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大快人心

这声音再熟悉不过,颜思枫不语,悄无声息地隔着墙,听着两人的对话。

  “再怎么着也是你的骨肉,你们一家三口团圆,还有我什么事?”

  那女人的声音有些责备,似乎是在对张卓喊冤。

  “小翠,这怎么会。”

  张卓讨好地说着,“那个老女人生了女儿,我刚好有理由休了她,娶你为妻呀。你看,这朵绢花是我今天专门去镇山给你挑的,好看吗?”

听着墙外一对奸夫*妇你侬我侬的样子,颜思枫气不打一处来。

  当初暂住在长姐这里时,她就觉得和这个名叫小翠的寡妇之间有些古怪,如今看来,的确是事出有因。

  颜思枫平生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出轨,况且狄莹拼了性命从鬼门关里抢回了孩子,他张卓居然去镇上给别的女人买绢花?

  啪!啪!

  不等两人反应,颜思枫一个箭步冲出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了那女人两巴掌,又用力揪掉那女人鬓边的绢花。

  “你是谁?”

  那女人明显被打懵了,捂住生疼的脸颊,看着这副陌生的面孔。

  “你个贱人,不是说这辈子只爱我一个,只是想让小翠给你钱花吗?”

  颜思枫算个外人,自然不好插手他们之间的事情,也便另想了法子,假装自己也与张卓有染,“当初是你救下我,说等你在小翠这里骗够了钱,再休掉那个女人,就和我远走高飞,现在看来都是假的。”

  “你胡说什么?”

  谁也没有料到颜思枫会有这么一出,张卓一把拽住颜思枫的胳膊,想抢回绢花。

  啪!

  又是一巴掌。

  颜思枫卯足了劲,朝着张卓的脸上扇了一巴掌,震得她手都有些发麻,咬牙切齿地说着,“

  好,既然你不认我,那我就去告诉你老婆,让她把刚刚生出来的儿子掐死,让你老张家断子绝孙。”

  “你说什么?”

  张卓显然有些意外,忘记了脸上得疼,嘴唇一个劲得哆嗦,“她,生的是个儿子?”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张卓年近三十才找到媳妇,本就让爹娘头疼不已,现在续上了香火,说不高兴也是不可能得。

  啪!

  颜思枫仍不解气,又狠狠抽了张卓一巴掌,继续煽风点火,“你老婆生了个大胖小子,你高兴成这样,看来是不打算给我个交代了。”

  还没等张卓开口,那寡妇就听出来了颜思枫的话外之意,嚎哭着就冲过来要和张卓拼命。

  “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看看你的孩子。”

  颜思枫挡在小翠前面,转身对张卓喝骂。 

  那张卓是个吃软饭的主,一听这话立刻脚底抹油一般开溜。

  “劝你一句,快点给我滚。”

  颜思枫一双狭长的凤眸微眯,居高临下地看着比自己低出一头的小翠。

  “你算个什么东西,滚开,我要去找他说清楚。”

  小翠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伸手推搡着颜思枫。

  “你个偷腥的寡妇,有什么脸面去和他说理。”

  颜思枫平时在健身房就是个撸铁怪,对付这个身材矮小的寡妇自然不在话下。

  但她并没有和小翠动手,而是假意死死拽着她往院子里走,“现在他老婆生了儿子,周围邻居一定闻讯过来道喜,你过去是想让人用吐沫星子淹死你,还是想让她弟弟打死你。”

  果不其然,一听这话,小翠立刻乱了阵脚,如同脚下生根一般站定,一步也不往前走。

  颜思枫趁着一拉一扯的蛮力,猛地一松手,小翠便整个人往后一栽,重重地摔倒在地。

  “就你这点能耐还想偷腥,也不怕你早亡的丈夫夜里找你。”

  颜思枫言语刻薄,骂的那寡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里又担心颜思枫会抓她去前院,只能忍辱负重地从地上爬起,手脚并用地离开

  “都是什么东西。”

  颜思枫呸了一口,发现那朵绢花还在手里,也便调整情绪回了房内。

  一见她进了房门,张卓双眸不自觉地闪动几下,有些坐立不安。

  “姐夫,都说让你不要跑那么快,这不,你送给长姐的绢花掉了。”

  颜思枫分得清孰轻孰重,假意嗔怪地把绢花塞进张卓手里,眼神氤氲地看着他。

  “对,对。”

  张卓反应也快,伸手快速接过绢花,放在狄莹手里,“今早去镇上给你买绢花,可谁知我一走你就要生产了。”

  狄莹淡淡一笑,并未理会谄媚的张卓,却是眼神复杂地看了颜思枫一眼,这才开口,“谢过夫君。”

  狄望分了喜饼给众人,又站在院里和闻讯道喜的人说了好一阵子话,这才叫了颜思枫一起回去。

  路上,颜思枫心事重重,没来由叹了口气。

  “你好像有些不高兴?”

  狄望回眸,抿着薄唇看向颜思枫。

  “吃不到兔肉了,我有些心痛。”

  颜思枫不想告诉狄望那件糟心的事情,随意换了话题,“而且今日好不容易采得得那株草药,本是给狄纯治病的,也给长姐用了。”

  “无妨,后山那么大,再采就是了。老三那病也让王婆一直看着,不用那草药也可以。“

  “都这么久了也没个效果,你就不觉得蹊跷?“

  颜思枫沉不住气,开口问着狄望。

  “不治的话,或许一点用也没有了,治的话或许还有点用。“

  狄望淡淡地说着,“老三还年轻,不治好以后怎么娶妻生子。“

  “就不能去镇上,城里,去繁华的地方看看吗?“

  颜思枫无语,试探地和狄望说着,“把现在的药停了,攒些银两去大一点的地方治不行吗。“

  闻言,狄望脚步稍显凝滞,眼神闪过一丝阴沉,没有接话,只向前走着。

  爱说不说,不说拉倒。

  颜思枫也懒得再问,拖着沉重的步伐回了家,端起茶碗就往嘴里灌着。

  还没等喘口气,就又听见门外有女人扯着嗓子喊开了,“老狄家的,该治病了。”

  “二哥,我不治了。”

  狄纯梗着脖子,身子不由自主往后撤,"左右是治不好,花那钱干嘛。"

  “王婆,您请进来。”

 狄望不理,而是径直迎了王婆就进了屋。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