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混账姐夫

“额,你才生了孩子,怎么就出来干活了?。”

  颜思枫吓了一跳,惊声开口,“身子这么虚,可是得落下月子病的。“

  “我闲不住。“

  狄莹尴尬地笑笑,似乎在隐瞒什么,继续问着,“你怎么出来了?“

  颜思枫心里已经把狄望的祖宗十八代都要骂活了,悻悻地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狄望就把我赶出来了。”

  “这个死**。”

  狄莹一脸恼意,她早就跟狄望说过,让他把这个女人栓在家里做媳妇,他可倒好,悄无声息地把人给赶走了。要不是今日被自己碰到,给狄家延续香火的事情又打了水漂。

  “你还没吃饭呢吧。”

  狄莹暂做缓兵之计,打算先留住颜思枫再说,“不如跟我回去吃点东西,明日再走。”

  看着一眼望不到头的山,天色也日渐暗淡下来,颜思枫也便点了点头,跟着狄莹一起回去吃点东西,再考虑往后该怎么办。

  “我去做饭,你帮我看着孩子。”

  狄莹带着颜思枫回去,把襁褓里睡得正酣的孩子递在了颜思枫手里,开口嘱咐着。

  还没等颜思枫开口问张卓在哪,狄莹就走了出去。

  猛然,颜思枫听见一声凌厉的尖叫声,接着就是满口脏话的辱骂。

  “你个赔钱货,今天卖菌菇的钱怎么就这一点?”

  一个男人似乎很是愠怒,声嘶力竭地骂道,“说,是不是又去给你那个半死不活地弟弟治病了。”

  颜思枫猛然一个激灵,看来这个张卓,是个十足的混蛋。

  “你装什么哑巴,开口说话啊。”

  许是狄莹并没有开口,惹怒了张卓,就听见东西滚落的声音,想来是张卓掀翻了采来的菌菇。

  靠,这种事情还能忍得住?颜思枫一股热血朝头上涌,轻轻放下熟睡的孩子就打算出门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狗男人。

  “你怎么在这?“

  张卓一愣,显然有些意外,伸手下意识地护住了脸——看样子,那日的耳光他仍旧记忆犹新。

  “狄望让我来看看长姐和孩子。“

  颜思枫眼神倏忽变得阴鸷起来,“他们说,如果孩子过的不好,就让我带回去看管,免得孩子受委屈。“

  “怎么会。“

  张卓下意识的还嘴,想溜之大吉,“隔壁老刘叫我去他家给孩子拿鸡蛋,我先走了。“

  颜思枫伸手一把揪住了张卓的肩头,手上暗自用力,刚想教训他,就看见狄莹走了过来,情急之下不得不松开了手,让张卓溜了一次。

  狄莹手里端了一碗清澈见底的米汤,又拿了拳头大小的窝头递给颜思枫之后,自己就默不作声地抱起孩子,垂眸看向地面,再也没说话。

  看着狄莹眼角含泪,怔怔地出神,颜思枫心里也不是滋味,犹豫片刻,开口对狄莹说了一句,“他这么不是个东西,你回娘家住着算了。”

  “我若是被他休了,村里人岂不更是笑话我们狄家,等清明去扫祭,列祖列宗也会因我蒙羞的。”

  狄莹长叹口气,看来她并不是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而是被许多不得已牵绊着。

  颜思枫无语至极,恨不得给她普及一下作为新女性的权利和自由。

  “罢了,你早点休息,明日一早跟我回去,问清楚狄望为什么要赶你走。”

  狄莹站起身,把颜思枫一口没碰的米汤重新端起来,不着痕迹地抹了一把眼角的浊泪。起身离开。

  “他就不是真心待你,你又何苦委屈自己。你如今有孩子,还怕什么?”

  颜思枫心里猛地发狠,低声快速地在狄莹身后说了一句,“你和狄望两个人,再加上狄纯的好手艺,日子不会差到哪去。”

  “ 罢了。”

  狄莹僵硬的转过身,落寞的双眸似乎有些氤氲泪水,垂眸对颜思枫淡淡地说着,“我也有自己的考虑,只要他不太过分,我不会责难他。”

  颜思枫明显一窒,显然,狄莹早就知道张卓的那些破事,只是不想声张而已。

  既如此,颜思枫只能尊重她的选择,机械地点了点头,再也不开口。

  这狄莹看起来年纪并不大,但不知为何,皮肤竟然差到这种地步。毛孔粗大不说,皮肤暗黄无光,才二十出头的年纪,眼角的细纹就爬满了眼周,鬓边甚至还冒出了些白发。

  难怪小翠会那样说狄莹。

  颜思枫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实在不明白狄望怎么就把自己赶走了呢。甚至连原因也不愿意跟自己说清楚。

  再醒来都已经是第二日一早了,睡在这又潮湿又硬的地板上,颜思枫觉得浑身上下都和散了架一样生疼,缓了好一会才勉强能起身。

  “你醒了。”

  狄莹看见颜思枫已经站起了身,也便把手里的背篓分给她一个,“我们先去狄望那里问清楚,然后再去采菌菇。”

  不等颜思枫开口拒绝,就见着狄莹已经风风火火地出了门。

  狄莹不愿坐月子,颜思枫劝阻也没用,她也只能加紧步伐,一言不发地跟在后面。

  来到狄家,老远就发现狄望正在院里整理之前剥下的动物皮毛,眉宇紧皱,手下的力道很重,似乎是在发泄着不满。

  “望儿。”

  狄莹拉开了院外的柴门,先于颜思枫走进了院内,语气似乎有些不满,“你为什么要把小枫妹子赶走?”

  狄望倏忽抬首,这才发现长姐带着颜思枫回来了。眸色蓦地一亮,继而一张俊脸就满含了歉意。

  一霎时,他竟臊得满脸通红,支支吾吾地什么也说不出来。

  “好好的,你赶人家走作甚?”

  狄莹看着弟弟不成器的样子,伸手在狄望的胳膊上狠狠掐了一把,挤眉弄眼地看着狄望,恨铁不成钢地教训他,“这荒郊野岭的,你让她一个人走,若是遇上豺狼虎豹,你可就坏了良心了。”

  狄望闻言,仍是一言不发,偷偷抬眸看了看面前的颜思枫,脸色竟红的好似酱色的猪肝。发觉颜思枫也一脸懵的看着他,匆忙又垂下头,如同犯了错的小媳妇。

  “走,咱们进屋。”

  见着狄望像个榆木疙瘩,怎么问都不张口,狄莹也有些懊恼,伸手牵了颜思枫,不由分说地就进了屋子。

  “小枫姐,你回来了。”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