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绣活精妙

  “你一天就想着吃。”

  颜思枫没好气地白了狄纯一眼,"今天姑奶奶不高兴,没果子吃。"

  “喔。”

  看着颜思枫如同吃了枪药一般,狄纯也不敢再开口,只能拿起刚才放下的活,继续干了起来。

  “你每天都在绣什么啊,也不让我看看。”

  颜思枫愈发觉得无聊,一双狭长地凤眸紧盯着狄纯手里的绣活。

  “就是替那些富贵人家的小姐们绣些荷包香囊而已,有什么看的。”

  狄纯把双手背在身后,一脸戒备地看着颜思枫,“你若是喜欢,我送你一个不就好了。”

  “这荷包香囊不是女子送给男子示好的物件吗?怎么你还会做这些?”

  颜思枫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一个箭步绕道狄纯身后,劈手夺过狄纯藏在手心的绣样。

  展开一看,这绣的分明是个荷包,水蓝色的绸缎为底,上面绣着活灵活现两只锦鲤,一只赤红色镶金边的探**面,一只通身金黄的潜在池底,默然注视着往外跃的赤红色锦鲤。那奋力向外跃的一只,似乎想竭力触碰用金银丝线勾勒而成的蝴蝶,这蝴蝶只绣了一半,轻盈翩跹的姿态就已经四溢而出。

  尽管这是个半成品,却也是让颜思枫忍不住惊叹缝制荷包之人的手艺。

  “你还给我。”

  狄纯臊红了脸,伸手想抢回自己的绣品,却被颜思枫巧妙地躲开,“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绣这些东西,你是不是有中意的女子了?”

  颜思枫看着这暧昧的荷包,心里早已经脑补了许多只可意会的好戏,等着狄纯来亲口承认。

  “你就不要再胡说了,小枫姐。”

  狄纯脸红的如同菜地里的烂番茄,咬了咬牙,干脆说了实话,“这些都是我替那些大家小姐绣的,她们绣活不好,只能找人悄悄帮她们绣,然后她们再送给心上人。”

  我去,这个年代就有代工的了吗?

  颜思枫心里大写的服气,这些小姐们一不用上班,而不用养家糊口,怎么连这点绣活都不愿意亲历亲为?

  “她们绣的样子不好,那些有学问的侯爷公子是看不上的。”

  似乎是看出了颜思枫心里所想,狄纯这才开口解释着,“这绣样也是有讲究的,只是手艺好也不行,还得有含义在里面。”

  “这话,是什么意思?”

  颜思枫脑子一时绕不过弯儿,歪着头问了一句。

  “那些公子们饱读诗书,自然也是喜欢知书达理的女子,只有在荷包的花样上下功夫,才会得到那些侯爷公子们的青睐。”

  狄纯愣了一下,不知颜思枫是真不明白还说是装不明白,耐心地给颜思枫解释着,“你手里的这个荷包的主人,闺名叫锦儿,我就绣了一大一小两条锦鲤,跃**面那条,就是她钦慕的男子,静处注视着的,就是锦儿自己。”

  “那朵蝴蝶又代表什么?” 

  颜思枫扯了扯嘴角,似乎有些不太明白,“这蝴蝶花枝招展的,看上去就雍容华贵,难道是在暗示这个公子追求上等社会吗。”

  “这象征着中举,你仔细看看那蝴蝶是用金银丝线绣的,不代表官职代表什么?”

  狄纯轻叹口气,实在是懒得和颜思枫多说,“快点还给我,我还要抓紧绣好送到镇上换钱呢。”

  “你别绣的太好了,不然成了这一对碧人,你不就没生意了。”

  对于赚钱,颜思枫主意倒是很正,煞有介事地坐直身子,打算把自己的经验传授给狄纯。

  “我知道,那些小姐们的荷包都是我绣的,她们中意的是谁我也清楚。所以每一批荷包里寓意最好的,也是轮流分给每个人的。”

  狄纯咧嘴一笑,露出两颗淘气的小虎牙,打断了颜思枫的话。

  早在很久前,狄纯就已经有了这样的念头,既然那些小姐们相互争风吃醋,那就不能总让一个人独占鳌头,非得要今日是你赢的公子欢心,明日她换取公子青眼才好。

  只有这样,那些人才会因为尝到甜头,而一直在狄纯这里订购绣样。

  “看来你也是个奸商啊。”

  颜思枫笑地眯缝起双眸,伸手轻轻在狄纯脸上拧了一把,“你必须绣个独一无二的样式给我,不然我非把你这桩生意搅黄了不可。”

  “你不给我摘果子,休想我给你绣一根针。”

  狄纯瞥了一眼威胁他的颜思枫,似乎一点也不忌惮,口中讨价还价道。

  “我之前还真没看出来,你居然还睚眦必报啊。”

  颜思枫把手里的半成品扔回狄纯的身上,却如同雷击一般在脑海中想起一件事情,迟疑片刻,开口问着狄纯,

  “你们这镇子上,有卖衣裳的吗?”

  “卖布匹的都很少,哪里有卖衣裳的。”

  狄纯以为颜思枫想要置办件新衣服,立刻服了软儿,没好气地回答,“行,我答应给你绣个独一无二的样子在你衣服上,要是大小不合适,我帮你改。你就别想着扯布裁衣了。”

  “狄纯,你有没有想过,其实咱们可以开一家卖衣裳的店。”

  颜思枫眼睛一亮,伸手握住狄纯的一双巧手,激动地说着,“我听莹姐说,家里的衣服大小胖瘦都是你裁的,若是再加上你无人能比的绣活,一定会比现在赚钱的多。”

  这话一点不假,狄纯的手艺精湛,若是展出示人,一定会有许多爱美的权贵们竞相购买。再说这镇上现在还没有出售衣裳的店铺,若能有这么一间铺子,也算是夺人眼球了。

  “可我是个男儿,量体裁衣都是女性所为,那些人身高权贵,一定不会让我触碰的。”

  狄纯有些丧气,眼睁睁看着机会从指缝里溜走,实在是有些心有不甘。

  “我可不在乎你的男儿身,”

  颜思枫一时语塞,凝结了半晌才憋出一句安慰狄纯的话,“反正时日还久,我有的是办法。”

  “你要作甚?”

  颜思枫回眸,看见狄望眸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便无声从颜思枫身边走过,把洗净的衣物递给了狄纯。

  之前那么多话狄望都没有听到,恰好偏是听到了这么一句容易让人误解的话。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