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制作面膜

  这个狄望,果真是个糙汉子,自己不喜欢的东西,竟然一丝也不会带给别人。

  “诶,我问你啊。”

  颜思枫瞧着狄纯的脸白皙过人,如同漾着水光的碧玉一般,一丝瑕疵也没有,心里有些妒意,“你这脸皮又白又嫩,是怎么保养的啊。”

  “你胡说什么。”

  狄纯霎时被羞红了脸,如同血玉一般面红耳赤,“我一个堂堂男儿,怎么会做些富家小姐消遣的事情。”

  “这么说,保养皮肤一事只有富贵人家的小姐夫人才会做咯?”

  颜思枫嗅到了一丝商机,连忙接话继续打听,“她们都怎么保养肌肤的,你知道吗?”

  “这我怎么知道?”

  狄纯夺口而出,但看着颜思枫满脸求知欲的样子,也只能吞吞吐吐地说了实情,“那些小姐们常用花瓣泡水浣面,用香炉熏衣物之类的,其余的我都不知,你莫要再问了。”

  话一说完,狄纯的面色涨红,仿佛是受到了羞辱一般。

  “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颜思枫眼睛咕噜噜一转,一脸狐疑地看着狄纯,“你一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些事情是从哪听来的?”

  “长姐每年春日时会去后山采野桃花,晒干了冬日拿到城里去卖,那时候可以卖得高价。”

  狄纯松了口气,开口咕哝着,“再说,那些装干花的荷包我绣了不知多少了。” 

  颜思枫不再接话,而是想了些旁的事情。

  起初,她还以为这里的人从未有过护肤的念头,如今看来是她想错了。

  女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变美,这一定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既然那些人有美容的意识,那推出一些美容养颜的面膜注定会有销路。

  说干就干,颜思枫来了精神,从萝筐里把今日拾得的白芨和白芷根块用井水清洗干净,捡了个趁手的刨刀把上面一层薄薄的表皮刮净,切成小片,放在笸箩里沥干水份。

  “你在做什么?”

  不知道狄望在身后看了自己多久,颜思枫刚直起腰,就听见身后冷不丁传来狄望低沉的嗓音。

  “你这人怎么做什么都悄无声息的,吓我一跳。”

  颜思枫轻抚胸口,回身看着狄望一双星眸正默不作声注视着自己,口中仍是埋怨,“说,你到底看了我多久?”

  “你到底在干什么?”

  狄望深邃的眼神越过颜思枫,看向她身后的一摊东西,眼神飘过一丝怀疑。

  “没什么,做些东西送给你长姐,”

  颜思枫脑子转的飞快,生怕狄望不相信她一样,开口道:“我们家乡的人用这些东西磨粉敷面,会使肌肤焕白,我瞧着长姐生产过后皮肤暗沉,想做些送她。”

  “不早了,早些休息吧。”

  狄望收回微微凝滞的眼神,这样细腻的心思,是他从未有过的。

  这个时代的生活实在是无聊透顶,颜思枫不甘心地咬了咬下唇,这才几点,要是平常,她还正不亦乐乎地看着综艺吃夜宵呢。

  没有热力环流的这个年代,吹来的风也都劲头很大。等颜思枫想起来再去看那些晾晒的白芨和白芷时,他们早就已经完全干透了。

  颜思枫可不愿意做磨药这种苦力活,便花言巧语地哄骗了狄纯磨碎了给她,至于报酬,也就是颜思枫从后山采菌菇回来时多带几个野果给他罢了。

  狄纯心细,磨的药粉又细又好,只稍稍用粗布滤一遍,成色就已经很好了。

  颜思枫找来找去也找不到一个拿得出手的盒子,只好随手从院边扯了几片叫不出名字的大树叶子,仔细包好了,才心满意足地在采菌菇时送给了狄莹。

  “那个,长姐,这个送你。”

  “这是什么物件?”

  狄莹对着那看不出是什么的东西左瞅右瞅,下意识开口问了一句。

  “这是我做的敷脸粉。”

  颜思枫随便编了个名字,也便信口开河起来,“我们家乡的人常用这些调水敷脸,会使脸上皮肤白皙无暇,保持年轻。”

  “怪不得小枫妹子生的肤白貌美。”

  狄莹眼睛倏忽一亮,欣喜地伸手想要接过那包敷脸粉,举起的手却在半空中停了下来,眼眸黯然失色,“只是我已经年老色衰,日日还得风吹日晒地干活,用了也是白白浪费。”

  “怎么会。”

  颜思枫把敷脸粉硬塞进了狄莹的手里,“就算再干活,每日也是要保养,如今你有了孩子,若不敷脸会老的会更快。况且你长得俊俏,若是用了这个,一定会更好看的。”

  颜思枫曾细细看过狄莹,纵使她有初老的迹象,但不难看出狄莹年轻时是个窈窕的女子。

  狄莹闻言也不再推辞,把敷脸粉如获至宝般地装进兜里,唇角也带着一抹难以察觉的浅笑。

  “今日我们早些回去,这些菌菇也够多了。”

  破天荒头一遭,狄莹主动要求提前回家,要是平日,颜思枫非得要求好几次,狄莹才会慢吞吞地起身带她回家。

  哪个女人不爱美,颜思枫心里清楚,张卓许是因为狄莹年老色衰才会移情别恋。

  色衰而爱弛,狄莹定是想回去敷脸,重新博得张卓的欢心,也便欣然应允回家。

  狄望正在院内处理一张麝鹿的毛皮,偶然间抬眸看见颜思枫回来,白皙胜雪的脸上浮现两抹因为暑气蒸腾的红晕,细长的流星眉下的凤眸却明亮异常,鬓边还有几缕额发被汗渍粘在了脸颊,妃色的唇微张,轻轻喘着气,纤长地手指在脸旁轻轻扇动,甚是喜人。

  瞅着颜思枫愈来愈近,狄望这才收回朗目,似乎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地打了个招呼。

  “今日回来的早。”

  “嗯。”

  颜思枫也懒得和他多言,放下菌菇就转身进屋,视若无物一般从狄望身边走过,谁让狄望之前不分青红皂白地误解她。

  狄望的喉结在脖颈处上下滑动,看着颜思枫揉着困顿的胳膊进房,终究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小枫姐,你回来了。”

  狄纯倒是和颜思枫的关系日益密切,看见颜思枫回来,立刻放下手中的活,眼神澄澈,“今天给我带的是什么果子?”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