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花容粉

  颜思枫因为太过激动,再加上一直没能改过来之前的习惯,总是叫狄望误会。

  “我们家乡那边民风热情,没有那么多讲究,**后注意。”

  颜思枫碰了一鼻子灰,低眉垂眼悻悻解释着,眼睛看到炉火里的木炭熄灭,连忙换了话题,“时辰差不多了,快把这荷叶鸡拿出来看看,可千万别烧的太老了。”

  狄望没有接话,手上却是听从她的吩咐,把那一坨早已经看不出颜色的泥从炉内拿出,颜思枫便熟练地用一根木棍敲掉上面一层外壳,一边呼着气,一边把包裹在野鸡外面的荷叶剥开。

  这荷叶才从池塘里摘下,本就清香淡雅,用黄泥封住,既能锁住了荷叶的鲜甜清香,又能让蕴藏在内的野鸡也有一种难以名状的香气。

  颜思枫强忍住口水,端着荷叶鸡朝房内走去,狄望瞧着颜思枫一副馋虫勾了魂的样子,轻轻勾了勾唇,放下手中的活紧随其后。

  “二哥,你和小枫姐今日怎么这么久,我一个人好闷。”

  狄纯瞧着颜思枫进来,手里还捧着一只香喷喷的烧鸡,话还没说完便立刻双眼放光,“小枫姐,这是从哪里弄的鸡呀。”

  “当然是我发现的。”

  颜思枫似乎有些骄傲的撇了一眼床上的狄纯,并没有打算对他说实话。

  狄纯不置可否,并没有相信颜思枫的话,而转头和狄望眼神稍有对视,也便明白了事情的缘由。

  可话又说回来,颜思枫所做的这荷叶鸡,味道甚是鲜美,就算只放了些盐巴上去,味道也是鲜掉大牙。

  混合着荷叶的清香,再加上这野鸡肚子里填满了的糯米,混合着浓郁的猪油味道,和吃肉的感觉无异。

  “小枫姐,你做饭真好吃,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你还会做饭。”

  狄纯吃得快活,伸出袖子悄悄抹了抹把嘴巴,这才意犹未尽的望着颜思枫,一脸崇拜。

  “姑奶奶的厨艺,岂是你想尝就尝得到的。”

  颜思枫白了狄纯一眼,转身出去把今日采得的白芷和白芨都拿了进来,放在狄纯和狄望面前,满脸春风得意,“吃了我做的饭就要替我干活,来,把这些东西都给我收拾干净。”

  “你可真是奸诈。”

  狄纯看着颜思枫变戏法一般的把那么多的白芷和白芨摆在他们面前,口中忍不住嘟哝一句。

  “天底下哪有免费的午餐?”

  颜思枫不依不饶,“快点把这些根茎给我剥出来,等我这敷脸粉赚了钱,一定会分给你劳务费的。”

  “我弄还不行嘛。”

  狄纯拗不过颜思枫,也说不过她,只能顺从。按照颜思枫的叮嘱,把那些植物的根茎收拾利索。

  “你们说,这个敷脸粉取个什么样的名字好?”

  给产品取名字,是颜思枫思考很久的事情。

  一个产品若是想要有销路,就必定要起一个让人记得住的名字才好。

  “这玩意儿不就叫敷脸粉吗?难道还有旁的名字?”

  狄纯不明就里,腾出一只手搔了搔脑袋,有些困惑。

  “不起一个让人念念不忘的名字,怎么能让人记住我辛辛苦苦做的敷脸粉呢。”

  颜思枫脑子转得飞快,不等狄纯答话,继续开口说着,“况且,起一个清新高雅的名字,咱们的敷脸粉一下就有了档次,没准还能趁机多赚一些银子。”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几人正闷头想着,细细沉吟着该起个什么样的名字,就听得狄望在一旁蓦得开口,声音沉稳儿笃定,“既是如此,为何不叫花容粉呢?”

  花容粉。

  即可形容女子肤白貌美,面若桃花,又让人忍不住联想到这东西的原材料,的确是个上等的名字。

  “没想到,你居然也读过诗书?”

  颜思枫有些意外,起初,她只是觉得狄望的气质与这个地方格格不入,但万万没有想到除了狩猎捕鱼以外,狄望居然还腹有诗书。

  “我二哥之前在私塾里很受先生的赏识呢。若是让我二哥去参加乡试,他一定也会高中的。”

  不等狄望说话,狄纯便接过话头,滔滔不绝的夸赞着狄望,眼眸里是藏不住的得意。

  直至此时,颜思枫才对狄望有些刮目相看,侧面看去,狄望俊俏挺阔的侧脸棱角分明,一双星眉长入鬓角,睫毛微翘,鼻若刀削,嘴唇紧密。双眸专心致志的盯着手里的活,似乎并没有察觉到颜思枫的目光。

  显然,狄望的态度已经表面了他并不会告诉颜思枫,为什么他不去参加乡试的事情。

  “好,等我们这花容粉制好就拿到镇上去卖。”

  颜思枫倒也识趣儿,知道狄望不想告诉自己事情真相,也便调转话头,喜滋滋地盯着这些还没做完的半成品,“等我赚够了银子,第一件事就是在这里盖上一间大房子,等天一冷咱们就都可以搬进去了。”

  狄望听着,手上动作一震,用来清理白芨根茎的刻刀在手上快速地划了一道小口,登时,伤口内的鲜血便敏敏而出。

  狄望有些尴尬,抬头一看,颜思枫和狄纯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异样,而是在滔滔不绝的说着别的话,这倒让他有些放松下来,随手抓了一把刚才从白芨上刮下来的黄泥,紧紧按在伤口之上,接着就不动**的继续忙活起来。

  他没有想到,颜思枫赚了钱的第一件事居然是要盖一间大房子。

  他原以为,颜思枫想尽一切办法赚钱,还要到镇上去,完全是为了想要有足够的盘缠离开这里罢了。

  如今看来,倒是他大错特错了。眼瞅着要到了冬日,颜思枫竟是这样的心细。可狄望心里还是有些困惑。颜思枫就这么留下来,究竟是为了狄纯留下来的,还是因为自己而留下来的?

  狄望从没有想过,他会为这样一个女人动心,来路不明也便罢了,行为举止也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

  可也奇怪,颜思枫的身上仿佛有魔力一样,无时无刻不牵动着狄望的心,让他有些招架不住。

  只不过,一想到一件事情,狄望原本对颜思枫燃起的火苗,又倏忽浇熄。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