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居然被赶走?!

“老狄家的,有人在吗?”

  正撕扯间,就听见尖酸的女声叫了一句,推门就走了进来。

“哟,这大白天的,你就按捺不住自己的狐媚子劲了,怪不得昨个阻拦我给老三瞧病,看来是想仗着老三腿脚不便,给你个狐狸精行方便啊。”

  一大早,王婆便气势汹汹地来了狄家,堵住狄家的大门,就开始尖酸刻薄地辱骂起颜思枫来。

  要论喷人,颜思枫真算的上是资深喷子了。作为追星一族,手撕黑粉的本领只是入门级别的。

  “真晦气,大清早的就听见野猪在叫,还以为怎么了呢,半天是您来了。”

  这王婆实属农村蔽妇,长得又肥又壮,皮肤还黑黝黝地。颜思枫用野猪暗讽她,也是合情合理。

  “少在这里指桑骂槐,”

  王婆被颜思枫戳了痛处,也便露出了真实面目,“我是来讨老狄家的医药费来了,你要是拿不出钱,就给我滚一边去。”

  “医药费?什么医药费?”

  颜思枫揣着明白装糊涂,一双狭长地丹凤眼睥睨着王婆,“我怎么记得,昨日的草药你都拿回去了,王婆上了年纪,怎么老糊涂了?”

  “昨天的是拿回去了,还有以前的,那么多药材,难道不要钱吗?”

  王婆丝毫不甘示弱,蛮横地撞开颜思枫,双手叉腰站在狄纯面前,“我说老三,你哥这么些年拿了多少副药材,你心里有数。说,什么时候还钱。”

  “你说的药方,是这个吗?”

  不等狄纯开口,颜思枫就从席子下面抽出一张药方在王婆面前甩着,轻蔑一笑,“你以为狄家人认得药材,我也不认识吗?这些药材到底与药方符不符合,瞪大你的狗眼看看。红花?这狄纯又不堕胎,你开这么多红花做什么?还有这乌豆根和南五味子,都是治疗腹泻所需,你竟开了这么多年,当真是蛇蝎心肠,真不怕进了地狱。”

  早在昨日,颜思枫为了保险起见,就嘱咐狄纯把剩下的草药都给她看了一遍。

  “你一个女人,凭什么做得了狄家的主?”

  王婆也不看颜思枫手里的药渣,一把推开颜思枫,上下打量了面前这人一眼,从鼻子里发出一丝冷哼,“少废话,快点拿钱。”

  “你做梦,这钱我一分都不会给你。”

  颜思枫毫不惧怕,干脆和王婆撕破了脸,“这些年你坑害狄家,干尽丧尽天良的事情,还好意思腆着脸要钱?识相点就有多远滚多远,不然姑奶奶有的是办法对付你。”

  “好,你们狄家不给我钱,等着我去官府告你吧。”

  王婆伸着手指头,气急败坏地在颜思枫身上戳了几下。

  “你尽管去,我还巴不得你快点去。”

  颜思枫满脸鄙夷,字字珠玑,“到时候我就拿着这方子和草药去朝堂上,把你拿来的草药给他们看。就算我们老狄家不懂,那青天大老爷身边的人,难道也不懂医术吗?实话告诉你,这左邻右舍也拿过狄纯的药渣去过喂鸡鸭,见过那药渣的样子。到时候人证物证都有,我就求他们治你个故意杀人罪,您后半辈子也不用担心没人养老了。”

  “你……你……”

  王婆恼羞成怒,眼睛紧盯着颜思枫手里挥舞着的药方,突然一个飞扑,抢过了她手里的药方,揉成团吞进肚里,噎的她双目圆瞪,脖子伸长,“你给我走着瞧。”

  吃完那团药方纸之后的王婆,觉得嗓子剌得生疼,知道颜思枫是个不好惹的主,也便丢下一句话就立刻转身,灰溜溜地离开。

  “幸好就拿出来一张方子。”

  颜思枫满脸黑线,心有余悸地把剩下的药方重新拿出来,想换个地方收起,她没想到这王婆为了毁灭证据,居然把这药方一口吃了。

  “小枫姐,那王婆吃了一张药方,可怎么办啊。”

  狄纯一家犹如任人宰割的牛羊,从不和别人发生争执,今日一听到王婆报官,心里害怕的紧,也便怯怯开口问了一句。

  “怕什么,咱们还有那么多草药呢。来,把这些草药可藏好了。”

  颜思枫撇撇嘴,以前她追星时候挖对家黑料掘坟,哪怕是随口的一句话都能作为致命证据,把对方死死踩到脚下。

  况且这王婆还是人赃俱黑,就算是进了官府,她也不用怕。

  刚把药方藏好,狄望就面露晦暗地走了进来。

  “哥,你回来了。”

  狄纯见着狄望回来,以为二哥是山里没有什么好猎物而烦闷,便低低叫了一声。

  狄望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含糊的声音,算作答应,也便伸手把一旁的颜思枫拽了出门,“你出来一趟。”

  颜思枫被狄望的蛮劲拉的站不住脚,只好跟着狄望走了出去。

  “你走吧。”

  狄望也不看颜思枫的脸,逆光下的侧脸棱角分明,唇线紧抿,冷漠地从兜里抠出几个铜钱塞到她手里,“我们家穷,容不下你。这些钱是我今早打猎来的,就剩这么多,你都拿走吧。”

  什么?

  颜思枫瞪大了眼睛,一时半会还真没反应过来,昨日还为了她英雄救美,怎得今日居然被赶走了?

  按照小说里的情节,不应该是这家人把她供起来,当神仙一样供奉,等着她带领一家人发家致富吗?

  “为什么?”

  就算走,也要给个理由吧。颜思枫默不作声掂了掂手里的铜钱,心里更是不爽,这也太少了点,难不成是打发要饭的。

  “我弟弟还那么小,家里有女人实在不便。”

  狄望稍稍侧目,意味深长地看了颜思枫一眼,终究还说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一面敷衍地说着,一面伸手把颜思枫往外推。

  走就走,这么个破地方,姑奶奶还不稀罕呢。

  既然狄望要求,那颜思枫干脆就拿钱走人。刚开始走着还意气风发,觉得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但慢慢地,就开始慌了。

  这小破村连个旅店都没有,她一个女人家,离了狄望那里,还能去哪?

  漫无目的地在村里瞎溜达,好巧不巧,就恰好和狄莹走了个照面。

  “妹子,你这是要去哪?”

  狄莹把身后背着的箩筐扯了扯,开口问着,“怎么不回家待着?”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