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野鸡

  “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狄莹脸色倏忽一变,知道这些人是想来看她笑话的,也便匆忙寻了个由头,阴沉着脸走了。

  “依我看,就算狄莹把自己打扮成天仙,她男人还是一样看不上她。”

  瞧这狄莹走远,那些人仍是不肯善罢甘休,在狄莹的身后指指点点,说着坏话。

  “那可不,全村人都在看她们老狄家的笑话,她居然也能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

  “谁让她娘家这么落魄,让夫家瞧不起呢。她娘家但凡有两个钱,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那些人尖酸刻薄的话语,如同锥子一般狠狠的扎在了狄莹的心上,虽说她渐渐走远,但那些人声音却不绝于耳,完完整整的传入到了狄莹的耳朵里。

  或许真的是自己的原因?

  狄莹也有些怀疑起来,如果颜思枫可以把制作好的敷脸粉拿去镇上售卖,的确可以缓解家中的窘境,有了闲钱给老三治病,娘家也就不用再受自己接济。说不定日后也能在夫家抬起头来,不受这么憋屈的屈辱了。

  可颜思枫却不知道狄莹此刻心里的变化,而是满心满腹都扑在了刚打回来的野鸡身上,走在路上都轻声哼唱着小曲儿,瞧见池中翠**滴的荷叶,还摘了两片下来。

  “你摘这东西做甚?”

  狄望看着颜思枫手里拿着两片硕大的荷叶,心里有些好奇,也便闷声问了一句。

  “今晚,这只野鸡我来做。”

  颜思枫懒得和他解释,满脑子想着的,都是小时候爷爷给她做的荷叶鸡。

  狄望不置可否,听见颜思枫这样说,也便转过头来不再说话。转身寻了一处水涡,把那野鸡清洗的干干净净递给颜思枫,末了,他还把剩下的那些鸡内脏都寻了一张大叶子包好拿了回去。

  说干就干,颜思枫也不怠慢,回去放下东西便一头扎进了厨房。

  与其说是厨房,倒不如说这是用几块巨石圈了一小片儿地,砌了个土灶的高台。

  颜思枫看了看厨房里的东西,调味品少的可怜,除了一罐子粗盐巴以外,就剩下一些早已经凝固发干了的猪油。

  颜思枫皱了皱眉,在这个时代,既然没有那么多调料,也便一切从简。

  将今日打来的野鸡平铺在案板之上,颜思枫用一把小刀细细的在鸡身上剌几道口子,又把粗盐巴用臼砸碎,制成细盐的模样,在整个鸡身上均匀撒了一层,让盐粒子进入到鸡皮里面。

  稍作思忖,颜思枫看着墙根因为阴雨天气有些发霉的糯米,心里又来了主意。

  她把那些糯米全部淘澄干净,同样加入了盐巴,又摘下几粒青花椒拌匀。

  咬了咬牙,颜思枫还偷偷挖了一小勺猪油放入拌匀,制好之后,一股脑塞进了野鸡的肚子里面。

  随后,颜思枫把今日摘来的荷叶铺开,将收拾好的野鸡层层包裹,确定没有半点露在外面之后,这才心满意足的拿了出去。从院里挖了一盆黄泥,均匀的抹在了荷叶上面,直到把那一整片翠绿的荷叶包裹的严丝合缝。

  “狄望,我让你准备的炭火,你可弄好了?”

  颜思枫心满意足的捧着那一坨包了泥浆的荷叶鸡走了过来,开口冲着蹲在地上生火的狄望说着。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

  狄望抬眸,瞳孔猛的收缩,一脸狐疑的看着严思凤,半晌,这才开口问了一句。

  “今日打来的野鸡呀。”

  “好好的野鸡,让这泥巴糊了之后,还能吃吗?”

  狄望稍稍有些困惑,拧着眉头看着脸上还有一抹淡淡黄泥印的颜思枫,实在是不太明白颜思枫的所作所为,觉得她这样做,实在是有些暴殄天物。

  “这是我家乡的一种做法,绝不会有半点差池,你放心好了,炭火怎么样了?”

  颜思枫肚子里面已经在奏着交响乐了,也便伸头看着炉火打岔道。

  “好了。”

  狄望站起身,给颜思枫让了一条道,既然如此,他也就退到一旁,索性等着最后的成果。

  颜思枫喜上眉梢,将那一整个包了泥巴的荷叶鸡,放入狄望铺好的炭火中,“等半个时辰,把荷叶鸡取出来,去掉外面包裹着的泥浆,就可以享用了。”

  狄望未曾接话,只是站在一旁静静看着颜思枫。

  “对了,我问你啊,若是凭我的脚力去镇上,要走几个时辰?”

  颜思枫没有察觉到狄望的目光,反而是心事重重的看着他,开口问了一句。

  “两个时辰。”

  我去,这么久。

  颜思枫脸色一黑,没有想到这里交通这么闭塞,就连去个镇上也要走两个时辰之久。

  “那你平日里打了猎去镇上,当晚还能回来,怎么这么快?”

  颜思枫有些不太相信狄望所说的话,脑子一转,忍不住开口质疑。

  “我脚下有些功夫,一个时辰足以。”

  狄望无声的撇了颜思枫一眼,就将头转了过去,看那炉火里烘烤着的荷叶鸡,开口淡淡而语。

  “看来,我果然是不能去镇上卖敷脸粉了。”

  颜思枫一脸失落,看着狄望被炉火照的忽明忽暗的脸,一时间有些气馁。看来,自己想好的营销路线,又要继续改变了。

  这穿越的真相,和电视里面描述的可差远了呀。颜思枫心里气急,在肚子里把之前看过有关穿越剧的演员和编辑骂了个半死。

  “我和村里的孟生已经商量好了,他愿意借马车给我们一用。”

  早在颜思枫提出想去镇上的事情之后,狄望就已经求了村里的孟生,以五只野鸡为偿,借他的马车载颜思枫去镇上。

  只是,狄望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颜思枫而已。看着颜思枫这么失落,狄望也不再隐瞒,干脆和她说了实话。

  “我就知道,你一定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没有你办不成的事情。”

  听闻此话,颜思枫脸上立刻由阴转晴,甚至不顾形象的伸手,在狄望的肩上重重拍了一下,口中夸赞着,“等我赚了银子,一定分你一半作为好处费。”

  “不必了,”

  狄望眉宇紧拧,稍稍后退了一步,有些厌弃的对颜思枫说道,“男女有别,说话便说话,莫要动手。”

  ……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