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还敢骗人

“老三,你这病是从小落下的病根,怎么能这么快就好了?”

  那王婆长了一张长脸,嘴唇却薄的厉害,颧骨高**起,贼眉鼠眼地掏出一包药材,“这次我又给你抓点药,你去吃就行。”

  “有劳王婆了。”

  狄望伸手就接过了那包药,俊朗的脸上却多了一抹尴尬,“这几日进山没什么收获,银子也没有多少……”

  “不妨事,你且拿去给老三治病,等过几日再给一样的。”

  王婆嘴里说的好听,似乎处处为狄望着想,“治病要紧,我给孩子治了这么多年,孩子身体重要。”

“谢谢王婆,这些多少两银子?我尽快给您。”

  狄望双眸感激,这才双手捧着药材感谢道。

  “不多不多,十两。”

  “十两?这里面都放了什么名贵药材,敢那么多钱?”

  几乎是下意识地,颜思枫就在一旁开腔搭话。

  “这里都是上等药材,人参,鹿茸,虫草什么的,肯定要比寻常草药贵些。”

  王婆吊梢眼咕噜一转,上下打量了一眼颜思枫,没好气地问了一句,“你是谁啊?”

  “你别管我是谁。”

  颜思枫有些头大,虽说她在现代只是个美容师,但小时候经常爬在柜台上看父亲抓药,对药材医术也有不少了解,"你知道他病症在哪里吗就用这么猛烈的补药,他年纪这么小,用这么猛的药越补越亏,你一个大夫不会不知道吧。"

  “你是大夫还是我是大夫?一个小丫头片子还敢话这么多。”

  王婆脸色倏忽一变,口中不悦地咕哝着听不清的话语,转身打算离开。

  “你给我站住。”

  颜思枫最讨厌别人贬低女性,气不打一处来,上前打开狄望手里的那包药材,塞回王婆手里,厉声呵斥,“你瞪大你的狗眼,给我看看这些药材哪里是人参,哪里是鹿茸,哪里是虫草。”

  真没想到,她小时候无意中记得的东西,在这里能派上大用场。

  “这都被我特意磨碎了,我怎么分得清。”

  王婆仍是嘴硬,眼睛也不看那一包碎成渣的药材,翻着白眼说着。

  “呵,我看你就是不敢。”

  颜思枫抓起一把草药,直朝着王婆的脸上怼,嘴上丝毫不饶人,“你这是人参?这分明是档次最差的党参,还有这当归,苍耳草。老三又没患咳疾,你加这么多川贝母做什么。”

  这王婆压根就是个不折不扣地骗子,被颜思枫识破了真面目之后,立刻变得凌厉起来,伸手把狄望手里的草药包全夺了回去,伸手狠狠推了颜思枫一把,嘴上也不干不净地说着,“你一个丫头片子懂什么,胆敢在这抹黑我,快滚。”

  颜思枫不防,没想到王婆竟然冷不丁伸手伤人,身子朝后一倒,手上抓空,直挺挺地就摔了下去。

  糟糕。

  这下可要摔的痛死了,颜思枫下意识绷紧了全身,却发现落入了一个柔软的怀抱中。

  是狄望在身后结结实实地接住了颜思枫。

  “王婆,说话归说话,你伸手推人是要做什么?“

  狄望脸色一沉,扶着颜思枫站定,声线冰冷。

  “狄望,我告诉你,今天这草药我还不给你们了,之前欠我的银子也甭想拖欠,赶紧凑足了给我,以后休想在让我登门治病。“

  王婆自知理亏,话一说完,就脚底抹油的离开了狄家,嘴里骂骂咧咧无止无休。

  “那个……谢谢……”

  颜思枫被狄望托住,心里有些意外,口中结巴着道谢。

  狄望有些尴尬,瞧着王婆离开的背影,这才徐徐开口,“那王婆一直照顾狄纯的病,你这样做对待一个寡妇,失了礼数。”

  “跟这种人有什么礼数可言?那些草药,我喝了这么些年也没个动静,还不如拿钱盖房呢。”

  狄纯涨红了脸,不甘心地反驳着。

  颜思枫不搭理狄望,沉吟片刻,似乎想到什么,抬眸看向狄纯,“那王婆给你可曾开过方子?”

  “开过。”

  狄纯忙不迭地说着,从身后的垫子下拿出一沓压的平整的药方递给颜思枫,“在这里。”

  我去。

  这个朝代的人智商都是负数吧,这纸上写的药方和药材都不一样,能治病才怪。

  颜思枫嘴角略一抽搐,有些哭笑不得。她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容易被骗的人,一骗还骗了这么多年,难怪家里会这么穷。

  “行了,天都要黑了,睡吧。”

  狄望怒了努嘴,不想再说什么。左右这王婆生了气,一时半会去劝也没用,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这,怎么睡?”

  颜思枫看了看只有一张炕的房子,忍不住打了个冷战,眼睛下意识地盯着狄望,猛然想起一件事:她身上的衣服,该不会也是狄望给她换的吧。

  “我二哥已经砍了棵梨树,等晾干了就做床,这几日再对付一下吧。“

  狄纯似乎有看透人心思的本领,开口说着,也便又补充一句,“你身上的衣服是长姐救你回来那天给你换的,我们兄弟俩虽然穷,但志不短,你不要把我们想的太坏。”

  “老三,睡觉。”

  狄望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厉声喊了一声狄纯之后,就不知道从哪掏出一张草席铺在地上,和衣而睡。

  不用说,这被子恐怕也就这一床。

  颜思枫实在是别扭极了,躺在床上伤心的想掉眼泪,那么多欧巴帅哥还等着自己打榜,那么多综艺还没看完,怎么就偏偏到了这个日落而息的鬼地方来。

  一觉醒来,狄望早不知道去了哪里,卧在炕另一边的狄纯也早已经清醒,静静坐在一边绣着什么。

  “你,居然会女红?”

  颜思枫有些意外,没想到狄纯一个半大小伙居然手上功夫这么灵巧。

“嗯。”

  由于长久卧床不见天日的缘故,狄纯的脸色白皙胜雪,情绪稍微起伏脸上的浮现两朵红晕,“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求了长姐教我些针线活补贴家用。”

  “你绣的什么,我看看。”

  颜思枫自愧不如,她一点针线活也做不了。只好凑过头去,想看看狄纯绣的是什么。

  “别看了,给我看坏了怎么卖钱。”

  许是觉得男儿做女红的确难为情,狄纯把正绣的帕子努力往怀里藏。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