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出师不利

  等把新采来的白芨和白芷都磨粉分好,时间又过去了几日,颜思枫看着一堆堆制好的成品,心里又欢心又烦忧。

  “小枫姐,这是我二哥让我给你做的东西。”

  看着颜思枫愁云不展的脸颊,狄纯犹如变戏法般从装碎布头的小筐里拿出了几个包装精美的锦囊。

  “这是什么?”

  颜思枫下意识地接了过来,手上的动作却明显一滞,有些疑惑地问着狄纯。

  “二哥说你制这东西不容易,效果又好,若是不配上个好包装,就太亏了。”

  狄纯挠了挠脑袋,眼睛亮亮的,开口说着,“我二哥还说了,这锦囊也是我用剩下来的碎布头做的,这些碎布头颜色娇嫩,自然是不能给我们哥儿俩补衣服用,给你做锦囊恰也合适。”

  这锦囊绣活了得,绣上去的动物活灵活现,枝条花朵也****,锦囊针脚整齐紧密,严丝合缝间竟一点空隙也没有,这敷脸粉就算再细,也从锦囊里渗不出来。

  这锦囊的布艺就更不消说,那些贵族人家的小姐选择的布料,哪里有差这一说?照这个架势看,颜思枫真害怕有些人会买赎还珠。

  “他怎么不自己跟我说?”

  欣赏完了这锦绣织就的锦囊,颜思枫这才娇嗔了一句。

  “这我就不知道了。”

  狄纯嗫嚅几句,嘴里低声嘀咕着什么,让颜思枫并没有听的真切。

  不过颜思枫也没心思去听,她早已经迫不及待地把花容粉按照一定的量,尽数装进了锦囊里。

  “可都准备好了?”

  还没等颜思枫喘口气,狄望的声音就由远及近,掀开门帘走了进来,身上还带着清晨的露珠,“镇子离得远,得早点走。”

  “好了。”

  颜思枫伸手把那些鼓鼓囊囊地锦囊一股脑地装进背后的箩筐,顺从的跟着狄望出了门,临走,还不忘有意对床上的狄纯递话,摇了摇手上的锦囊,“今儿个你是功臣,等我赚了银子,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闻言,狄望默不作声回眸,看了一眼颜思枫和狄纯正一脸笑意,挤眉弄眼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心里腾起一丝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感觉,只能加紧步伐,翻身上马。

  颜思枫第一次坐马车,本想开口询问狄望自己该怎么上去,却看着狄望一脸淡漠,一双鹰眸平视前方,只能把想问的话憋在心里,挽起袖子就往马车上爬。

  好不容易爬上马车,还没等颜思枫坐稳,狄望便扬鞭赶马,向前疾驰。

  “诶哟。”

  颜思枫没有坐稳,额头狠狠地撞在了马车的横杆上,顿时便眼冒金星,捂住额头吸了半天气。

  “坐稳一点,这马野性十足,若是你掉下去了,我不会救你。”

  狄望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心里虽说担心颜思枫的伤势,嘴上却一点也不服输。

  “我说狄望,你这个人怎地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颜思枫揉着隐隐作痛的额头,心里不悦,忍不住开口怼了回去,“狄纯都告诉我了,提出给花容粉制作锦囊的是你,帮我找马车的也是你,明明都是为我做事情,为什么嘴上却总是这么不饶人,干一些出力不落好的事情?”

  “我没有为了你。”

  狄望眼眸一闪,立刻回嘴,手上的马鞭重重地扬起落下,把马车赶得飞快。

  “我可不相信。”

  经过刚才那一摔,颜思枫早已经学聪明了。这次狄望赶马,颜思枫在车内稳如泰山,一只手紧握住扶栏,嘴上还能和狄望拌嘴,“既然不为了我,为什么还给我的敷脸粉起名,还违拗长姐的意愿,带我去镇上卖东西。”

  “我这样帮你,只不过是想多赚些银子,给家里盖个新房而已。”

  狄望看着颜思枫咬牙切齿,得意忘形的样子,冷冷开口,仿佛是泼了一桶凉水在颜思枫头顶,“你不要想的太多。”

  “你……”

  谁说狄望不爱说话,是个善良的人。颜思枫一瞬间有些怀疑,这个毒舌腹黑的狄望,和自己最初遇见的那个狄望,到底是不是一个人。

  颜思枫被狄望怼的一点儿脾气也没有,只能背着他翻了好几个白眼,一言不发。

  狄望赶车技术倒是没得说,赶在早市开始之前,两人就已经来到了集市上,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安置下来。

  “卖花容粉啦,各位夫人小姐们,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了,快来瞧一瞧看一看啦。”

  还没等狄望开口,颜思枫便扯着嗓子张罗生意起来,“各位大姐小妹,快来看看呀,我做的这花容粉能让你们肤白貌美赛过嫦娥,让你们年轻二十岁呀。”

  “这,卖的是个什么东西?”

  颜思枫的吆喝声果然奏效,这些话一说出来,果然吸引了一些妇女的注意力。犹豫了片刻,也便有人大着胆子走了过来,指着颜思枫面前摆的锦囊问道。

  “大姐,这是花容粉,敷脸用的。”

  颜思枫见第一位顾客到访,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把锦囊里的花容粉倒出来,滔滔不绝地介绍着她的产品,“每天晚上睡觉之前把这花容粉加水敷在脸上,不出半月,您这脸保证又光又嫩,跟没出阁的小闺女一样子。不信您看看我的脸,是不是很水嫩。”

  “这东西这么好?”

  那妇女明显动了心,看着颜思枫似雪一般的肌肤,又闻着这花容粉散发出草药的淡香,眼神里充满了渴望,开口问颜思枫,“这咋卖的?”

  “十个铜板。”

  在来镇子之前,颜思枫早已经向狄纯打听了一番镇子里的物价,这十个铜板的价格,也是她考虑了很久才得出来的。

  “阿弥陀佛,这是什么物什,怎么这么贵。”

  那老妇人仿佛受了惊一般,伸手轻拍着**,看向颜思枫的眼神也变得怀疑起来,“这十个铜板都够买多少鸡蛋了,谁会花这么多钱买这个东西。”

  紧接着,不等颜思枫解释,那老妇人就快步离开,周围的人见此情景,也都议论着刚才的事情纷纷离开,不再驻足。

  出师不利的颜思枫满脸写满了郁闷,转头看向身边的狄望,他却仍是一脸平静,仿佛这里的一切都与他没有关系。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 分享