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再战王婆

  炕上的狄纯眼神澄澈,看向颜思枫的眼神有些欣喜,眸子里的星光闪动,他似乎没有料到颜思枫会回来一样。

  “纯儿,姐问你。”

  不等颜思枫回嘴,狄莹就坐在炕前拉起狄纯的手,“你二哥为啥把小枫姐赶走?”

  “这个……”

  听闻此话,狄纯一张白皙的脸竟然涨红,垂下了长长的睫毛,没有作声。

  “有什么不能跟姐说的,你和你哥一样,就是个榆木脑袋——不开窍。”

  狄莹气的牙痒痒,伸出手指头戳着狄纯的头教训道。

  “哎呀姐,这是个误会。”

  狄纯急了,这才开口悻悻地解释,“隔壁王婆大清早来家里讨债,被小枫姐教训了一顿。她气不过,就在村口拦住二哥,给他胡说八道,说小枫姐,她,她调戏我。我二哥担心,才撵小枫姐走哩。”

  话一说完,狄纯已经是满脸通红了,仿佛下一秒就要滴出血来。

  “你哥也不问清楚,就轻而易举地把人赶走了?”

  狄莹气急败坏,觉得狄望一点脑子也没有,“要不是我昨日恰好遇见小枫妹子,看你们今日如何交代。”

  “姐,二哥也后悔着哩,昨晚上一直在念叨,怕小枫姐出点啥事。”

  到底是亲兄弟,见着长姐不停地埋怨,狄纯忍不住替哥哥辩解了几句。

  好你个王婆,说不过我还在背后阴我,辱我清誉。

  颜思枫眸子微眯,眼神凌冽,复仇的心理愈发强烈起来,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也别怪我颜思枫手撕你这个八婆了。

  “那个,你洗洗吧。”

  心里正想着该如何对付王婆,狄望默不作声地端了一大盆热水放在颜思枫脚边,脸上有些愧疚,“昨日之事,是我的不对。”

  颜思枫翻了个白眼,她实在是懒得和眼前这个男人计较。这样的男人,若是放在她的时代,早就被挂在网上被人骂的半死了。

  不过这热乎乎的水倒真对了颜思枫的胃口,好几日没有梳洗的她实在是难以忍受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臭味。身为一个美容师,她怎么允许自己的皮肤藏污纳垢?

  这几日都没有洗脸,颜思枫的脸早已经污浊暗沉的难以入眼,今日经过这热水的滋润,颜思枫愈发觉得脸上的毛孔都张开了小嘴,拼命地吮吸着热气的舒爽。

  再看那水,已经变成了一盆黄汤,而颜思枫的皮肤却白皙无暇,除却些许尚未痊愈的疤痕以外,整张脸唇红齿白,明眸善睐,皮肤吹弹可破,让狄家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没想到颜思枫竟如此貌美。

  “都看着我干什么?”

  颜思枫被盯得有些不自在,伸手下意识地在脸上摸了摸,有些尴尬。

  “没,没什么。”

  狄莹躲闪着收回有些羡慕又有些嫉妒的目光,回头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愣怔的狄望,似乎是在责备他差点弄丢了这么貌美的女人,继而回头对颜思枫说着,“走吧,我带你去采菌菇。若是一会日头大了,仔细中暑热。”

  不是吧,狄莹难道就不觉得身子亏空,才生了孩子就要去干活了吗?

  颜思枫张了张口,肚子虽然有些饥饿,但没好意思开口讨食,心想可能会在山上摘几个果子果腹,也闷声接过背篓,跟在狄莹后面出门。

  “老狄家的,快还钱。”

  还没出门,就听见那个如同黑乌鸦一样的声音由远及近,站在院里声嘶力竭地喊着。

  这声音熟悉至极,颜思枫一听就来了精神,还没等自己跑去兴师问罪,这个老东西竟送上门来了。

  紧接着,颜思枫不等旁人反应,先一步跨出了门,一脸森凉地看着王婆。

  “你,你咋在这。”

  王婆看见颜思枫,声音明显一滞,把要说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心有不甘的看着颜思枫。

  “怎么着,就凭你能站在这里,我就不行了?”

  颜思枫双手环抱于胸,一双凌厉的眸子从上到下俯视着王婆,毫不留情地说着,“看来这王婆也是老糊涂了,昧着良心赚的钱还好意思来讨债,当真是不害怕列祖列宗替你丢人。”

  “你这个贱蹄子,凭你也配和我说话?”

  王婆伸手狠狠推了颜思枫一把,冲着闻声而来的狄望就开始大声嚷嚷,"你说了今日给我药钱,快点拿来,别抠唆的跟个娘们一样,让人嫌弃。"

  “姑奶奶说不给就不给。”

  颜思枫来了气,不顾被王婆推得生疼,横插在两人之间,一副什么都不怕的样子盯着王婆,“你若是想要钱,就去官府告我们,等官老爷来了,我们一定给你钱。老话说了,身子短粗,活似母猪。看着您又短又粗的身板,应该还能活好一阵子,这么急着给自己置办棺材做什么?”

  话音一落,颜思枫就上下打量着王婆粗壮的身材,眼角眉梢皆是嗤笑,闹得王婆一点面子也没有。

  身后站着的狄望没想到颜思枫口齿这般伶俐,数落王婆的俏皮话让人憋不住笑,俊朗的脸上露出一抹无声的笑容。

  “你笑什么笑。”

  王婆面子挂不住,看见狄望居然笑出了声,干脆把火气全部撒在了颜思枫身上,“老狄家穷就算了,现在被你教的还开始赖账了不是?好,我非得去报官不成,让你个贱蹄子吃不了兜着走。狄望,这个女人就是个扫把星,她来了,活该你那弟弟下不了床。”

  “你若去就去。”

  不等颜思枫回嘴,就听见狄望沉郁的声音。

  回头看时,狄望的脸色瞬间垮了下来,眼眸凉薄地盯着王婆,声线森凉,“如果你再骂她一句,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诶哟。”

  王婆见着狄望向着颜思枫说话,干脆一屁股坐在了狄家的院内,扯着破锣嗓子就开始挤着眼泪嚎哭,“救命啊,快来看看啊,老狄家欠钱不还,还欺负我这个孤老婆子了,我不活了。”

  “你要寻死觅活就回家去死,别在这让人晦气。”

  这样的“碰瓷”招数,颜思枫见得多了。见狄望给自己撑腰,也便开始威胁着王婆,“老狄家住的偏远,村里没人能听见,你要是再闹下去,我们就算是杀了你也没人知道。”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