衣女子推门而入,肤如凝血,五官姣好,端的一身贵气,眉宇间皆是不赞同。

  她看了眼地上血肉模糊的女人,遮住眼底的厌恶,让一旁的小丫鬟将人扶起。

  “三妹,大姐知道你因为冥婚一事心生怨怼,可安江王乃人中龙凤,你嫁给他是你的幸事。”

  上官清嗤笑一声,“大姐竟然觉得这般亲事如此之好,那你自己怎么不去?”

  上官芷僵笑一声,似乎没想到她会如此回话,“大姐前些日子就立誓要给老祖宗祈福,今年以表诚心不会婚配。”

  “呵,端的冠冕堂皇,那你为何非要在旨意落下时才去祈福,无非就是想躲避冥婚罢了。”

  上官芷被人戳破心事,脸上青红交加,她娇嗔一声,拿起一旁滚烫的茶水就要砸来,“三妹真是说笑!”

  上官清用广袖拂开茶水,拎着滚烫的茶壶慢慢逼上前,上官芷惊叫一声。

  “上官清,你疯了吗?你难道不怕爹爹知道家法处置你吗?”

  “呵,命都快没了,我还怕他家法吗?”

  上官芷转身就想跑,上官清一把拉住她的手,将滚烫的茶水浇了上去,热气在空中散涌,她洁白的肌肤很快红成一团,开始溃烂。

  “啊--,你这个贱人,我不会放过你的!”

  上官芷全身是汗,疼的满脸扭曲,眸中皆是恨意,上官清放下她的手,捏起她的下巴,轻蔑的笑道。

  “疼吗?当年你盗我诗词,毁我声誉的时候,我比你疼上千倍万倍,这些我都会一一讨回来。”

  上官芷惊恐的睁大眼,上官清冷笑一声将她扔在地上,一旁来接亲的嬷嬷早已没有了气焰,后怕的接连后退着,磕磕绊绊的开口。

  “王妃……吉时已到……”

  上官清随意扯下一旁大红色的婚袍,出门坐上了喜轿。

  透过飘扬的窗布,隐约可见威严赫赫的相府,她安抚着体内即将转世的亡灵。

  “放心吧,这一切我都会替你讨回来。”

  许是焦急拜堂,花轿不出一刻便稳稳当当停在安江王府门前。

  安江王年少成名。三岁可做诗,五岁便可纸上御敌,七岁射大雕,十三岁便征战沙场,先帝在时,常赞他文可治国,武可安邦。

  却没想到先帝刚逝,他便一病不起,拖着病体去了边塞,望州一役,马革裹尸还。

  上官清垂着眸子,核对着脑中的信息,轿子慢慢停了下来,外间有太监尖锐的嗓音。

  “恭请安江王妃入府,请出轿三跨火炉去晦!”

  上官清盖上外间丫鬟递来的盖头,明明是大喜的日子,安江王府却布满白绫。

  “恭请安江王妃面盆洗手,除秽安康!”

  上官清配合做完一系列动作,其他人纷纷退下,留下她独守灵堂,她慢慢上前,楠木金丝棺尚未合完,透过半开的棺材,可以一窥棺中人之容。

  安江王谢勉不愧是人中龙凤,即便是面色惨白,也能看见当日的风华,细长的睫毛像扇子一样垂在脸上,薄唇有些泛青,微微抿着。

  上官清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坐着,将他的手拿出来搁在自己的腿上,细细诊脉。

  谢勉浑身冰凉,无一丝生气,像是过世已久。

  她掏出当日被贬下凡时求来的最后一颗仙丹,虽然肉疼。但明白救下这人,能顺利度过轮回之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上官清把仙丹塞入他的口中,闭上眼睛开始自我调息,毕竟是凡人的身躯,慢慢的便察觉到了困意,她看了眼纹丝未动的谢勉,倒头睡了过去。

  她刚入睡,便有一对男女从空中轻巧跃下,点住她的睡穴,男子莫崖快步走入棺中,刚想伸手扶起棺中人,就见他缓缓睁眼坐起。

  “王爷?”莫崖和莫鸳惊叫一声,神色中满是不可置信。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