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冷嘲热讽

  等了好半天,却也不见颜思枫从后面赶来,让狄望心里稍稍有些打鼓,这大白天的,怎么一眨眼人就不见了呢?

  “你可是在找我?”

  颜思枫躲在一旁的竹林里,默不作声的,看了半天,瞧着狄望似乎有些着急,这才突然从一旁跳了出来,从背后拍拍狄望的肩膀,开口问了一句。

  “这山里豺狼虎豹颇多,你一人切莫乱跑,若是出了什么事故,我可负不起责任。”

  狄望看见颜思枫好好的站在自己面前,心下松了口气,可表面仍是绷着一副严肃的样子,淡淡说着,便径直往前走去。

  到了一处长满白芨和白芷的地方,颜思枫停下了脚步,埋头默不作声的采摘着。

  狄望看了看,仍是没有做声,便朝着从山林深处走去。

  “真是钢铁直男,不懂得怜香惜玉就算了,离开也不知道打个招呼。”

  颜思枫直起腰,伸出一只手轻轻捏着有些发酸的腰翘,嘴里含糊不清的嘟囔着。

  忽地,颜思枫听到一旁传来一阵扑簌簌的声音,定睛一看,是一只羽毛光亮无比的野鸡落在了低低的枝桠上。

  “看来今天晚上又有肉吃了。”

  颜思枫肚子咕咕直叫,瞧着四下无人,也便屏住呼吸,轻轻挪步接近那只野鸡,想要把它一举拿下。

  在这么贫穷的地方,能弄到一点野味,品尝到一丝荤腥,对她来说都已经是奢望了。

  可颜思枫到底不是吃这碗饭的人,还没等她走到跟前,那只野鸡便立刻受了惊,扑簌簌地扇动翅膀,又停在了另一棵树的枝桠上,喉咙里发出咕咕的叫声,似乎是在冲着她挑衅。

  颜思枫并不气馁,重新调转方向,朝着那个枝桠上的野鸡走去。

  这下,那野鸡却是纹丝不动,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颜思枫过来。

  “诶哟。”

  不用说,颜思枫又扑了个空,一头摔倒在地。

  这次她连鸡毛都没有摸到,那野鸡还耀武扬威般的从她头顶盘旋而过,落在了另一棵枝桠。

  “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颜思枫有些懊恼的,把刚才被野鸡扑腾乱了的头发稍稍整理,也便吞了吞口水,心里给自己鼓着劲儿,朝着野鸡的方向继续走去。

  那野鸡也犹如成了精一般,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死盯着颜思枫,来回的在枝桠上踱步,一双脖子伸得老长,不断的抖擞着身上泛着油光的羽毛。

  忽而,颜思枫感到耳旁一阵风嗖的一声滑了过去,接着,那野鸡便直挺挺的从枝桠上倒地,扑通一声重重的栽在了地下。

  颜思枫顾不得去想是耳旁究竟是什么声音,三步并做两步的冲了过去,拾起地上的野鸡。

  这才发现,这野鸡分明是中了箭,从树枝上掉了下来。

  “像你那样捉野鸡,恐怕全家人都要跟着饿死。”

  还没等颜思枫仔细琢磨着,见究竟是被何人所防,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清冽的声音。

  回眸一看,狄望正把手里的弯弓放在身后,来到了颜思枫的身旁。

  接过那野鸡,手腕稍稍用力便把那野鸡脖梗上的短箭拔了出来,在袖口上满不在乎的擦了擦,重新投掷进了箭筒里。

  “从前你在我脚旁射到兔子都要问我有没有被吓到,现在居然对我这么冷漠。”

  颜思枫撇了撇嘴,瞧这手上还没有捂热的野鸡就这么被狄望抢走,心里有所不甘,口中埋怨着,“我究竟哪里招你惹你了,你要这样对我?”

  “我向来如此。”

  狄望手上动作稍稍凝滞,但很快就恢复了往常的神情,转身自顾自的离去。

  颜思枫自然不会应允,把手边摘下的白芨和白芷快速扔进了箩筐中,背在身后,快步跟了上去。口中仍是不甘心,“我可不管,这野鸡是我先发现的,你必须分我一半,不能拿到镇上去换钱。”

  “这野鸡值什么钱,晚上烧了吃掉吧。”

  狄望心里觉得好笑,他知道颜思枫心里,是想把这只野鸡吃进肚里。

  很早之前,狄望就看到颜思枫为了捉这只野鸡的窘态。他拔箭射下这只野鸡,也是生怕野鸡飞走的缘故。

  听到狄望说出这样的话,颜思枫自然是喜不自盛地应了一声,也乖巧地跟在狄望身后,想要回去好好犒劳一下自己的胃。

  “老张家的,你走的这么快,可是有什么急事?”

  离开了狄家的狄莹正往家走着,却在村口遇到了几个一边闲聊一边摘菜的村妇,被他们出声拦下。

  “家里的孩子还要喂奶,今日就不和你们聊了。”

  狄莹下意识的捂了捂怀里藏着的敷脸粉,远远的和几人打着招呼,并不想参与进去。

  况且,那些人并不是真心实意想和狄莹聊天。

  之前她们表面上是邀请狄莹一起搬弄是非,乱嚼舌根,暗地里却是在指使狄莹帮忙择菜,不着痕迹的打听她那个混账丈夫和寡妇小翠的事情。

  “我说他张婶儿,怎么几日不见,你这皮肤日渐好起来了呢?”

  虽说狄莹离几人有几步之遥,但眼尖的人还是察觉出了狄莹的变化,放下手中的菜筐,走了过来,细细的端详着。

  “是啊,他张婶儿,你这脸是用了什么物什?怎么这么水灵,像没出门的大闺女一样?”

  一个女人酸溜溜的说着,伸出粗糙的手,在狄莹的脸上捏着,似乎很是嫉妒的样子。

  “我能用些什么东西呢?只是这几日生产在家,没有见太阳罢了。”

  狄莹被那粗糙的手捏得生疼,下意识的向后退着,胡乱的打着马虎眼。

  “依我看哪,老张家的一定是偷了钱去镇上买那些夫人小姐们用的胭脂水粉了,若不然,怎么会变得这般白净,像个狐狸精一般。”

  常年在地里劳作的人,脸上都是非黑即黄的,看着以前同她们一样,甚至不胜他们肤色的狄莹,如今出落的这般水灵,肤若凝脂,那些人心里自然不是滋味,说话也开始阴阳怪气起来。

 “咱们要体谅她张婶儿,毕竟他男人看不起她,她想拴住男人的心,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